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智利、阿根廷、与拉丁美洲的两种左派

翻译:trust校对: Portnoy

长期处于阴影下且仅被视为冷战遗产之后,拉丁美洲现在回到世界的注目中心。整个世界中,经济自由化已经成为当今重点。但是最近全拉丁美洲的选举激起评论者 将这个区域视为显著的意识形态例外:有些人说是“民粹主义vs.华盛顿公约”,其他人则说是“拉美社会民主左派vs. 元首民粹左派”。最常见的讽刺漫画中所画的是委瑞内拉的Hugo Chavez与古巴Fidel Castro,加上玻利维亚新总统Evo Morales,三人在拳击场的一端,而温和派的智利、乌拉圭、与巴西总统则挤在另一边。阿根廷的Kirchner是中间派,而厄瓜多、哥伦比亚、与巴拉 圭完全被排除在这种区分之外。中美洲国家则未被提及。

生于阿根廷的西班牙公民Martin Varsavsky相信,在拉丁美洲确实有两种左派模型运作着。

我 收到许多针对我的立场的批评–因为我认为智利式社会主义,并非Evo Morales模仿的委瑞内拉的民粹主义,才是拉丁美洲发展的模范。我仔细阅读这些批评,但我的立场没变。我仍旧认为Evo Morales是很拙劣地开始行使其统治权的“石油独裁者”。我还是认为有其他模式可以同时注意国家利益并达成发展,而这个模式就是智利。

首先,我对Evo Morales的批评是:

-人民选他作总统,只代表他有行政权以及相关权限,并不代表他也有立法与司法权。

- 对某些新的南美国家领导人而言,不接受这些权限而想积累其权力,是很平常的。他们藉由安插事实上并不独立的法官,以及藉由核准越过立法机构的行政命令,来 达成此目的。这种行为是不民主的。法治不安定与经济社会发展阻滞非常相关。当Evo Morales开始限制产业执行者并派兵占领油田与天然气公司时,代表他正在走这条路线。
-Evo Morales有完全的权利来行使其有限的权力,让玻利维亚在比现状更佳的条件下利用其天然资源,但是他选择滥权以达到此一目的。玻利维亚其实可以、也必须改善其处境,但须在其国内法律以及与国际对话的背景之下。
– 玻利维亚人民在十分贫困不幸的条件下生存,其处境是拉丁美洲中最糟的国家之一。然而我们知道,在西班牙与智利有效执行的社会主义,也就是我所支持的那种社 会主义,是市场社会主义,也就是政府以调节者与收入的重分配者之姿进行介入。绝对不会有效的社会主义是社会/共产主义,也就是国家机器转型为货物与服务的 基本生产者,以及由独裁者或类似的角色控制资源的运输。

看到我自己被指控为很“右”地支持智利模式,我觉得很多拉美人民并不晓得成功的模式,而终致偏向极端。这些批评只知道腐败的新自由主义的极端右派,而决定要实验另一个极端,跳过了中间的胜利的模式,那个我所支持,智利所使用,以及类似我目前所居住国家西班牙所使用的模式。

Varsavsky接着解释他同时在智利阿根廷开始的Educar计画中的自身经验,他声称这两国的差异是,在智利,“爱国并打造未来的官员是常规,而在阿根廷,这种人则是例外”。

Kirchner 治理下的阿根廷可以选择要走智利或委瑞内拉模式。他的内阁似乎同时具有两种倾向。我诚心希望他选择智利模式。相信选项只有堕落的新自由主义或假民主的民粹 主义的拉美人民是错的,因为还有另一种称为智利的选项,这并非如某人所评论是由皮诺契(Pinochet)所建构,而是由阿言德 (Allende)与他的团队成立,并还权于Fernando Flores以及第二代如Michelle Bachelet等人。(译注:Michelle Bachelet为现任智利总统,南美第一位女性国家领导人,是阿言德执政时食物分配署署长的女儿)

我十三岁时,在皮诺契政变后,我到智利大使馆前大叫“权还左派,智利万岁”,而今日阅读我的blog上的批判,我仍要大声呼喊。阿言德是 为国家利益而牺牲 的社会民主党人士,阿言德与、Lagos、Bachelet与乌拉圭总统Tabaré Vazquez,都是值得效法的模范。Morales、Ollanta(译注:本届秘鲁大选落选总统候选人)和Chávez则是应该避免的例子。而 Kirchner呢?如同某人所论,Kirchner hits the pole (阿根廷俗语,意指球只踢到门柱而没得分,差不多而已)

