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06

報導 來自 六月, 2006

澳门:超高速增长

  20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Macau: Faster than a speeding bullet 作者:Oi wan Lam 翻译:Sweet 《西蒙的世界》提醒我们: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是小小的澳门。官方数据表明,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一季度,澳门的国内生产总值实际增长了18.8%。

阿富汗:一个美国士兵的看法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Afghanistan: An American Soldier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Sweet 在阿富汗的美国士兵AfghaniDan 讲述了他在这个国家的日常生活和种种体验。这名博客写手写道:“统治者那筑篱重重的花园让你清楚地知道,阿富汗同其他任何地方一样,政客们的生活非同一般。粉红墙外的人们也许在尘土中挣扎,但对墙内的人而言,生活是美好的。

阿联酋:迪拜断供能源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United Arab Emirates: Dubai power outage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译:sweet 迪拜(译者按: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酋长国之一)中断了能源供应,理由之一是人们的使用超过了供应配额。Seabee 诘问:“超额使用?我是唯一一个不知道存在‘超额使用’这回事的人,还是报道的表述有误?“

新加坡:博客写手因张贴反基督教漫画而受政府调查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Singapore: Blogger being investigated for anti-Christian cartoons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Cemgen 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的主题是关于在博客上张贴反基督教漫画而受到政府调查的新加坡网民。这名博客宣称他张贴那些漫画的目的是激怒信奉正统派基督教的人。“如果他只是想在他自己的地盘贴那些支持狭隘思想的、偏狭的东西,他大可私下寄发所谓的“反基督教的漫画”的电子邮件,这样争论就是私下进行而不是公开的了。”

孟加拉国:挽歌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Bangladesh: An elegy 作者:Neha Viswanathan 翻译:Portnoy ElectrikBlues有一首献给孟加拉国的挽歌:“给那些认为我贸然宣告了死讯的人,别怀疑,我们正在打仗。我们有枪械,我们有炮弹,我们有战斗机(而且还在持续买进),但我们不确定敌人是谁,也不确定我们为何而战。” ——– 发稿者说:这篇挽歌写得真好……建议阅读全文。*_*

海地:女囚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Haiti: Women prisoners 作者:Georgia Popplewell 翻译:Sweet Archivex Haiti 出版了一个由海地信息工程所编的海地女囚的名册。根据这篇文章,“名册上的绝大多数女囚都不是因为违反了本国法律而受到监禁。大多数认为自己是政治犯,被海地警察或美国的武装力量逮捕是因为她们去邻居处寻找她们的父亲、兄弟、丈夫或男友。”

斯洛伐克:周日的选举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Slovakia: Sunday's Electio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PortnoyDeleted by Tomorrow的博客写手Lemuel发表了斯洛伐克政治“好、坏、以及丑陋”系列文章的最后一部份,他也针对星期日的选举写了篇文章,表达他感到的无趣与失落:“当一位前内阁部长,同时也是次要政党的主席候选人在昨天死于火车汽车相撞的意外之后,我的直觉反应是:‘哇,真的吗!?这会帮助他胜选吗!?’”

匈牙利:博客写手谈论税制变更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Hungary: Bloggers on Taxation Change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PortnoyHungarian Accent的博客写手Henrik写了匈牙利博客圈内对于政府想要平衡预算的税务变动有何反应。他也检视了总理的博客写了什么。

匈牙利:禁止抽烟…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Hungary: Smoking Ba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Portnoy Further Rambling of a N. Irish Magyar的博客写手Paul提到匈牙利的吸烟人口情况:“无数的人在搭乘电梯进地铁时还不住地抽烟,安全人员与警察也在西端购物商城里吞云吐雾。医生大咧咧地在Baleseti Intezet医院抽起烟来,Ujpest三温暖的员工也抽烟抽的不亦乐乎。连在Ferihegy机场也有人点起火来。”

古巴:记得异议者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Cuba: Remembering the dissidents 作者:Georgia Popplewell 翻译:PortnoyDr. Eloy Gonzalez是一位精通双语的古巴医生,住在德州的Fort Worth,他引述了一位年轻女性,同时也是被囚禁的古巴异议者的女儿所写的父亲节贺卡内容,目的是要提醒我们2004年的时候,这位女孩以及“白衣女子”(2003年由古巴被囚禁的异议者的妻子与女性亲友组成的团体)就在哈瓦那教堂前遭到攻击,而那是她们固定举行和平抗议的地点。

