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译:Portnoy
校对:

我有时打算放弃了…当我早上因为炸弹声而惊醒。感觉像是有人把我的心夺走,然后又把它塞进我的身体…就像是台电脑…如果你正在用电脑,结果突然关机,你大概会失去你正在处理的档案,但是前一个版本还会留着。你能瞭解我的意思吗?伊拉克部落客 HNK,于美国做的访问

这篇文章献给来自伊拉克的声音,接下来我会开始写部落格的情况。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上礼拜都花了点时间缅怀那些五年前撞上美国大厦的飞机上的罹难者,伊拉克的部落格圈则在伊拉克的日常生活中体验什么叫做地狱。伊拉克人又怎么看待五年前的九月十一日?HNK又说了

我只想要问问你们。自从九一一之后,你们有什么感觉?你们觉得痛苦吗?我每天都感到痛苦。只不过是一栋大厦被摧毁…五年前…而你们依然记得这份伤痛,而且被它折磨。嗯,对我来说,可不只是一栋大厦,我整个国家都被摧毁了,而且还被占领。每天有一千个人死亡,你认为我会忘记这些吗?我无法忘记…如果我活到一百岁,或许我会忘记我的名字跟我的国家,但是我不会忘记我现在正遭受的痛苦与折磨。

你或许可以从这首ZZ的诗中得知伊拉克目前的进展。

礼拜五,太阳乍现,
彷佛不会出现在任何一天。
称它为“太阳之日”吧,
但那天我们歇息,
让太阳亲吻我们的肌肤。

礼拜五,如龙车辆互鸣喇叭
人们相对微笑。
他们聚集在市场,
拥抱、亲吻,
比较菜价。
…礼拜五,我们看了晚间新闻

一场接着一场的战争,
我们盼望
更好的日子来到…

今天是礼拜五,清真寺成了炼狱,
燃烧的塑胶拖鞋焚烧着尸体
在焦黑的大理石阶梯上…

现在是礼拜五,街头一片寂静。
静肃啃蚀着旅人的耳朵,
他们在影子下移动,看不见,
祈祷着能回到家…

现在是礼拜五,人们喝着黑咖啡。
越过一个追悼会,接下来是他的邻居,
苦涩的滋味成为惯习。

现在是礼拜五,人们害怕看见晚间新闻。
一场接着一场的战争…,
他们想,是否已经看见了最糟的…
或是还早得很…

Konfused Kid发表的一篇文章,概述了这如同地狱的一周,他的结论是:

过去一周的日子让我确定了好几个推论,这些都是我向神许愿过,希望永远不要成真的推论。从那一刻起,我感到冷酷、残忍的风像一位愤怒的母亲一样打我巴掌…我心中满布的失落以及憎恨快要溢出。憎恨每一个坐在官位上,透过麦克风胡乱说话的家伙。我相信我对国家的信心已经动摇到无以复加、无法弥补…我最后一次希望我能够留在伊拉克,是当我上大学时,那时候我遇见了许多好几个月不见的朋友,我们一起笑、拥抱、谈天、谈女人、电影、还有足球,就像以前一样,这就是我真正想要的,每个人都该这么活着–但即使在我封闭的大学校园里,邪恶依旧召唤来了黑暗,像是我三个月前被杀害的四个好友留下的死亡记号,或是我们系上半数的人都出国远走他乡。

对Miraj来说,绝望不是生活的状态。而说她没有经历艰辛绝对是低估了:

我离开我第一间公司,因为公司遇上抢劫,我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但是那家公司被恐怖份子炸毁…我花上好几个礼拜、甚至好几个月的时间待在没有电、气温低于摄氏五十度的地方,在那儿,你会感觉你的灵魂挣扎着想逃出你的身体、想解脱;在那儿,我必须看着我年迈的父亲在晚上发起气喘。我哭了又哭,我感到恶心,我认为我失去了信仰…我在我的家里遇上可恶的动物袭击,我尖叫、我感受、我像个峱种一样逃窜,并且弄伤了我自己,我诅咒我的生活,呐喊为什么是我,我好几个月都无法阖上眼,

但,当她问:“她放弃了吗?”她的回答是…

不!我找了另一份工作来磨练我的技术…我很骄傲,当这个国家清扫干净以后,我会是最有资格重建这个国家的人。
不!我依然得在夜晚出门去操作发电机…我依然带着我父亲的枪,检查整个房子,一间一间地检查,只要我听见一点声音。
不!我依然在线上,写着文章,挺立在你们面前。
不!我依旧坚守我的道德观以及价值观…并且以此为傲。

说到道德,Hala_s 说了一些故事,有关那些从战争中获益的人们的故事。像是一个朋友的老公在一年内赚了超过意百万..