这篇文章引起了强烈反应,包括在该文的comment部分,以及之后在其他拉丁美洲blog的对话。一位住在委瑞内拉的西班牙人Jordi这么评论

我是西班牙人,在Caracas(卡拉卡斯)住了将近一年。我完全同意你有关拉丁美洲左派的文章。在几场政变中,能源独裁者…这块大陆处在恶劣状态中。我希望每件事都能改变,但我也可以跟你保证这里的事情会非常丑恶。

一位目前在瑞士联合国工作,来自阿根廷北方城市Mendoza的Diego Giol也留下一段评论支持Varsavsky的立场,而后在他自己的blog中延续

昨 天,一部Hugo Chavez在阿根廷电视台播放的影片反映了我们这个区域中的许多领袖。我相信拉丁美洲已经受够了这些冗长的修辞,这影片让我充满着怜悯地看着贫穷以和政 治谩骂相同的速度增加。我对政治、发展、与经济学相当热衷,这也是我之所以在联合国的原因,所以这些事情让我无力。但是在另一方面,我看到另一种智利式 的、Bachelet式的左派,而且我看到这个国家持续成长、减少该国贫穷、投资基础建设、以及与重要国家如中国、美国等建立策略性协定。老实说,我希望 这种成长与一致性扩张到这整个区域,并取代那已经在过去对我们糟蹋够了的民粹主义。

可是并非每个人都如此渴望这种来自欧洲的忠告。一位针对Varsavksy文章的匿名评论者说:

我 一直住在拉丁美洲,我可以这么说,最好的选择是人民应该去寻找他们自己的道路。我们当然会犯错的,这是必经之途,但请让我们犯我们的错。幸好国家并不像企 业是一人独裁的,国家应由其人民来掌舵,民主就是这样设计出来的,而也不幸地这要缓慢进行。世界银行试图引导这些国家的经济,像个犯了所有我们后来才了解 到的错误的大独裁者。我不相信有人拥有让每个国家一夜成功的秘方,我相信这是需要漫长过程的。

Antonio在他的批判中更为激烈:

Martin, 你所说的让我真的很震惊。我爱民主、自由、与和平,但我必须告诉你,我不同意你说的。我的意见是,Evo Morales作为一位土生土长的领袖,他对阿根廷、智利、巴西等等假欧洲人展现,国家的天然资源是多么必须被捍卫,也因此他并不是独裁者;简言之,他不 允许[外国人]继续窃取,如同他们在过去五百年来持续进行的作为,尤其是西班牙,以及最近一百五十年的美国。

Corsaria主张玻利维亚的状况并不能与智利或阿根廷相比。

Evo Morales是失败的玻利维亚经济模式的反应。世上一定有可以重分配财富,同时又不只是限制创造财富的经济模式。玻利维亚的例子跟智利的并不可比较,更 遑论跟西班牙比较。从欧洲引进的社会主义是无法在南美发生作用的,很多人不懂这件事。事实上,在智利有效的政策,在邻近国家不会有效。由于地理位置,他们 是不同的例子。Evo并不是麻烦,麻烦是来自经济模式本身所具有的。国有化可能不是最佳解决之道,但是我却从未看到除了“私有化、私有化、私有化”之外的 另类方案。这个处方已然失败,我们必须停止继续陷入这个陷阱之中。

Varsavsky的文章总共吸引了60篇评论以 上,其中有许多是不同意他将阿言德跟Ricardo Lagos和Michelle Bachelet相提并论。其他则是支持他对智利政治经济模式的夸奖,有少数几篇则要求各国追随自己的道路而非跟从任何“模式”。还有其他评论强烈反对, 主张Chávez与Morales确实是拉丁美洲贫穷者所需要,将被偷走的资源从殖民主义以及新自由主义手中取回。

事实上,几天之后,在与Mariano AmartinoAlejandro Piscitelli会面之后,Varsavsky说:

我 们谈到了智利,我也评论了那篇支持智利模式而非委内瑞拉模式的文章所得到的正面评论和许多反方议论,以及有些因为强烈污辱我而我没有发表出来的评论。 Mariano评论他不再写有关政治的文章,因为后果糟糕到有人刮他的车。Alejandro说,这里的反对者比较难可以刮我的车…我觉得刮车总比头被打 碎来得好,如同他们在“(长警棍之夜)the night of the long batons”中所对我父亲做的事,或者用他们暗杀我表亲的方法一样只要把你杀了就好。

Varsavsky也有英语的blog,但是这个blog的焦点是在他的公司,而非拉美议题。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