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母乳哺喂日与印尼国防部长在blog上提及中东问题

翻译:Fool Fitz校对: benorken
当 公民记者或“庶民”blogger发表他们对目前中东情势,以色列和黎巴嫩的冲突时,一直都是出于内心的。他们写下任何他们想表达的,不考虑其所可能引发 的冲击。但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例如印尼,若担任部长之职,势必就会在想大声说出心声时遭遇困难,在个人言论与部长职务之间如走钢索般举步维艰。也 因此,如果想读懂他在“字里行间”隐藏的意含,也是需要些才能的。

这正是Juwono Sudarsono所遇到的情况;身为印尼国防部长,是第一位,也是唯一拥有blog的部长。他从前是著名Universitas Indonesia教导国际关系的教授。

他最新张贴的文章是关于从不同角度评论当前中东的冲突,特别是从外交的观点。

对于无能的联合国和态势笨拙的美国,他写道:

如预期中的,联合国在纽约发表了哀求般的外交声明,强调它的无能为力,它无法对主角们采取任何有效的手段。 而美国国务卿宁可笨拙的期待“数日、而非数周的停火”,但我们可以发现,随着以色列和真主党用飞弹和火箭的相互攻击越来越猛烈,她的话逐渐变少了。

甚至阿拉伯国家中也出现深深地分歧:

阿拉伯各个国家与政府的领导者,在寻求解答的方法上常有所不同,端看各国的战略态度是朝向以色列、黎巴嫩或伊朗。

他平等地阐述以色列和真主党都曾在他们的援助者--也就是美国和伊朗--的背后行动。

这场冲突的根源为何呢?

愤怒、恐惧、深刻的仇恨与偏激的言词,激起了猛烈的敌意;两方结合了个人与群体所受的苦难,让这场武装冲突变得无法控制。

他认为这场战争会比预期中来得久,因为:

真 主党找到一种新方法,利用技巧在广阔而分散的地区巧妙地部属火箭和飞弹,在整场战争中使以色列士兵感到困惑。只要真主党的人民和军事资源不受损伤,它就可 以忽视停战的呼吁。在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之下,以色列的防卫武力同意了停火或停战协议,但前提是必须让它感受到真主党的势力已经被摧毁;若没有,则一切免 谈。双方皆不愿被认为对无条件的军力撤减让步。如此冗长的军力耗损战持续着,而停战的外交构想将等到双方达到适宜的军力平衡才会实现。

这文章吸引了一些有趣的回响:

给 Masindi: 我不认为这场冲突是黎巴嫩/真主党和以色列之间紧绷的关系造成的,反之,有两股更大的势力为了他们的目的,利用小国来攻击彼此。 我的看法是,美国正利用以色列作为它武力的延伸来攻击伊朗。(真主党从伊朗那儿得到军备)。 总而言之,这场战争若要停止,非得等到美国愿意给伊朗一个喘息的空间为止。

Seeharry 对印尼当地一些呼吁抵制美国产品的声音感到忧虑,但他同意以其他货币来代替美金:

在这当下,我听到了一些禁止麦当劳、家乐福、星巴克以及其它美国/欧洲商品的声音。但我不认同他们,因为有些印尼人在那些公司里工作。我认为我们应该用其他方法赶走美国和以色列,例如不要用美金作为国际贸易时使用的货币。

Qisai 似乎不同意国防部长的“高贵”的意见:

若 提议把“等待武力的制衡”置于“一致的外交规划”之前,以我的观点来看,只会把事情弄的更糟,特别是对陷入两方冲突势力中的人民。我们能忽略人民对和平与 人身安全绝望的处境吗?抑或我们应基于人道的理由,强制互相冲突的势力停止他们的敌对行为? 在中东当前的冲突里,我认为美国政府应是一个扮演着调停,甚至给予直接的裁定,以停止这场危机的重要角色。身为单边世界中的超级强权,且明显提供以色列武 力支援,我有点怀疑,美国一旦对以色列提议停下所有的武力攻击,最后真主党也会停止对以色列发射火箭。 如果美国没有积极的行动,那么即使达成了“武力的制衡”,也无法透过外交解决这场冲突。除非美国的政策改变,否则,解决方法依然遥不可及;延长的祸事,也 只会让更多的人民成为受害者。

这名作者想了一个更激进的行动以对付无能的联合国:解散它!
母乳哺喂日

在此同时,Lita, 一位两个孩子的妈,在香蕉的话 中发表了一篇关于母乳哺喂日在全世界被大肆庆祝的文章。她在文章的序言中说道:

根据国际母乳哺喂行动联盟(这个活动的策划者),已有超过60个国家制定了所有、或许多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上的法规。这星期将庆祝此次成功,并继续吸引目光,以将母乳哺喂推广到全世界。

Nyam 则对这篇文章写了以下的回响:

我在电视上看到了新闻,母乳依然、而且永远是对 Baby 最好的。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