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五月 2006

報導 來自 25 五月 2006

智利、阿根廷、与拉丁美洲的两种左派

翻译:trust校对: Portnoy 长期处于阴影下且仅被视为冷战遗产之后,拉丁美洲现在回到世界的注目中心。整个世界中,经济自由化已经成为当今重点。但是最近全拉丁美洲的选举激起评论者 将这个区域视为显著的意识形态例外:有些人说是“民粹主义vs.华盛顿公约”,其他人则说是“拉美社会民主左派vs. 元首民粹左派”。最常见的讽刺漫画中所画的是委瑞内拉的Hugo Chavez与古巴Fidel Castro,加上玻利维亚新总统Evo Morales,三人在拳击场的一端,而温和派的智利、乌拉圭、与巴西总统则挤在另一边。阿根廷的Kirchner是中间派,而厄瓜多、哥伦比亚、与巴拉 圭完全被排除在这种区分之外。中美洲国家则未被提及。 生于阿根廷的西班牙公民Martin Varsavsky相信,在拉丁美洲确实有两种左派模型运作着。 我 收到许多针对我的立场的批评–因为我认为智利式社会主义,并非Evo Morales模仿的委瑞内拉的民粹主义,才是拉丁美洲发展的模范。我仔细阅读这些批评,但我的立场没变。我仍旧认为Evo Morales是很拙劣地开始行使其统治权的“石油独裁者”。我还是认为有其他模式可以同时注意国家利益并达成发展,而这个模式就是智利。 首先,我对Evo Morales的批评是: -人民选他作总统,只代表他有行政权以及相关权限,并不代表他也有立法与司法权。 - 对某些新的南美国家领导人而言,不接受这些权限而想积累其权力,是很平常的。他们藉由安插事实上并不独立的法官,以及藉由核准越过立法机构的行政命令,来 达成此目的。这种行为是不民主的。法治不安定与经济社会发展阻滞非常相关。当Evo Morales开始限制产业执行者并派兵占领油田与天然气公司时,代表他正在走这条路线。 -Evo Morales有完全的权利来行使其有限的权力,让玻利维亚在比现状更佳的条件下利用其天然资源,但是他选择滥权以达到此一目的。玻利维亚其实可以、也必须改善其处境,但须在其国内法律以及与国际对话的背景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