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韩:网际暴力

原文链接:South Korea: cyber violence

作者:Oi wan Lam

翻译:dreamf

校对:

Robert Koehler在他的Marmot's Hole中,讨论到关于南韩网际暴力(cyberviolence)的现象

IHT网站上,曾经当过记者的Choe Sang-hun在韩国不幸的网民社群与政府移向管制网际暴力一文中提到:

政 府官员指出,即使南韩拥有全世界发展最好的网路社群,但“网际暴力”的问题已经到达另人震惊的地步。韩国网路安全委员会(Korea Internet Safety Commission)接到的申诉案件从2003年的1万8031件,一直增加到去年的4万2643件,2年内竟成长了超过2倍,而女性的申诉案件大多属 于性骚扰。
一名16岁的女学生遭指控告发一位教师滥用资源,致使她的照片 与侮辱她的言语在学校网站曝光,这名女学生随后逃离学校;一名女歌手为“她曾经是个男人”的谣言所苦;同时为歌手和漫画家的Twist Kim,被爆出色情网站以他的名字大肆扩张,好像是他创造了那些网站一样,这些消息导致电视台的唾弃,Twist Kim也陷入严重的崩溃危机。
在 多数的国家中,网路使用者都会反对政府监控网路讯息的意图,然而在南韩,不论是政府资助或私人所做的民调都显示,多数人支持官方介入查证在网路上毫无拘 束、自由流通的言论;11月一份针对13到65岁南韩民众所做的调查指出,将近10%的人表示,自己曾经体验过网际暴力。
当局指出,在韩国发生的这个问题,似乎也预言了其他国家在网际网路的发展过程中,将会发生什么事,韩国政府也已经着手解决这些问题。

请自己读完其他部分,我唯一的评论就是,感谢南韩高度发展的资讯科技基础建设,很可能南韩现在所经历的,是其他社会人民在发展地更为“连结”(wired)的几年后将体验到的,当然我想其中还有其他文化因素在作用。

我尽我所能地简短说明这些文化因素,南韩的网路文化比起其他国家,要更具群居性,而且线上与线下的连结也更深刻,这种本质可能来自韩国源自于儒家的社会结构、幅员较小的地理环境以及到处都有能使用宽频网路的管道。

不 过我们也必须注意,在一个像南韩这种以社会规范严格限制人们行为的国家,人们在线下环境中就算遇到挫折感,也必须压抑住、无处发泄,于是网路成为一个人们 宣泄的地方(不论是哪件事或何时,如果一起发生,都会让网路变成一个有点险恶的空间),我对西方网民文化认知比较有限的地方在于,西方网民文化是以不同的 方式在运作,因而它的问题也会不一样。

但我不是一个网路社会学家(cyber-sociologist),所以上面所谈的,不过只是我个人粗浅的意见。

附注:虽然有很多人(也包括我自己)都喜欢对网民的事情发点牢骚,不过还是值得注意韩国的网路市民是个多样的场域,而这个场域的能量与创造力都正在改变现代韩国的面貌,对未来的发展而言,这是他们的正面作用,不是负面效应,至少是充满希望的。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