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在第三周的以色列战争中,黎巴嫩的Qana II

翻译:PipperL黎以战争持续成为大多数黎巴嫩部落客的焦点。在这第三周里文章的主题包括经验、期待和对情势的反映。本周的高潮是以色列对Qana一间避难所的轰炸悲剧。这个意外引起许多部落客的愤怒,并反映在他们的文章中。

Amal 一如既往地表达了他的愤怒和悲伤,在下面这张素描中诉说了降临在Qana 的不幸:


Sophie 在她的一篇文章中问了个问题:当Qana的孩子死于赖斯催生“新中东“的阵痛,他们会哭叫吗?

Pierre Tristam 写了一篇名为《 [http://www.pierretristam.com/Bobst/Archives/CN073006.htm#1 Qana的大屠杀,当”再不会重蹈覆辙“不适用于黎巴嫩人时》 ”的文章,在分析本周发生的大屠杀前,先以十年前在Qana发生的大屠杀事件(同样是由以色列造成)来引起读者的注意。

Victorino医生 对于这起意外的反映

今日,在清晨稍早时分,Tzahal 的光荣骑士们驶着闪亮的美国制造、美式配备和美国买单的战斗机越过了 Qana。 周日是天主教异教徒礼拜的日子。 而Qana是这些”奇异的耶酥教仪”的发源地,当时统治以色列的正是受人敬爱的希律王。

Fouad 警告:今日所撒的仇恨和愤怒的种子 明日将会长成危险的果实:

你 们这些该死的白痴,在我傻傻地居住的这个机遇之地,你们和你们的继父显得多么空虚。道德上、情感和政治上,你们都一无所有。你们真的认为这样的轰炸可以让 你们获得所求吗? 当我们的生命只是你们的弃渣,我们的小孩是你们的目标,整个世界在你们的射程时,你们竟敢谈论著民主和自由?真是大胆啊! 你们小小的自大邪恶戏码是卑劣的存在,继续啊! 继续翻搅着土壤,种下仇恨和愤怒的种子。很快地农作就会成长,到时就可以收成了。到时收获会很丰硕的,我期待我能活到看到那天的到来。

从Qana 传来的影像 这里这里 (不适合脆弱心灵的人观赏) ,和 黎巴嫩人的反应 关于这场事件的影像,由 黎巴嫩部落客论坛 所发布。

反战示威 的照片由 Z 发表。

Sophia 描述了她 去年前往Qana的状况

著 名的圣经婚礼的举行,象徵着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苦难的结束。以色列深知他们轰炸Qana的行为,是要确保这些伤口永不会愈合。但是我跟以色列保证,这个 伤口拖得愈久——就算某天它愈合了——也不会有对以色列战争罪行和那些背德的背后支持者如布什、布莱尔,赖斯和同谋者的宽恕!!

Michael Totten 作了如下的 政治观察 ,看到了攻击Qana的后果:

这(十 年来第二次的)攻击 Qana,杀死一堆平民却巩固了黎巴嫩大众和真主党。 有线电视新闻报导百分之 82 的黎巴嫩人现在支持真主党。总理 Fouad Seniora——不论他私底下的意见是怎样——目前已经倾向较以前更为公开支持真主党。 三月14运动 (Cedar 革命) (译注:更多资讯请见这里)最多只是昏迷,尚未完全死透。

Firas 建议我们多想一层

我 们不要把自己视为受害者。我认为问题不在于我们感觉怎样或是谁应该受到谴责,而是我们如何维持自身的存在,成为明智的、有威严的、和有建设性的人。当面对 这种事件时,我们需要多想一层,而不是忽视 IDF(译注:Israeli Defense Force) 这样的行动正好提供我们更多更多对我们国家困境和团结上的明确事证。在理性和不丧失我们的人性之下,我们最终将会赢得和平。

Ahmad 发表了由以色列提供,他说决无疏漏的 一份关于暴行和屠杀的长长名单

Abu kais 发表了 人权观察组织的声明 ,内容谴责以色列国防部造成 Qana 平民的死伤。

Doha 从还在进行的战争开始,结束于 黎巴嫩青年破碎的梦想和生活,描述了战争如何影响他们:

又 是另一起在 Qana 的大屠杀。57个人死亡,其中27个是孩童….人数还在增加。 如果这是(黎巴嫩)南部的故事,那么其他的黎巴嫩人有着许多破碎的梦想要收拾并重建。 许多逝去的破碎梦想。这就是战争干的好事。以色列在黎巴嫩的战事已经重击了黎巴嫩和所有黎巴嫩人。 当战士们面对着以色列的战争机器时,也有年轻人带着他们的护照准备离开,离开到未知(的地方),为了生活下去。 我将会重新看待某些事件,贴近家园的故事。

Mustapha 在文章中尝试着 回答一些黎巴嫩人所面对的艰难的道德问题

Anarchistian 写下了在宣布的48小时空袭停火(译注:?)中,前24小时的空袭(译注:这是什么??),还有黎巴嫩的日常生活里,预期的汽油短缺和影响

这 个国家已经几乎无油可用,而且我们可能整周都没有电力供应。但是日子仍然要过下去,我们会找到方式以适应“新生活”。首先这提醒了我们,我们理所当然取用 某些东西、且不了解当生活中缺少它们时,会变成什么样子。当我2003年八月在Toronto时,一场停电使得城市的大部份陷入停摆,且造成了广泛的恐慌 和混乱。在黎巴嫩我们并没有那么地理所当然,而言这些事件让我们思考要感恩我们目前所拥有的。

A. A. Khalil 教授收到了一封 来自以色列的信件 ,声称:

我 住在以色列,我是个犹太人。我们并不支持奥尔默特或是劳工党的政策。我们中许多人为这些在黎巴嫩逝去的生命感到悲痛,而且巴勒斯坦就如同你们一样悲痛。我 很抱歉这发生在你们的国家,我希望并祈祷你们的家庭和朋友安全,我也希望不要有更多的巴勒斯坦人死于以色列这个国家的罪行。

最后 EDB 发表了一篇文章,诉说当战事在进行时, 享乐主义的生活形态仍然在 黎巴嫩的其他地方继续着。

我 没有听到任何消息;没有任何电视报导,不管是在 Al-Manar 或甚至 Al Jazeera;不管在家里、在酒吧里、在泳池里、或是在夜店里都没有。在这里,你听不到轰炸,你看不到浓烟。我唯一得到的外界消息来自于一个在泳池边作 着日光浴的西班牙女孩。她突然从手机收到了一份新闻摘要,小心地不要弄糟她刚涂好的指甲油,然后大声地念了出来: 喔喔~~ 以塞..列 ????(Ooh, Isra-ayl wizdrooh fram Bint Jbeil…”) 然后接着说:“喔喔…偶想偶塞伤了,咱们来齁伏特加汤你。现在素点了,是怪乐时间!”(“Ooh, I zink I got sahnbernt. Let's dreenk Vodka Toneec. It's foh o'clock. Heppi hour!”)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