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圣保罗的暴动:监狱牢房与手机

“更新说明”: 感谢 deadhead cindy,分别建议 PCC 的中文译名(“首都第一命令党”,The First Command of the Capital)以及发现 The Statutes of PCC 的翻译错误(根据 David Lee Wilson 的英文翻译,葡萄牙文原文为 Estatuto Do PCC,英文译文为 Manifesto of the PCC,中文可以译为“PCC 宣言”)。对于要去巴西参加会议的朋友,请参考这两处更新以避免任何聊天时的语意错误 <!–[if !vml]–>:P<!–[endif]–>

原文:Riots in Sao Paulo: Prison cells and cell phones
原作:Jose Murilo Junior
初译:ilya

圣保罗市因为帮派攻击而陷入瘫痪已有星期了。巴西的博客们广泛地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峙的各个面向进行讨论。我们在此将层层迭迭、各种颜色的浪潮,流过越来越热门与激情的巴西人个人新闻纪实、所产生的各种故事,整理成一篇总览。

“巴西圣保罗市有着一千七百万人口与超过 200 平方公里土地,是全球第三大城市与南美洲最大规模的大都会之一。这个巴西最现代的大都会,因其少数族群的多元文化、拔尖超高摩天楼与特殊风味的美食吸引力,常被拿来与纽约相比。在这些特色之外,它也是有组织犯罪的温床。这出令人不舒服与令人掉头它顾的戏码,当约 700 名‘首都第一命令党’(PCC, the First Command of the Capital)的监狱帮派成员从低度安全的监狱被转移到高度警戒的监所,以减少对其他受刑人的影响时,上演内容越来越丑恶。PCC 是几年前在巴西监狱内部所成立的组织,原本是用来保障受刑人的权益。今日,PCC 在监狱系统外广为散布,并且形成有组织的犯罪团体,涉及巴西主要城市、尤其是经济活跃的城市中的贩毒、绑架与武装抢劫事件。”《巴西圣保罗失火》,Negritu.de – Blog

“我想象文明的历程是一种循环,因为我是在圣保罗长大的。举例来说,在里约热内卢,特权与贫穷紧密相连、有着近距离的接触,在圣保罗则不是如此。从历史的观点,圣保罗因为它的城市扩张模式而与其它都市不同。圣保罗的模式将贫穷的群众抛弃在都市的边缘地区;创造了一个集中式的特权区域,由公共部门控制成为一个有秩序地空间,边缘的地区则让它消失。这些区域不见了……现在,它们出现了!!PCC 的攻击行动呈现了一种新的现实世界,撕毁了圣保罗与其它城市不同的伪装与幻象。特权中心的扩张伸入了贫穷区域,跨越桥梁进入这个世界….圣保罗就跟巴西其它的都市一样,建筑在财富集中于少数人的残酷不平等现实之上。”《PCC 攻击行动 (II)》,Jaw of 1984


一周前,全国民众无法置信地注视着这些影像:周一晚七点,圣保罗市最大的街道完全净空。从电视上看到的这个令人无法置信的影像,是许多层次进行中政治对话的反应与回音。这个故事中的主角,PCC 帮派,突然地跳进争论的中心,变成另外一个对话中既重要、并且不可忽视的力量。虽然媒体与政客顿时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论述,博客写手们很快地找到了这些事件中每一个新事实的政治动机。一个很多博客都引述的主要讨论重点片段是“PCC 宣言”(the Statutes of the PCC / Manifesto OF THE PCC):

“第16篇文章(上一篇):最重要的是,将不会羁押我们的抗争,因为 PCC 的种籽已经散布到全国的每一个监狱系统里面,并且我们也在监狱外头组织了起来。虽然牺牲了许多同志、以及许多无法补偿的损失,但是我们在全国的层次上凝聚了立场,而且未来出现在全国人面前的理想,最终一定会实现。与 CV红色命令)联盟,我们将会在整个巴西,从监狱里面开始革命。我们的军事武力将会对当权者、那些在里约热内卢高度安全戒备的监狱中,使用 Taubaté Annex Bangu 的压迫者和暴君,作为织就怪物的社会惩罚工具的那些人,真正带来恐怖”…… PCC 宣言》,Nude Moon

