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政府镇压博客

是自由言论,抑或滥用网络表达意见?

前阵子马来西亚的博客才为了读者在部落格上留下的煽动性回响而紧张不安,深怕会惹上法律问题,没想到新加坡政府决定在同一个礼拜内以骚动法案起诉三名博客。

此举让不少海峡两岸,也就是东南亚连结最紧密的这些国家的博客,感到无比的矛盾及惊愕。根据美联社的报导,这几次由新加坡和邻近的马来西亚所进行的逮捕行动,已经在网络上造成恐慌,因为这两个国家拥有类似的法律及种族敏感。相似处在于回教马来社群在网络上是被诋毁污蔑的目标;不同点则是回教马来社群仅占新加坡百分之十五的人口,而却在马来西亚占有百分之六十五的高人口比例。这使得这两个邻近国家的博客对这件事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九月十二号,新加坡政府引用骚动法案起诉二十五岁的Nicholas Lim Yew、二十七岁的Koh Song Huat,因为他们在网络上发表了种族主义者的言论,引起骚乱,这是近十年来第一次引用此法。

九月十六日,新加坡的博客Gan Huai Shi,一个十七岁的学生,因为提倡仇视,违反骚乱罪的第29章,而被指控七项罪状。

根据消息指出,新加坡人要是被指控违反骚乱法,一旦判刑定谳,最高可处三年有期徒刑。

在第一个案子当中,Nicholas LimBenjamin Koh两名博客因为在网络上制造反穆斯林言论而被起诉。两人的言论是为了响应海峡时报论坛刊登的一封信,信中询问道出租车公司是否容许没被关在笼子里的宠物上车,因为新加坡大部分的回教徒不能接触狗的唾液。

Lim在新加坡一个在线爱狗人论坛发表了他的评论,www.doggiesite.comKoh在狗舍工作,负责照顾狗,据说也在他自己的博客,Phoenyx Chronicles上发表了类似的种族主义者言论,博客设在www.upsaid.com

根据新报公布的法院文件,Lim在论坛上的留言一开始就这么说:“这些人是白痴”。他接着继续发表对穆斯林贬低藐视的言论。跟着他把注意力转到中国人和印度人身上,他写道,听“中国人和印度人的抱怨也让人很烦”。

Koh的言论更为锐利。根据媒体报导的法庭文件指出,他的博客文章充斥着粗话,针对着马来人及回教徒发表长篇大论。在他的部落格里还有一幅烤猪头的图片,上头有着专为回教徒处理的肉品标志“a Halal look-alike logo”。

在第三个案子里,Gan被控经营一个倡导种族主义的博客,他称之为第二次大屠杀,内容主要攻击基督徒及同性恋。他也被指控常常抨击当地马来社群的生活型态、宗教信仰、以及经济情况。

为什么有关当局要插手,并引用骚乱法案来对付这些在网络上斥骂伊斯兰及穆斯林的公民呢?有很多种说法。

网络上有说法认为这是为了要剥夺网络上的争论,因为网络无边无际,有关当局很难彻底巡查或是加以控制。也有人认为此举是政府为了间接向网络中的政治及其它领域的言论发放警告,要他们知道界线在哪。

两种说法都有道理,因为就在九月十七号,官营的新加坡海峡时报就刊出了一则由政治新闻编辑Paul Jacob所写的评论,替官方先设下了立场。这则政府发言将在网络上支持及维护法律的责任分担给了博客及网站的拥有者。评论中指明:

网络不是个人空间。

但是那些透过网络发放诽谤讯息的人认为他们不仅是匿名的,而且没有任何规定及约束可以限制他们。要是网站主人及管理者没有尽责,网络公民又不严格遵守规矩,便会加深这种认知。

据说新加坡约有超过一百万名积极的网络使用者,可想而知,比起那些鼓吹仇视、嘲笑、以及对别人的信念表示怀疑的份子,有更多人有能力去做好事,并且维持网络系统的治安。

所以与其质疑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或是还有没有更适合的法律可以引用,又或着这是不是一次政治压迫的前奏曲,不如由主动的使用者施展力量,并且自己将这种情形压制下来。

这篇文章以一个抱怨者的话结尾:

这些家伙所作的,就如同一些人已经说过的,就是要让博客和聊天室背上恶名。

如果社群不想要有老大哥在后头监视,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监视自己。

评论发表当天,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随即给了此议题一个适当的背景。亚洲新闻频道的一则相关新闻马上被北京的人民网新华网采用。

“这就是讯息,这是难以接受的。这是违法的,骚乱法特别注明如果你引起种族间的不信任和敌意,我们就会依法处理。”

媒体引述新加坡总理的话,强调新加坡对于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十分重视,政府将会对任何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的人采取行动。

毫无疑问的,不少新加坡博客说这些违反法律者不值得同情,因为他们的言论让人感到不愉快,但是这起案例也引发了新加坡政府可能加强社会控制的疑虑。

“一部分的我对于这两个发表极端种族评论的人得到惩罚感到很高兴,”博客“MercerMachine”写道,“另一部份的我,对于现在这样连一点假装出来的言论自由都没了的情形,非常反感。”

Coup de Grace”是另外一个很快就对于这起事件有所响应的博客。他承认他在博客里曾经反对过新加坡版本的增进妇弱就业行动,“这会让我吃上官司吗?”他问道。他认为这项法律行动会让对社会有益的言论与辩论都消失,并且将骚乱法中让博客遭到控诉的章节描述为“模糊得让人很烦”。

同一时间,那些求知若渴的博客开始上网查阅骚乱法Zeenie说道:“我唯一一次听到‘骚乱’这个字,是在电影Last of the Mohicans里头。”

有关这个法案Sammyboy说:“根据这张窗体,每个母亲的儿子和女儿只要在这里留过言,马上就会被送进监狱了。”

客戴维的身分是个二十来岁的军人,他说民众会因为“说出他们的意见”而遭到逮捕这件事吓坏了他。“人们会说如果我玩弄这些规则,我不会有事,但是谁来决定这些规则的?”

其它人则质疑此法是否为双面刃。住在上海的加拿大博客Myrick观察:“这样做并无法解决种族主义的问题,只是让这个问题隐藏起来而更恶化。”

另一方面,Benjamin Lee,也就是Miyagi先生,他以博客娱乐读者,但从不涉及种族或文化的敏感问题。他告诉亚洲新闻频道:“很多人会开始检视他们的博客,思考自己有没有发表任何煽动性言论。我想此事会因此被渲染开来,而这对新加坡博客来说是个负面宣传。”

即使是讽刺作家布朗先生也察觉到了这股恐惧的氛围,并且发表了一篇忠告:“在任何媒体上发表种族仇视的文章,不管是在博客、电子邮件、平面媒体、电视、广播上,还是你放在人家车上一张小纸片,在新加坡都算是犯罪,即使在许多其它国家,如英国,也是一样。有些事情要记牢,不管你是不是博客。”

如同已经准备好应付将接踵而至,来自博客的“支持言论自由”说法,Alee J,英国布里斯脱大学法律系的学生支持布朗先生的论点,指出新加坡并不是唯一限制言论自由的国家。

原文链接

4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