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八月 2006

報導 來自 20 八月 2006

印尼:独立61周年纪念日

校对:benorken 在印尼独立61周年纪念日,印尼的Blogger们有很多方法可以庆祝它。 Agusti Anwar 强调,旗帜乃是国家及民族主义的象征: 旗帜确实是表示识别的正式方法。如果人们陈列或挥舞他们象征赞成或反对的识别,旗帜将会为他们效劳。不同国家的抗议者将会焚烧旗帜以示反对,那将是最直接的声明。 还记得,我们的开国元勋和爱国志士们,在对抗荷兰殖民势力的征战里,那些无畏的年轻英雄,在枪林弹雨中冲上前线,推倒红、白、蓝三色的殖民旗帜,撕下蓝色的部份后马上再次将其高举。绛红和雪白在风中飘荡着,那时,而义士带着微笑,倒下了。 但他提醒道,同一面国旗可以同时具有好与坏两种意义: 然而,当你每天阅读官商贪腐的新闻,了解许多人的富有实际上由侵占、盗用国家公款而来;你也许担心印尼国旗的陈列纯粹为虚伪的戏剧化开端--那些富人以国 旗的陈列以示“为国效忠”的象征,实际上却私用公款。你也许担心八月十七日国庆庆祝后短短数日内,会看到富人们被戴上手铐、伤心地低头出现于电视萤光幕 上,并带往法庭接受贪腐的判决。但,这些也许只是杞人忧天。 一位住在纽西兰的印尼籍软体工程师Sid Bachtiar ,写下了一个有趣的发现,是关于某些软体的名字,恰好就像一些在印尼常见的名词: 一个Apache 的子专案, Jakarta ,是印尼首都的名字。 Java 是印尼的一座岛屿。 而 Java man 并不从事Java程式的编写工作。 Herman...

柬埔寨:新的说书人在网路上

翻译:echoyairs 校对:Portnoy 根据pew网络近期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大部分bloger并不认为自己在写专栏。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也没有达到一个专栏作者的程度。在柬埔寨的blog圈里,存在着一些市民所做的访谈,扮演了市民的媒体的角色。 Chan Bopha,一名居住于日本的柬埔寨女性,做了一系列关于自己经历的访谈。其中,Chan Bopha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你有过男朋友么?”,从她的回答中,我们了解到不同于欧洲,柬埔寨的传统是不允许女人婚前有男朋友的。 八月,传播系学生Vanndeth与柬埔寨当地人Lim Borey对话,前者现在已经在马来西亚留学深造。这篇访谈深入地展示了作为优秀大学生Borey的生活。文中有些事物并不常见于当地新闻中。 从新闻中得知,柬埔寨年轻人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并不了解,尤其是谋杀了百万人计的红色高棉政权这段,在Trasit Forver的 PR通过 email访问一名柬埔寨年轻blogger 找到真相。PR是生活在美国的柬埔寨人,他应用互连网来对Kalyan进行访谈,后者是一名能流利说英文的柬埔寨学生。 有 许多报导说柬埔寨年轻人非常自满,忽视高棉历史(尤其是红色高棉时期),非常唯物主义。无论以上如何宣传,我从遇见的柬埔寨年轻人身上发现了许多相反的特 质。我常常被他们身上的才华、热情、勤奋、远见和爱国心所打动。他们乐观地相信柬埔寨会越来越好,并很具有感染力。他们在袖子上展示他们的爱国热忱和对文 化的自豪感。 Phil Lees,澳大利亚人,也是柬埔寨美食blog Phnomenon的编辑。他发表了和竞争对手Mylinh Nakry Danh的对话,后者拥有高棉Krom烹调网。Phnomenon是唯一的一个柬埔寨食物网站,现在已被收录为AsiaPundit最好的亚洲美食blog。 最后,资深blogger  Jinja在“网络足迹,blog”在访谈中之前收藏有更多柬埔寨blog的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