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通用教育O级英文考试,要还是不要?问题到底在哪?

原文链接:To have GCE O'Level English, or not to have? What is the Question?
作者:Maurina H
翻译:Portnoy
校对:Sweet

上星期,该国唯一的英文报纸文莱公报,在评论版面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内容是呼吁婆罗洲政府撤换现存的通用教育证书英文测验(GCE),以“为当地人设计的”测验代替。这位作者以假名Liguist表示每年都有许多学生无法通过GCE O级英文测验,而这测验却是前往英联邦国家留学,以及取得大部分公职的必要条件:

O级英文测验看起来是为学院和以英文为母语的使用者设计的,而不是为文莱的学生设计的,这些学生从小学才开始接触英文,出了教室之后也没有太多机会使用英语。”

LiguistGCE 0级英文测验比喻为“殖民时期的遗骨”,应该尽早用别的测验取代,“(测验的)目标应是能实现的,我们的学生将因此而乐于努力。”

在文莱,O级英文测验的低通过率在教育部中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议题。教育部长Pehin Dato Haji Awang Abdul Rahman在国家英文教育会议的一场演讲中公开表达过他对此议题的关注,他说所谓的国人英文能力的提升并“不由GCE O级测验结果所反映”(文莱公报:8 2005)

LSM在他的博客OurLocalStyle中回应了Liguist,他说:“指控老师设计测验的目的仅仅为了鼓励学生进入学术圈,是个应该严肃看待的说法。”他同意O级英文测验的确是“殖民时期留下的产物”,并指出一个事实, 即这项考试的原产地英国已经“改用GCSE中等教育普通证书测验”。但他也吐露出他的顾虑,“为本地人设计”的O级测验可能会让文莱学生“降低标准。

“一个比较容易的O级英文测验并不能带给学生任何益处。”

TurquoiseRoses也做出回应,她说O级测验是“过时的语言能力测验方式”,“早就该用更合适更有逻辑的替代品”,他们也极言原本的测验设计是用来“鼓励学术钻研者”。她与Liguist心有戚戚焉,也认为这份测试适合的是以英文为母语的使用者,而现在英文只是文莱人使用的第二语言,文莱人 “直到小学四年级才开始接触少量的英语,离开了学校环境也没有什么绝对的理由或义务要继续讲这种语言。”

LSM的回应是,“如果有必要重新设计现在的O级测验,那就改吧。但如果重新设计只是要让考试变简单,那我希望那是因为现在O级英文测验的标准过高所致。”

他再次表达他的疑虑,那就是这可能会使考试“降低程度”,然而他并不反对重新设计考试。

在另一方面,Justin并不相信O级测验处境堪忧。他强调“文莱的英语中级教育体系的问题是它要求学生能够像母语使用者一样,流利地说、读、写马来语和英语”,他说过:

“因此而设计‘当地化的’英语测验当然会降低考试的质量,这一点毋庸置疑。”

他以新加坡来举证他的论点,新国也使用GCE O级考试。他的观点与nottoshabby的另一篇回响相同。

但请记住,新加坡和文莱的教育体系完全不同,在新加坡,英文基本上是第一语言,而在文莱,英文是第二语言,相对于主要的马来语来说,更是弱势语言。硬把两国进行比较,会显得不公平而且偏颇。

GCE O级考试最后会怎样呢?这个1951年就引进的考试,直到今时今日还该继续使用吗?

“政策是政客决定的,不是学者。”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