PCC 是一个左翼政党吗?嗯……如果它还不是的话,他们正有计划要成为一个左翼的政党,例如在十月选出两位代表。听起来不错吧?好像我们跟一个 PT 执政党帮派打交道还不够,我们现在会有一个 PCC 国会席位了。” PCC 是一个左派政党吗?》,Resistência

“谁会对现在这么多的血腥、恐惧与不确定感到兴趣?谁是这些悲剧事件政治上的得利者?每个人都同意最近事件将会严重损害圣保罗前任市长 Geraldo Alckmin,主要反对党的总统大选候选人选战…… 许多人已经提到 PT 执政党与犯罪组织、国际毒枭之间的关联。但是,尽管有着这种极端的改变,这些负面的宣称从未检视能够理清现况的事实 。”《圣保罗遭受来自 PT 执政党的攻击?》,The Fire Throat

然后圣保罗的警察与安全单位的感受与反应开始被博客写手注意。一开始没有人注意到,但是很快地透过主流媒体官方的管道而众所皆知。也有很多人认为警方与 PCC 有达成协议,因为攻击行动在 PCC 的领导人 Marcos Camacho(昵称 Marcola)与律师,同三名圣保罗政府高层在周日晚上会晤后突然停止。

“朋友们,请注意!请所有持续关心这个博客的朋友,帮助我们一起停止现在发生的这一切事件。在 PCC 杀戮事件中受伤的民间与军事警察,目前在我们周遭营造出一种类似纳粹国家的情境。已经有超过 100 名被‘嫌犯’谋杀,而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是 PCC 的成员。我已经有四名同事过世,更不用提其它目前仍在医院当中救治的同事。在此之前他们没有一个人曾经与警方有所冲突,并且这也是为什么我请求各位把真相传播出去。人们在送披萨时、在下班回家时从背后被子弹射击。懦弱的警方在真正的盗匪面前颤抖,但是他们随时准备好要射杀下班回家的路人。这真是耻辱!如果他们说这是他们的任务,该是我们这些关心的公民做出响应,向他们展现我们拒绝这种屠杀的时候!”《针对无辜可怜人的戒严令公布了,请注意!》,Ferrez

“这是某些警察在边缘地带作的事,在他们自己也居住的贫穷邻里,比都市中心地带更为激进地放弃法律、更草根。在那些黑暗的巷弄中,警方遂行他们的报复行动:射杀披萨外送者、在公车站等待未婚妻的年轻人,或者在昏暗十字路口的一群聊天的朋友。或者甚至这些摩托车男孩害怕地逃跑了——谁叫他们要跑?他一定做错了甚么事……这些警察是否知道这种激烈的对抗、任意的行为导致并且建构起大帮派领袖的声望,变成这些小区唯一的最后保障?”《清醒的声音》,The dead

“我非常害怕这种对于不知名“嫌犯”的屠杀。我比害怕 PCC 更害怕这种在全世界任何角落里发生的这些行为。“《都市游击队/在战斗中死去》,Nothing simple is ever easy纽约 Deinha

“在会议当晚,Marcola 下达了停止暴动的命令:‘我们已经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控制下的监狱将于明天早上九点恢复正常运作。我们的弟兄(领导人)将会在 Venceslau(高度安全警戒监狱)作日光浴。’虽然 PCC 领袖们待在各自的牢房没有出来作日光浴,叛军遵守、并且停止了国内的自发性监狱暴动,其中包括圣保罗境内的 73 座监狱。在周一下午四点,仍有 20 座监狱处于失控的状态,晚上八点,全部恢复平静。这传达了很强烈的讯息:真的有所协议,并且发挥作用了。”《州长与盗匪谈判总统 Lula 的朋友

