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十月, 2005

報導 來自 十月, 2005

25 十月 2005

伊朗的教会人员与博客写作: 什叶派走进虚拟世界

越来越多伊朗神职人员开始写博客,透过网络分享自己的意见、信念、与日常生活了。让人吃惊的是,连控制伊朗国内所有事务的神职人员都得透过博客来表达自己的意见。信奉伊斯兰教的伊朗有许多位宗教博客写手(神职人员)在博客上用比较温和的语气批评伊朗的境况,并试着跳出官方的宣传手法,去讨论人们真正关心的事。 其中一位写手是PejvakeKhamoush(沉默的回音)(以波斯文写作),他来自库什斯坦,目前居住在Qom(位在德黑兰南方147公里处)。在他的博客里,我们看到了Ganji(身陷囹圄的记者)的照片,并要求官方还这名记者自由——他提到了自己在伊朗店铺门前的生活经验。他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很难购得他们的日常必需食物,他说道: “连面包和肉都没得吃了,还要核子技术干吗?” 他勇敢地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来自于其它伊朗网站的消息与文章,包括那些被流放的异议份子的言论。 另一位是Hajji(波斯文)。他说在伊朗,迷信和宗教信仰混杂得很厉害。根据这位神职人员的说法,许多人来到地位崇高的什叶派宗教领袖的办公室,只为了施涂油礼或是祈求神迹。通常他们会给宗教领袖的仆人一些物品(例如衣料之类的),然后领袖就会摸摸他们,让他们回去。 另一位博客写手是Hojreh(波斯文):他说伊朗的高僧有时会脱下他们的传统服装,因为他们知道人们对他们没有好感。他们宁愿不让人家知道他们是神职人员! 当然也有传统的神职人员。其中一位是ye donya pedar gom kardam(波斯文)。他的博客有许多神迹、圣人、和祷告的故事… Webnevesht是该国前任副总统的博客。这名鼓吹改革的博客写手,Abtahi先生,在网络上发表他照的照片、他的政治意见,以及他的日常生活。最近他则聊到有关于民营电视台的议题: 如果宪法的创立者如今健在,他们绝不会同意让广播与电视享有如此的独占性! 开设民营电视台频道的可能性依然在,但是很多人依旧不了解冷战已经结束、传播革命已经将国与国之间的疆界拔除! 有趣的是,不同领域的伊朗人民都开始写博客了。如果神职人员,也就是统治伊朗的这些人都需要博客来表达自己的意见的话,那我们就不难了解对其他人来说博客有多么重要。 原文链接 —————————————————– 在伊朗这样的国家,博客的意义特别重大!

18 十月 2005

伊朗的人权斗士开始写博客了:她战胜了牢狱、流放和言论管制

伊朗有不少博客专注于讨论人权议题。这些博客有很多种「类型」:Penlog就是一个致力于保护博客写手,反对言论检查制度的集体博客。另一个类型的则是具有单一主题的博客,像是释放Ganji。这个博客报道有关Akbar Ganji,一位身陷牢狱的记者的消息,还有他绝食抗议的过程。不管是讨论伊朗的政治、社会生活、甚至文化,都很难不碰触到人权议题。不管是伊朗境内还是境外的写手,为政治犯抗辩或大声诉求反对言论检查制度,都是许多伊朗博客的主题。 我要介绍一位用波斯文写博客的人权斗士:Mehrangize Kar女士。她和她的丈夫,Siamak Pourzand长期以来致力人权运动和人权报道,并且都为此付出了很高的代价。 Mehrangize Kar现居美国,也就是说正处于被流放的状态。这位人权律师在革命之前就因为她的写作风格而声名大噪。她因为与Ganji还有一些其它的伊朗知识份子与人权运动者共同在德国参加一场会议而遭到逮捕,在伊朗坐了几年牢。她曾得过癌症、待过个人监狱、最后惨遭流放,但是她活了下来。她已经在西方待了四年而无法回到伊朗。她在许多美国大学教书,教授伊朗的民主和其它相关主题。她说她无法在伊朗发表任何著作,因此她转向写博客: 我想要活下去。我对这个方法(互联网)不熟。我属于纸和笔的世代。但是没有其它办法…我已经六十岁了,一丁点技术知识都没有。还好有年轻人帮忙,替我开了这扇窗…。 我们欢迎她,并致上最高的祝福。 原文链接 ———————————————– 全体敬礼!! 相比之下,台湾的人权律师的处境就好多了….

