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06

報導 來自 九月, 2006

智利:第三个拥有免费无线网路的智利城市

原文链接:Third Chilean City with free Wi Fi作者:Rosario Lizana翻译:scchiang校稿:Portnoy Molina位于Maule行政区的Curicó省。 现在在Molina的主要广场有免费的无线网路供民众使用。在智利,这是第三个拥有免费无线网路的城市,另外两个是Salamanca及Puerto Montt。Plataforma Urbana【西】在一篇文章中说明了免费网路对于当地政府的影响: 即使是这样人口只有约30,000人的小城,也强烈关注着观光业,每年数以百计的外国观光客前来拜访这个地区吸引人的山棱及葡萄园。或许使用免费网路的机会将会是另一个提升此区域观光业的要素。 El Maule【西】--一个由市民参与的部落格--对于这新发展这样写着: 这个开始非常重要,因为在这个国家中Maule地区有着非常低的网路连接率,它开启了尚未被青少年及儿童探索的世界的大门,他们现在有了学习其他社会文化的机会。 这个行动是电信公司Entel的企业社会责任计画的一部分。

哥伦比亚:同性伴侣的法定权利

原题:Colombia: Legal rights for same-sex couples记者:David Sasaki译者:TRUST校者: Andrés Duque介绍一部正在议会讨论的鲜为人知的法案,这法案将有可能扩大哥伦比亚同性伴侣的法定权利,作者也欣赏总统Alvaro Uribe出人意料之外的支持。

东欧:影片纪录正在上升的恐同

原文:Eastern Europe: Video documents homophobia on the rise记者:Sameer Padania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在反同志暴力与国家压迫的长远历史中,昨天在莫斯科发生最新发展:上诉庭维持先前法院禁止2006年3月莫斯科同志游行的原判决。提起诉讼的同志平权运动者想在欧洲人权法庭中挑战这个决议,他们预期会胜诉。 当GVO中东欧编辑Veronica Khokhlova在2006年五月报导莫斯科市长Yuri Luzhov禁止举办莫斯科同志游行时,莫斯科的宗教领袖进行会面,在这个他们意见一致的议题上,支持市长的决定,并要求以暴力对付任何尝试游行者,不幸地这个建议被听到了。下面的影片(很明显是由俄罗斯无政府主义网站上载到YouTube中)并未直接呈现当时发生的暴力,但也很直接地传达出莫斯科当天以及参与者的气氛: 像YouTube之类的网站可作为较为引人不快的内容的传播工具,它也可作为团结与支持、以及存证的工具。以反同志暴力为例,网站使用者上载他们自己录下的影片(如同本文中的影片),以及当地电视新闻上的片段–如果没有第一手的录影的话。(这里有一段影片,来自塞尔维亚电视台对2001年贝尔格勒同志游行的报导。) 团结与支持是相当需要的。今年,美国的组织“Human Rights First”发布一篇报导,提及俄罗斯在过去一年中,恐同或法西斯本质的言论与仇恨罪案的增加。但这种趋势并非仅在俄罗斯。自从2004年五月东欧八国加入欧盟开始,焦点已开始逐渐集中在上升的东欧官方或国家恐同。 最备受瞩目的就是政府处理同志游行的方式–目前同志游行是全世界都在举行的–在游行当中,女、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以及跨性者,或者同志(LGBT)组织,会上街游行以庆祝同志权利以及同志的尊严。 你可能还记得有关七月在拉脱维亚Riga举办的同志游行的报导。下面是拉脱维亚部落客记者Juris Kaza的提醒: Veronoca、AllAboutLatvia.com的Aleks、和这些目击者提供了让人信服也让人恐惧的报导,以及摄影证据,但是看到如上以及这段录像,让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同志运动者所面临到的反弹。涉入Riga抗议的反同志压力团体“No Pride”得到了暗中与公开来自政客与宗教领袖的支持。在如此的气氛之下,若这些东欧国家的团体仍然用一惯技俩以及那个logo,对将来进一步的暴力的预期势必很高。 宗教团体在加强不宽容气氛中常常扮演重要角色。在Riga主持被“No Pride”所抗议的教会仪式的本堂牧师,被“逐出”拉脱维亚福音教会。最近几周,俄罗斯犹太社群协会甚至跨越俄罗斯国界,谴责耶路撒冷所规划的同志游行–从这个礼拜四的犹太新年再度延期到11月10日–为“丑闻式的亵渎”。 政治民粹主义并不仅仅攻击或禁止同志游行。据报导,拉脱维亚某政党已准备草拟法律修正案,视出版有关男女同志谈论其生活与权利的文章为非法。虽然此议案已遭否决(与拉脱维亚和国际法相违背),但是它被提出,终究显示了是有个可以藉由正式展现恐同的方法来拉拢的民粹基本盘。...