如果说在这些暴动之后,有一件再清楚不过的事,就是 PCC 的力量来自于在监狱中的通讯传播能力。当电视新闻网周三晚上播出经由手机电话专访,访问号称是 PCC 首脑 Marcola 的时候,这个议题就更为凸显了。州政府坚称该专访作假,在高度安全警戒的监狱中,Macola 不可能跟任何人说话。

紧接着周末这波在圣保罗发生的、从来未曾出现过的暴力行动:由监狱囚犯从狱中、透过手机遥控策划主导,Cellular News 报导巴西手机服务电信业者如今面临政府施压,将对监狱内的手机讯号采取阻绝的措施。同时,BBC 一篇相关的文章报导,“一篇新闻记者宣称针对帮派首脑、在高度安全警戒监狱中的手机专访,目前引发许多争议。”《PCC 首脑狱中手机专访》,textually.org

Marcola 在星期三晚上被 Bandeirantes 电视新闻网手机电话专访的过程中,展现了非凡的传播与媒体操控能力。除了假设他在被囚禁的状况下推翻了封闭系统,所谓具有高度安全控管限制的‘区辨规训体系’(Differentiated Disciplinar Regime),他把自己展现成为正在对抗这个社会,指控警方在针对 PCC 运动发动一场战争、让民众陷入危险处境,‘在战争中双方都拥有强大火力,倘若没有选边站的民众将成为输家。’Marcola 表示,PCC 的攻击行动是对于监狱中(狱方或政府)的恶劣行径的反击。”《热带黑帮》,Option Journal

对巴西来说,这是一个充满紧张气氛的一周。每件事如今感觉起来、看起来都与以往所期待的“正常”情境大相径庭。圣保罗完全被对 PCC 攻击行动的恐惧所瘫痪,很少人注意到巴西足球队参加德国举办的世界杯足球赛的正式声明。这个周末有另外一个令人惊讶的专访,保守派反对党 PFL 的圣保罗州长 Claudio Lembo。他的发言听起来像是一份左派的宣言。他被那些对他的成功有直接利益的支持者抛弃,像是前州长、目前是总统候选人的 Geraldo Alckmin 以及前市长、目前是州长候选人 José Serra 都不再支持他。

“巴西是一个有许多被击败者的国家。这些人是社会意义下的失败者。我们有邪恶的中产阶级,一群非常变态的少数白人族群。他们的钱包将被迫打开以终止这些悲惨的情况,协助创造更多的工作、更多的教育、更多的对话与对所有人都一律平等的机会。如果我们不处理巴西人的心态(mentality),特别是少数白人的心态,我们将什么事也作不成。”《Monica Bergamo 透过 email 专访 Cladio Lembo》,blogless

当被问到如果他的盟友是否在这些紧张的日子中有支持他,Claudio Lembo 回答 Alckmin 曾经打过两次电话,“你知道,电话很贵的呢。”Serra 没有打电话给他,而前总统与主要的反对党领袖 Fernando Henrique,“他人在纽约”。“Lula 总统曾经打电话来,并且很高兴站在我这边。我与总统谈了许多,他给我很大的支持。”

这些日子巴西的混乱与暴力显示了科技是一把多面刃。藉由这么简单的手机对话,科技的扩张、影响力的浮现,揭开封印放出来的是恶魔,也可能是拯救的天使。当一个长期的错误、不平等的对待,结合着新沟通工具;当人们将其热情投注在彼此之前从未相互沟通过,并且驱动共同投入行动时,我们这些为了开放系统而努力的人们将面临到这些挑战:如何创造、固守那些既民主又文明的公共财产。

最新消息(05/23/2006): 上篇文章中所引述的博客写手/作者 Ferrez 在揭露圣保罗边缘地带 PCC 攻击行动与暴动后警方恶劣的行动,之后便遭受威胁。他在周末离开圣保罗躲避死亡威胁之前,接受了 Agência Carta Maior 专访

转者评:这样的城市发展模式:创造集中式的特权区域,而将弱势群体边缘化……最终导致了暴乱。“这些区域不见了……现在,他们出现了!!”触目惊心。

PlayPlay

3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