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停火后一周

原文:Lebanon: One Week after the Cease Fire
作者:Moussa Bachir
翻译:Portnoy
校对:也是我

大部分的黎巴嫩部落格依旧在讨论战争以及战争带来的后果。有些人贴了黎巴嫩人试图重新恢复正常生活以及他们努力重建败壁残垣的照片,其他人分析政治以及社会层面的影响以及未来该做些什么,当然也有些人写自己的个人感受。这里有些例子,希望你读的愉快。

Blogging Beirut发表了几张美丽的照片以及数则影片,叙说着人们踏上临时搭起的桥,越过河流,回到自己的村庄。贝鲁特的夜生活再现也是重点之一。Blogging Beirut写了这篇文章谈到Al-Khiam监狱/博物馆被破坏的事情。

Zeina发表了她如何努力地清理吉耶赫(Jiyyeh)发电厂被炸弹攻击后造成的燃油外泄。她也在同篇文章中描述了她对战争的感受:

如处地狱的一个礼拜。
过 去一周时间过的好缓慢,而且好难受,就好像上个月的惨况统统又在这周快转重播了一次,而且自从停火之后,我们动的好慢。上个月,我只想着所有事情赶快结 束…现在,我不知道要从何处开始着手。上个月,我会刻意试着麻醉我自己,因为我害怕地不想去感受任何事…今天,我乞求我的感受赶快回到我身上,因 为要是没有感受,我活不下去。

中东需要什么?又不需要什么?Les Politiques的Sophia写下了一些答案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是谁在阿拉伯-以色列的冲突间率先展开恐怖主义的?根据愤怒的阿拉伯新闻服务,答案在这

贝鲁特Beltway的Abu Kais对战争的结果有话想说:

什么胜利?胜利在什么基础之上?
就 我来看,真主党的政权结束了,不管他们认同与否,也不管那些宣称真主党胜利的学者权威知道与否。这场无感战争或许无法在军事上了结真主党,但不论真主党在 他们自己的社群中获得多少支持,它都已经失去了逊尼派,基督徒,以及德鲁兹派(Druze),我或许还可以额外加上有点想法的什叶派。所以他们“勇敢面 对”以色列军队。尽管以色列无法摧毁他们,但这不代表何梅尼(伊朗什叶派领袖)士兵的胜利。成千上百的黎巴嫩人性命毁于一旦,真主党没有办法将这些污点扫 去,佯称胜利。

以色列人把Anarchistian的朋友称作恐怖份子,但她有着不同说法

我 的朋友从小就没有父亲;带着从不知道他父亲命运,连接触父亲的机会都没有过的痛。这种痛对数千名黎巴嫩人以及巴勒斯坦人来说太熟悉了,他们期待知道他们爱 的人的命运,他们已经这样默默等待了几十年。更重要的是,他极力地想要摆脱法西斯的想法,尽管他承受的悲痛让他不得不这么想。这是多么艰巨的一场战争啊! 他不断问我,而当他费力吐出他的问题时,我可以看见埋藏在他眼中的恐惧与难过,“我的父亲到底有没有杀害平民?”他被他还没采取的行动给折磨着,在对正常 家庭的渴望以及对父亲谜般过去的道德质疑之间快要被撕裂。他来到黎巴嫩寻找他父亲,但如今已放弃。见见Dan,他是我的朋友,我跟他一起在街上唱歌跳舞,抗议战争,一起面对警察,一起阻塞交通。这都是为了呐喊正义。Dan,他是东贝鲁特长大的孩子,现在则是南方抵抗军的一员。这就是Dan,我的朋友,所谓的恐怖份子。

贝鲁特Spring的Mustapha针对美国对黎巴嫩的金援议题请教了美国总统布希

是 这样的,布希总统,我不知道美国那儿是怎么样,但是在中东这里,你不能同时投放炸弹跟援助。我们都知道你运了很多高准确性的炸弹给以色列,可以用来杀害黎 巴嫩的儿童。我们都知道美国在背后阻碍停火协议,直到以色列达到“目的”。老实说,总统先生,不论你向咱砸了多少钱,你都无法弥补你对我们的折磨。

这里有另外一封来自住在Ms Levantine的M. K. Saad的信,要给英国总理布莱尔,内容有关该做什么才能根绝真主党:

你应该透过消除真主党的存在意义来打击它。你该阻止以色列像个在运动场欺负弱小的坏学生。你该推动一个公平且公正的联合国决议案。你该给绝望的巴勒斯坦人与困窘的黎巴嫩人一些可以失去的东西。你该给他们学校、你该给他们医院、你该给他们工作、你该给他们希望与梦想,你不需要给他们米粮,你该让他们自己种植,和平地。

最后,Dr. Victorino写道“论真主党、法国,以及最近的联合国决议案…还有为何布希默特(Bushmert=Bush+Olmert)想要把伊朗从地图上抹去”。延伸阅读:
联合国将开会落实清除东地中海油污行动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