“转包什么契约?”我问道。“虚构的计画跟没有用的投资案,这就是他们这些日子在伊拉克赚钱的方法,只要你跟绿区里头的人能搭上线。”

Hala在想他朋友那位在80年代为了捍卫信念而死在伊拉克监狱的父亲会怎么看现在,但这些还微不足道..

那些大咖根本没进过伊拉克。
我遇见的一位“前爱国者”在世界各地招募伊拉克人加入重建伊拉克的计画
当然,除了在伊拉克境内以外。
这些人赚的钱超乎想像的多。
但是至今在这块土地上没有任何有意义的目标被达成,这岂不是个谜?

而这些人如何自圆其说,解释这种诈欺的行径呢?她的一位朋友告诉她“…拿我将要赚到的钱跟伊拉克人的利益拿来比一比,钱重要多了!”她则认为:

我的梦想,跟我遇见的这些人的现实,有任何契合的地方吗?
事实是,我根本分辨不出来彼此。我以为我会遇见一批和我一样做梦都想着如何改善伊拉克的热情份子,而不是一群见风转舵的投机份子。我只想着回到巴格达,开一家小体育馆;这是我真心的期盼。
如果考量荷包的话,我想,在村子里开一家小工厂做新潮的拖鞋也不赖!

谈论完活着的人之后,我们必须记得那些逝去的人。Zappy替Rasool“Brooh Oobook”写了讣闻
他不是名人也不是要角,事实上完全相反。Zappy写到:“他是个愚蠢肤浅但是有许多天赋的人,他原本是个擦鞋小弟,一直都是一副脏脏又卑贱的模样…他总是向人乞求一根香菸,或是一张250元的伊拉克币(约十分钱),告诉我们“Brooh Oobook”(看在你父亲的灵魂上),给我250。”但是这附近的店老板都对他的恶作剧与幽默很瞭解:

有一天他告诉我们,等他到了法国巴黎,而且成为大使的时候会记得打电话给我们,嘲笑我们,而且朝我们吐口水。…他也开始打扫铁匠铺子跟清理车子,而且对他清理的车子越来越挑剔。“我比较喜欢BMW,因为这种车的主人比你们这些臭死人的家伙好多了”,他在我们面前翘着脚抽我们给他的烟,喝着我给他的一小杯茶。

因为有个人在搭公车回家途中“忘记了他的塑胶袋”,Rasool死了。

最后…

并非每个部落格都陷入绝望,有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起码我们能够被当成Sunshine最好的故事之一。她听到一个谣言,有个有名的好莱坞演员在某次接受采访时提到她的部落格。后来查出来那个人是Gary Sinise。但是她在网路上找不到任何访谈的资料。靠着朋友帮忙,她要到了他的email,并且寄了一封信给他。接下来就让Sunshine自己描述发生了什么事…

隔天我检查我的电子邮件信箱,我吓到了,我收到了一大堆email,告诉我我上了MSNBC新闻频道,我不断地寻找这则新闻,但是我什么都找不到!接着我收到一封信,我妈正在看电视,我跟她说我收到了另外一封信,她问“谁寄来的?”(我简直不敢想像这封信是知名演员Gary Sinise寄来的),我妈说“喔,或许真的是他”,我说“我也不知道,我看看,”我不期待那么一位名演员会那么快回信,当我看见信的标题时,我大叫“哇!真的是他!”我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等不及想读信(但是你也知道,网路很慢),我用大声但是颤抖的声音读着信,我高兴极了,兴奋死了,我不停颤抖,大笑,这是我最棒的一天,当然,我那天晚上根本睡不着!!

Gary向她解释为何伊拉克部落格那么重要,他写到…

Sunshine你好,很高兴收到你寄来的信。是的,我的确在一次广播访问中提到你的网站,因为我认为你做的很棒,而且我希望美国人能够看看你对当今的伊拉克生活有什么看法。我们的视野非常偏颇,因为我们有很多的媒体,而他们有时候非常偏颇。媒体只告诉我们那些恐怖的消息,炸弹啦、死亡人数啦,但不告诉我们伊拉克人民的日常生活。我们不知道一般伊拉克人怎么看伊拉克的这些事情,而妳描述妳在Mosul的生活写的非常好、身为一个小孩上学去,试着过好日子。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