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库德斯坦:土耳其和伊朗的库德族

翻译:FoolFitz
校对:Portnoy

这星期,库德语部落格圈中掀起了一股势不可挡的论潮,关于暴行、绝望,那些在库德族人生命中永远无法改变的事情。这星期让我们从库德面向以及他所张贴的文章开始,叙述一名东库德斯坦(西伊朗)的小孩,在偷面包被逮到后所受到的残酷刑罚。 那些照片是那么不可置信地令人难过,一名幼小的孩童被卡车辗过他的手臂,以此作为刑罚……看了之后,胸口就好像被连续重击一般……。他的文章也间接提到一 名库德裔女子,Malak Ghorbany,她被判以乱石处死之刑。大众对于Malak这个案例,以及伊朗地区库德族人的宿命,反应十分强烈,尤其是来自Rastî的Mizgin:

那位死于乱石之下的的库德女性,Malak Ghorbany,她的判决引发了一些紧张的情绪,而这则新闻在ADNKI率先被刊出。你知道,最深得我心的是,在这星球上,每个波斯人是那么喜欢吹嘘他们自己有多么地文明。他们甚至批评土耳其野蛮、凯末尔主义的行为;可笑的是,那些波斯人却做出完全相同的事情…特别是对库德族人。

而这里有一个伟大的、文明的波斯人国家,忙着执行一些跟石头同样古老的死刑,也就是这伟大文明的波斯人国家有着异样狂热的事情。国际特赦组织的资料显示,伊朗已经于2002年底废除死刑;但这段拘束期对这个嗜杀的国家却是太长太久,就在2003年9月,他们又从新开始了。

Rasti 也给了我们另一个主题,这星期可以在库德语部落圈讨论,那就是北库德斯坦(东南土耳其)。在她张贴的”从玻璃屋观望“的回响中, Mizgin大力抨击土耳其政府以镇压策略对抗东南地区的库德族,声明政府越是压迫,人民的反应就越容易被得知。而对于库德地区56位地方首长为拯救Ro jTV电视台而发起请愿书,Mizgin做出了以下评论

那文章接 着分析有多少控诉来自不同法院辖区,多少获判无罪、多少正持续进行…等,而文章 3结束在最近几则针对?斯曼(Osman Baydemir,注1)的控诉。持续在进行的诉状,其中一部分便是抗议奥斯曼和其他55位DTP党的市长,写信给丹麦首相拉斯穆森( Anders Fogh Rasmussen)支持Roj TV,并从阿玛度市(Amed)派遣救护车运送 gerila的尸体回到他的家中。其中最可笑的控诉。

或 许就是指控奥斯曼“对不同种族和地域的人予以敬重而构成公然污辱”。这项指控来自于一本杂志的专访。世界上还有哪个地方会因尊重不同种族与地域的人民而遭 指控为恐怖份子?你能想像在美国因为说一句“欧斯兰先生”( Mr. Abdullah Ocalan,注2 )就被当成恐怖份子吗?

除了土耳其,没有其他地方。

奥斯曼并不是唯一因可笑的指控而困扰的政治家,但他的确是众矢之的。这与他的声望相符。在这个国家,声望似乎是个颇危险的玩意儿。

注1: 土耳其迪亚巴克尔市市长,自1998年起即因领导人权协会而遭受多项指控。站在支持库德族的政治立场。
注2: 库德工人党分离主义游击队首领,从1984年与土耳其政府军进行武装对抗,1999年被补后遭判终身监禁。

Vladimir在他的部落格从荷兰到库德斯坦中写道,土耳其共和国花费了更多的国家预算在东南部的库德地区,然而就如同Vladimir指出的:

如果土耳其政府真的花了那么多钱在库德地区,就表示他们一定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从库德地区近期的少女自杀率、就学率来看,土耳其政府所应该做的,是在政策上的根本改变。

现在把镜头往南移,移到南库德斯坦(北伊拉克),来自Hiwa Hopes的Hiwa谨慎思考着巴札尼(Barzani ,注3)所说的,“库德族多年来一直被当作筹码”,是否正确;而答案……是个响亮的“Yes”!而美国库德族观点部落格则报导了他发现他任性的弟弟恣意回到了巴格达,而不听他的劝告。

注3:库德人的民族英雄, 库德民主党(KOP)的领袖。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