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九月, 2006

報導 來自 九月, 2006

26 九月 2006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24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译:Portnoy 校对: 今天的文章多半充满着各种揭露。找出隐藏在伊拉克暴力危机背后的到底是什么…伊拉克政府这些天来到哪里去了…对于教宗批评伊斯兰言论的第一手反应…拯救败坏国度的方法…如果犹太人跟穆斯林真的能和平相处…为什么有位部落客对美国士兵极为愤怒,如果你读完这篇,会见到很不得了的揭露。 一开始,我要热切欢迎新的伊拉克部落客Marshmallow26,她的部落格名称伊拉克玫瑰就跟她的的文章一样甜美。为什么叫做伊拉克玫瑰呢?Marshmallow这么解释: 我来自伊拉克,而尽管伊拉克人正经历战争以及悲伤;在战场中依旧有盛开的玫瑰,这些玫瑰就是伊拉克人民:拥抱着希望、和平、英雄、以及爱。伊拉克万岁! 如果你这礼拜只看一篇blog,就看这篇: Konfused Kids写下他个人的悲剧。他把那天称为6/11。在六月十一号那天,Kid在伊拉克的暴力攻击中失去了他的好友。他写到: 我的四名好朋友,在六月十一号星期日,被Karada街上的巨大双重炸弹杀死了。没错,四个人,数数…也就是,如果你能认得出他们的尸体的话。永远不会回来了–你能想像吗?因为你们都待在舒适的空调房间里,坐在摇椅上,吸着百事可乐或是Kool-Aid、或是任何你们想要喝的饮料,因为你们的儿女可以安安全全地上大学,你们的配偶睡在远离我这里数百万英里远的卧室,我很想提供你们机会,让你们也来体会看看身处伊拉克的无间地狱有多么疯狂,不论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人。我希望我能塞满剩下的文章…他们都是再好不过的好人。其中两位,我最好的朋友,一位是什叶派;另一位是逊尼派,还有一位则是天主教徒 –这个团结一心的例子再过几百万年都不会出现在那些伪善的、虚假的、麻痹我们的电视广告上。 而他回溯了四人中的三位在现场死去的痛苦故事,以及第四个人又是怎么挣扎求生了五天,并且描述了爆炸时的情景。Kid的结论是: 我很抱歉,但是没有一个神智健全的人能够生活在这里…我们伊拉克人太习于在泥巴地上被踹、被拖着走,我们甚至无法理解我们是怎么让自己堕入这个无底深渊。但是,当你环伺周遭的世界,而且再也无法承受任何一点的时候..(…)今天的伊拉克人是诡异且不健全的生物–迷惑、总是偏执、充满着不信任以及仇恨。 这周的政治 有些时候你恰巧看见一个能够稍稍厘清这个疯狂世界的句子。这是一段Konfused Kids他部落格上的某篇回响的回应,他简要地总结了整个伊拉克的暴力情况。 很清楚,看来你对于伊拉克内部的权力争夺只有肤浅的知识,事实的复杂远超过你能想像的。你说的对,暴力大多是贪婪的伊拉克人犯下的,但是这些伊拉克人扮演的是伊朗、美国、或基地组织的前锋部队。伊拉克是世界战争的战场。 在大部分其他的城市里,警察保护学校让家长稍微放心了点。但是巴格达没有那么好。Zappy解释道: [伊拉克的教育部长]的确说过今年教育部的施政要旨就是“学童反恐”,他打算派伊拉克国家警备队以及警察来守卫学校,这让他们成为再好不过的狙击目标…我好奇他的小孩上哪间学校?当然不在伊拉克内。愚蠢的声明引来了更多注意;请远离我们的孩子。...

巴勒斯坦:以对话代替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