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八月, 2006

報導 來自 八月, 2006

26 八月 2006

中国:守护圣人,或运动分子、部落客?

校对:Portnoy 该怎么描述这位 22 岁的 MSN Spaces 部落客曾金燕(Zeng Jinyan)?她对国家安全造成重大威胁?一个将支持、欢乐与希望,带给无数爱滋孤儿的爱滋病(AIDS)运动分子?一个因为丈夫被政府绑架长达一个月而激动的少妇?对于其他中国社会正义圈内、不公不义的无声受害者,他们的守护圣人、部落格发言人?金燕今天的文章,说了一个中国人权律师高智胜的 13 岁女儿,在最近的一场抄家的逮捕行动中,从围堵房子的 20 个警察中逃脱。 知名的自由作家余世存在他的部落格贴了一首诗给金燕,公开地赞美她的勇敢、相对于大部份中国知识分子在公共领域的沉默(包括余世存他自己);以及她昨天所撰写,关于盲人女性生育权人权律师陈光诚四年牢狱的句子(金燕过去常常写到他)。 ——给金燕:我们时代的圣女 圣人之后执拗地从南方跑来 一不小心感染了西伯利亚的风寒 她被裹挟、咳嗽,读经救济 最后她原地不动地皈依 抚正自己的衣冠 代圣立言者们感动了自己 话未说完随风舞蹈 她孤苦无助地成全汉地的秘法 牛鬼蛇神们嫉妒得发狂 狂风卷扫看客如落叶 多少人称赞她的美,劝她停步...

25 八月 2006

Google 在 巴西: 谁捍卫 Orkut 的游乐场?

原文链接:Google in Brazil: Who Guards Orkut's Playground?作者:Jose Murilo Junior翻译:PipperL校对: 巴西部落圈正谈论著 Google ,或说得更精确点,谈论著吸引了一大堆玩家的 Orkut社交网络。为了了解Google在这南美洲第一大国的重要性,首先必须认知到在两千万巴西上网人口中,大概有一千七百万的Orkut玩家。的确,看起来社会大规模地牵涉在一个具有怪异(且宽松)的身份识别系统的虚拟空间中,是没什么好下场的。巴西的检查官们声称有使用者在Orkut上进行着非法的活动,而且他们将会紧盯着 Google,因为 Google拒绝把使用者们的资讯交给他们。 这个国家的公设辩护人办公室发起了两份针对 Google 的诉讼。一份民事的 — 对于集体道德伤害的典型丧失与补偿(loss of representativeness and compensation for...

24 八月 2006

布吉纳法索的洪水,奈及利亚从巴卡西半島撤离

原文:Flood in Burkina Faso, Nigeria withdraws from Bakassi 作者:David Ajao 翻译:Portnoy 校对:未校对。欢迎协助校对。 布吉那法索的Under the Acacias发表了一篇Gorom-Gorom洪灾的最新情况更新–八月23 事情发生的很快,感谢大家。因为募集金钱援助的延宕,我们分配物资的工作被迫延到星期五。但一切会很顺利,我们现在正与基督教救援组织和其他在今天和礼拜一、三,一同协助分配物资的团体合作,确保每个需要帮助的人都获得帮助。 我家乡教堂Glenwood教堂的成员非常慷慨地提供许多帮助,撒玛利亚人的脉动与食物组织也一直在帮忙我们。 Scribbles from the Den 也分享了一些奈及利亚从巴卡西半岛(现为喀麦隆的领土)撤离的照片巴卡西半岛: 奈及利亚开始撤离了 一名奈及利亚士兵将下了奈国国旗,两名喀麦隆士兵升起了喀国国旗,象徵着巴卡西半岛的主权移交给了位于阿齐邦(北巴卡西首府)的喀麦隆当地政府。 George...

23 八月 2006

黎巴嫩:停火后一周

原文:Lebanon: One Week after the Cease Fire 作者:Moussa Bachir 翻译:Portnoy 校对:也是我 大部分的黎巴嫩部落格依旧在讨论战争以及战争带来的后果。有些人贴了黎巴嫩人试图重新恢复正常生活以及他们努力重建败壁残垣的照片,其他人分析政治以及社会层面的影响以及未来该做些什么,当然也有些人写自己的个人感受。这里有些例子,希望你读的愉快。 Blogging Beirut发表了几张美丽的照片以及数则影片,叙说着人们踏上临时搭起的桥,越过河流,回到自己的村庄。贝鲁特的夜生活再现也是重点之一。Blogging Beirut写了这篇文章谈到Al-Khiam监狱/博物馆被破坏的事情。 Zeina发表了她如何努力地清理吉耶赫(Jiyyeh)发电厂被炸弹攻击后造成的燃油外泄。她也在同篇文章中描述了她对战争的感受: 如处地狱的一个礼拜。 过 去一周时间过的好缓慢,而且好难受,就好像上个月的惨况统统又在这周快转重播了一次,而且自从停火之后,我们动的好慢。上个月,我只想着所有事情赶快结 束…现在,我不知道要从何处开始着手。上个月,我会刻意试着麻醉我自己,因为我害怕地不想去感受任何事…今天,我乞求我的感受赶快回到我身上,因 为要是没有感受,我活不下去。 中东需要什么?又不需要什么?Les Politiques的Sophia写下了一些答案: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是谁在阿拉伯-以色列的冲突间率先展开恐怖主义的?根据愤怒的阿拉伯新闻服务,答案在这。 贝鲁特Beltway的Abu Kais对战争的结果有话想说:...