17 十月 2005

Miriam Makeba: 非洲最红的歌剧名伶告别巡回演唱会

超过四十年的歌唱生涯,Miriam Makeba,尽管已七十三岁,唱起歌来依旧气势恢宏,她最近举办了为期十四个月的告别巡回演唱会,向她去过的每个国家的支持者道谢,并为她的表演生涯画下句点。Miriam Makeba,或广为人知的非洲妈妈,拜访了无数的国家,前阵子更到了古巴,当地的评论家认为她的演唱会“令人难以忘怀而且极具权威感”。 我(作者)从小就听她的歌长大,早就爱上了Miriam Makeba的美妙歌声;我小时候最爱的一首歌是《Pata Pata》(Pata是祖鲁话的“碰触”)。我到后来才知道她的音乐在世界上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她的《Malaika(某种班图语中的天使之意)》在整个非洲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的音乐更激发了许多非洲的音乐家;最有名的应该算是Angelique Kidjo。她每每让我惊艳的原因来自于她能够融合非洲与其它类型的音乐,创造出她独特的风格。她能够用多种非洲语言演唱,包括Kiswahili(班图语的一种)、Shona(也是班图语的一种)、Bambara(上尼日语)等等,另外还有阿拉伯语、法语、葡萄牙语。 尽管她还会持续灌录唱片,这次巡回依旧象征了一个传奇音乐家伟大时代的终结。在八零年代,我曾经在伦敦的皇家庆典大厅观赏Miriam Makeba的表演;她那晚表现出的精力与优雅简直让人呼吸停止。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有格调,在两个小时的表演里换了四套服装,每一套都比前一套来的更让人惊艳。 Miriam Makeba出生于约翰里斯堡的一个小镇,她的母亲在白人家庭里帮佣,她被禁止前往南非三十年,她因为勇于谈论以及唱出她对种族隔离政策反对而遭到流放,“我并不歌唱政治,我唱的是真实”,她说。 她灌录了无数的唱片,并且参与许多人道主义工作,例如担任联合国食物与农业组织(FAO)的代表。被流放之后,她到了几内亚担任几内亚的联合国大使,并且在联合国大会上报告有关于总族隔离政策的议题。她更成立了Makeba中心–一个专为小女孩成立的爱护恢复中心,教导街头的孩子学习音乐,这将会是她这次巡回结束之后的首要工作。 Miriam Makeba,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她的音乐陪伴了我们数十年,她是非洲最伟大的音乐使者。 原文链接 ——————————————- 糟糕…很想听听看这位绝世名伶的歌,但好像下载不到……………..

在伊斯兰的斋月里看反恐电视节目

10 十月 2005

印度:捍卫言论自由

印度的博客圈最近都围绕着一间极富争议的教育机构。“优势点”是Gaurav Sabnis所经营的博客,他收到该教育机构寄来的电子邮件,要求他移除博客上所有质疑该机构的文章。在JAM杂志这里可以看到引发这些博客讨论文章的原始报导。这本杂志的策划人,也就是“青春咖哩”的部落客,Rashmi Bansal,则是收到了许多恶毒的匿名回响。许多博客写手,像是Sambhar Mafia 和 Desi Pundit 对此事件发展有详细贴近的观察。 许多印度博客已经开始声援言论自由,最新的发展则是Gaurav Sabnis正式辞职,离开了IBM。他说: …我离开IBM了。这是我个人的决定,IBM没有要求我这样作,我也没有受到任何上层的压力。我下此决定的原因,乃是由于我考虑到IIPM(也就是那家教育机构)对IBM所作的诡谲行径 … 在同一篇文章中,他提出一个强而有力的案例来为他先前的文章辩护,并且提到为何他坚持维护他的文章: …我坚持维护我的文章,因为我相信言论自由。我没有写出任何可被视为毁谤的字句。IIPM是自由印度土地上的组织,它在广告里做出了某些宣称。我所作的仅仅是行使我的公民权,对广告中的信息做出响应… 印度的博客已不是第一次面临来自于公司企业与庞大组织的愤怒了,但这次事件又将我们带回老问题-在一个以身为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政体为竞争优势的国家,言论自由为何消失无踪?欺负一个博客写手,比欺负一家杂志或是主流媒体来的简单吗?身为一介写手有任何权利吗? 原文链接 ————————————————- 根据其它文章指出,IIPM这个教育机构刚好是IBM的顾客,而Gaurav Sabnis又是IBM的员工,为了顾全大局,Gaurav只好选择辞职来同时维护他的公司和他文章里的信念。 GVO原文底下的回响很长,也值得一看,其中有一则是说:印度有很多法律、有很完善的规范,只不过都没有真正实行;想想,其实台湾也差不多。

巴西:博客是民主的载体

不丹:充满笑容的国度

8 十月 2005

南亚:对大地震的最初反应

今天早上一场震级高达七点六的地震冲击了南亚,震源位于克什米尔。Saleem印度博客收集了许多人经历此次地震的故事。Mubee的博客则描述了在地震时发生在他身上的骇人经验。 Metroblogging 拉合尔(巴基斯坦的第二大城)描述了星期六早上被接连震动惊醒的过程,在伤亡报告一文中则谈到了接连不断的余震以及极为吓人的体验。这里有一则为伊斯兰玛巴德祈祷的祈祷文。布莱恩也为那些受难者祈祷,尽管彼此的文化与信仰不同。这是南亚地震及海啸博客上的相关照片链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