柬埔寨:从柬埔寨前往美国

  18 六月 2006

翻译:echoyairs 校对:Portnoy Somongkol Teng即将在7月份离开柬埔寨前往美国深造,以获得管理硕士的学位。有了美国国家部门富布赖特法案基金的帮助,Somongkol能有足额的奖学金来完成他在麻省理工的学习。Somongkol从皇家金边大学(Royal University of Phnom Penh)毕业后,在校内外语学院中成为了一名英语讲师。 这位23岁的年轻人从1993年开始学习英语,他有美语的口音。自从1993年柬埔寨政权过渡机构(UNTAC)开始民族选举,英语为他带来了众多国际工作和奖学金机会。毕竟,只有10%的柬埔寨人能流利地在电脑上使用英语。根据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2003年的统计,只有0.25%的柬埔寨人上网。 不是大部分柬埔寨人,尤其是如此年轻的,能有机会去其他国家游历。Somongkol不仅是一个快乐的旅行者,也是一个业余摄影爱好者。 问:你很快就要从柬埔寨前往美国了,能谈谈你现在的感受么? 答:我对即到来的行程感到非常高兴和激动。这是我第二次申请法布赖特法案奖学金了,我终于得到了它。你想像一下一个人的梦想终于实现时的感觉。同时我也很担忧。这是我第一次要离家如此长的时间。不像对付原先生活中的改变那么轻松,这次,我将要独自面对一个完全不熟悉的环境中,面对陌生的面庞和陌生的体验。当然,我也会错过一些国内的东西。尽管有这种焦虑,我仍然相信今后两年时间会丰富我的知识和经历。最重要的,我会更加独立。我都快迫不及待那一天的到来了。 问:你能描述一下你至今为止的经历么(有关教育和工作的)? 答:我2003年本科毕业于皇家金边大学(Royal University of Phnom Penh)的外语学院。之后,我成为校内外语学院的讲师。去年,我被选为教育部(Ministry of Education)高等教育司(Higher Education Department)青年体育组的全职雇员。业余时间里,我为proz.com和泰国曼谷的Pasarawee作在线翻译。除了这些专业工作,过去四年内,我还参与了若干国际交流组织担任志愿者工作。在2002年九月,我作为柬埔寨代表团的一员参加SSEAYP(Ship for Southeast Asian Youth Program),会议后期我作为代表在青年高峰会议(World Youth Meeting)上发言总结。从那时起,我成为SSEAYP柬埔寨国际(SIC)的一员。我现在是SIC的网络管理者。作为SIC活动的一部分,我和其他成员在金边和Kandal省组织了若干书籍捐赠活动。我们希望能将慈善活动范围扩大到更多的省区。如果你有旧书,对我们的捐赠活动也感兴趣的话,可以随时和sseaypcambodia@yahoo.com这个帐号联系。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问:经历了毕业和出国,你现在如何看待自己呢? 答:等得到教育管理(Higher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硕士学位后,我非常期望能把我所学的知识应用于柬埔寨高等教育部门的实践中,我希望能继续为高等教育司工作。我希望能和同事们一起为高等教育的发展出力。强烈的公民责任感促使我想将所学应用于我的祖国。和大部分人观点一致,我认为柬埔寨能摆脱贫穷,经济保持持续发展。教育是达到目的的方式。我非常希望我能在这个进程中出一把力。 问:你如何看待你这一代柬埔寨年轻人的未来。 答:作为一个学生、教育工作者和年轻的社会活动者,我注意到年轻人中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年轻人的知识面有很广泛地扩大,学生们不是被动地接受知识,而是主动地学习、讨论和研究。 在网络上能获得大量的资源、多媒体教育和出国学习的机会。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事情正在积极地进展着。 虽然我们国家比较穷困,但我们的精神、自尊、热情和愿望并不贫瘠。柬埔寨的未来定会光明,每一天这种趋势都更为明显。我们正在奔向现代化的进步和发展。 问:你在旅行时所写的blog和游记常常记述什么内容?回家后你会继续和你的朋友分享你的经历么? 答:我从2004年末开始写blog。我的内容基本是用图片记述每日的活动和各处的旅程。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旅行图片blog(它现在也一直是)。我想来看我blog的人会猜到我非常热爱摄影。 直到最近我才开始写一些东西。我一直希望在时间允许时能多写一些,分享我的观点、经验和知识,让我的blog提供更多的有用信息。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我要离开柬埔寨了,但我会一直在网络上和大家联系。