20 八月 2006

印尼:独立61周年纪念日

校对:benorken 在印尼独立61周年纪念日,印尼的Blogger们有很多方法可以庆祝它。 Agusti Anwar 强调,旗帜乃是国家及民族主义的象征: 旗帜确实是表示识别的正式方法。如果人们陈列或挥舞他们象征赞成或反对的识别,旗帜将会为他们效劳。不同国家的抗议者将会焚烧旗帜以示反对,那将是最直接的声明。 还记得,我们的开国元勋和爱国志士们,在对抗荷兰殖民势力的征战里,那些无畏的年轻英雄,在枪林弹雨中冲上前线,推倒红、白、蓝三色的殖民旗帜,撕下蓝色的部份后马上再次将其高举。绛红和雪白在风中飘荡着,那时,而义士带着微笑,倒下了。 但他提醒道,同一面国旗可以同时具有好与坏两种意义: 然而,当你每天阅读官商贪腐的新闻,了解许多人的富有实际上由侵占、盗用国家公款而来;你也许担心印尼国旗的陈列纯粹为虚伪的戏剧化开端--那些富人以国 旗的陈列以示“为国效忠”的象征,实际上却私用公款。你也许担心八月十七日国庆庆祝后短短数日内,会看到富人们被戴上手铐、伤心地低头出现于电视萤光幕 上,并带往法庭接受贪腐的判决。但,这些也许只是杞人忧天。 一位住在纽西兰的印尼籍软体工程师Sid Bachtiar ,写下了一个有趣的发现,是关于某些软体的名字,恰好就像一些在印尼常见的名词: 一个Apache 的子专案, Jakarta ,是印尼首都的名字。 Java 是印尼的一座岛屿。 而 Java man 并不从事Java程式的编写工作。 Herman...

柬埔寨:新的说书人在网路上

翻译:echoyairs 校对:Portnoy 根据pew网络近期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大部分bloger并不认为自己在写专栏。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也没有达到一个专栏作者的程度。在柬埔寨的blog圈里,存在着一些市民所做的访谈,扮演了市民的媒体的角色。 Chan Bopha,一名居住于日本的柬埔寨女性,做了一系列关于自己经历的访谈。其中,Chan Bopha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你有过男朋友么?”,从她的回答中,我们了解到不同于欧洲,柬埔寨的传统是不允许女人婚前有男朋友的。 八月,传播系学生Vanndeth与柬埔寨当地人Lim Borey对话,前者现在已经在马来西亚留学深造。这篇访谈深入地展示了作为优秀大学生Borey的生活。文中有些事物并不常见于当地新闻中。 从新闻中得知,柬埔寨年轻人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并不了解,尤其是谋杀了百万人计的红色高棉政权这段,在Trasit Forver的 PR通过 email访问一名柬埔寨年轻blogger 找到真相。PR是生活在美国的柬埔寨人,他应用互连网来对Kalyan进行访谈,后者是一名能流利说英文的柬埔寨学生。 有 许多报导说柬埔寨年轻人非常自满,忽视高棉历史(尤其是红色高棉时期),非常唯物主义。无论以上如何宣传,我从遇见的柬埔寨年轻人身上发现了许多相反的特 质。我常常被他们身上的才华、热情、勤奋、远见和爱国心所打动。他们乐观地相信柬埔寨会越来越好,并很具有感染力。他们在袖子上展示他们的爱国热忱和对文 化的自豪感。 Phil Lees,澳大利亚人,也是柬埔寨美食blog Phnomenon的编辑。他发表了和竞争对手Mylinh Nakry Danh的对话,后者拥有高棉Krom烹调网。Phnomenon是唯一的一个柬埔寨食物网站,现在已被收录为AsiaPundit最好的亚洲美食blog。 最后,资深blogger  Jinja在“网络足迹,blog”在访谈中之前收藏有更多柬埔寨blog的链接。

17 八月 2006

中国: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