从翻译GVO的快乐迈向公民新闻

17 六月 2006

■苦劳报导2006/06/09 在主流媒体写报导,随着大量散布的通路,可以揭露事实、一文臧否甚至影响社会。但在自己的blog或网站上撰写公民新闻,恐怕就难以达到以上惊人的成就。那又会有什么动力呢?对Portnoy来说,连续翻译Global Voices Online(GVO)快一年的收获是,从国际公民报导社群上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翻译GVO】   GVO是由哈佛法学院的柏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赞助成立,是一个非营利的全球公民媒体计划。 GVO底下有多位区域部落客编辑,负责寻找、聚合,与追踪全球网络上的对话,而许多的桥梁部落客(bridge bloggers)则以英文写作,提出地方观点与重要事件。   从去年9月开始,Portnoy开始挑选GVO的文章进行翻译。Portnoy说:“虽然GVO一成立时就开始浏览了,但真正开始想翻译,是因为看到破报总编黄孙权在其blog上的提议。”   去年9月16日,黄孙权在〈影响小泉911政治风暴的家庭主妇〉这篇文章提到,“其实,反面操作的可能,就是将Global Voice中文化。这样应有助中文blogger对世界其它地区的blogosphere的运作与进程有能有所理解。”Portnoy原本的响应是希望黄孙权能登高一呼,不会他还是等不及动手翻译了起来,并且在自己的blog上刊载了第一则翻译:《印度尼西亚博客圈的消息》。 【成立GVO翻译小组】   10个月过去,至今已经有高达98篇的翻译,平均一个月有将近10篇的译文,可以算是相当多产。内容包括国际灾难、言论自由、劳工新闻、媒体现状、宗教……等等,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不过由于Portnoy当兵在即,从上个月开始,Portnoy就开始在他的blog上 招募网友一起来翻译GVO,让成果能够累积下去。   一开始, Portnoy先在Google Group上成立GVO-translator群组,用e-mail联系翻译相关事宜,之后ilya则于Taipedia上建立了 GVO翻译计划的页面,此后群组开始藉由wiki的形式协调翻译进程。   Portnoy指出,由于许多朋友对wiki这个工具使用状况还不熟,所以这两个工具都蛮重要的,目前六个翻译成员会用Google Group联系,然后在wiki进行编译,进行挑文、认领、校对等工作。   大家已经可以看到GVO翻译小组的工作成果,例如Sweet翻译的《中国: 六 四:沉默,记忆和博客们的声音》、ilya翻译的《巴西帮派发动与警方战争》。 【收获】   持续10个月,将近百篇,Portnoy认为,翻译的动力不在于有什么广大的回响,而是自己的收获,所以觉得翻得很快乐。  目前就读于中正电讯传播研究所的Portnoy说,GVO一天有三、四十则新闻,自己偏好灾难救助新闻、言论自由与国外blogger如何与媒体对抗的文章。和台湾议题正好有关的也比较常翻。   Portnoy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黑山共和国:“看样子欧洲要有新国家了”》这篇文章。“记得公投通过独立时,台湾的媒体报导框架就分成两种一种是轻描淡写、一种是大肆庆祝,我翻了那篇才觉得,轻描淡写很假、大肆庆祝更假。”Portnoy也看到ilya为了翻译那篇巴西的文章,把巴西的政经脉络都深入了解了,除了认真之外,也获得很多相关知识。【看透的感觉】   “这是一种看透的感觉,通过GVO所表现出来的他国庶民观点,可以看到很多议题在台湾或许只有赞成和反对 但是在其它国家的脉络下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说,翻译者的收获比较大。”Portnoy这么说。   这也是Portnoy比较喜欢翻译GVO,而不选择其它议题网站的原因,因为可以接触不同的立场观点,台湾人从媒体上接触到的立场太少了。Portnoy说:“GVO给我的是人的观点,而不是国家的观点。”   不过Portnoy还是强调,不论是翻译新闻还是写公民新闻,细水长流蛮重要的,不用想什么大论述、大作品,文章不论优劣长短,观看人数、影响程度永远比不上主流媒体,所以他宁可翻译短文,也不要认领自己都看不太懂的长文。   目前GVO翻译小组正准备成立固定的blog或网站张贴翻译的文章,Portnoy希望更多朋友的参与。附注:现在这两个网站都已经成立啦~ 这就是我们大陆的分站,台湾的分站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