泰国:街道上的情况

原文:Thailand: Situation on the street 作者:Enda Nasution 翻译:ilya 校对:Portnoy 泰国政变后军事统治的第一天,一切就像个寻常的一天,只是街上更少人。 (照片:Mochit 车站) 银行跟学校都停止上班上课。大部份的公司也关闭。 网际网路连线与手机通讯都没有问题,CNN跟 BBC的广播曾经一度被阻断,直到 9月20日下午才恢复持续迄今。 我决定自己走出来亲身体验,试着搞清楚曼谷现在的情形。 所有的购物中心跟商店都开张营业。Siam Paragon最新、最大的曼谷商场看起来很正常。MBK 观光客最喜爱的热门购物地点也正常营业,虽然他们比往常要早关门,显示有强制宵禁的可能。 (照片:公车与路上交通) 大众运输都很正常;公车、计程车、计程摩托车、地铁以及曼谷MRT高架轻轨捷运(sky train)都正常运作,就如同往常一样,只是有一些很少的军人身影出现在这景象中。 Jewie 在他的部落格Lost...

泰国:政变新闻没了?

原文:Thailand: Coup News Blackout?作者:Rebecca MacKinnon翻译:Portnoy校对: Metroblogging Bangkok一边关心政变的发展一边写部落格。他说CNN、BBC还有所有国际有线电视新闻频道都停播了,他写道:“现在只剩下把网路也给断了…这样咱们就等泰国恢覆文明之后再见吧…” Kwanzoku那儿有几张从电视新闻抓下来的萤幕快照,不过那是之前,“现在我们失去了所有的卫星电视-包括烂到家的电影频道!而我正在看欲擒故纵…这实在太不体贴了 !”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译:Portnoy 校对: 我有时打算放弃了…当我早上因为炸弹声而惊醒。感觉像是有人把我的心夺走,然后又把它塞进我的身体…就像是台电脑…如果你正在用电脑,结果突然关机,你大概会失去你正在处理的档案,但是前一个版本还会留着。你能瞭解我的意思吗?伊拉克部落客 HNK,于美国做的访问。 这篇文章献给来自伊拉克的声音,接下来我会开始写部落格的情况。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上礼拜都花了点时间缅怀那些五年前撞上美国大厦的飞机上的罹难者,伊拉克的部落格圈则在伊拉克的日常生活中体验什么叫做地狱。伊拉克人又怎么看待五年前的九月十一日?HNK又说了… 我只想要问问你们。自从九一一之后,你们有什么感觉?你们觉得痛苦吗?我每天都感到痛苦。只不过是一栋大厦被摧毁…五年前…而你们依然记得这份伤痛,而且被它折磨。嗯,对我来说,可不只是一栋大厦,我整个国家都被摧毁了,而且还被占领。每天有一千个人死亡,你认为我会忘记这些吗?我无法忘记…如果我活到一百岁,或许我会忘记我的名字跟我的国家,但是我不会忘记我现在正遭受的痛苦与折磨。 你或许可以从这首ZZ的诗中得知伊拉克目前的进展。 礼拜五,太阳乍现, 彷佛不会出现在任何一天。 称它为“太阳之日”吧, 但那天我们歇息, 让太阳亲吻我们的肌肤。 … 礼拜五,如龙车辆互鸣喇叭 人们相对微笑。 他们聚集在市场, 拥抱、亲吻, 比较菜价。...

约旦:教宗只是引用…

原文:Jordan: The Pope Quotes作者:Haitham Sabbah翻译:Portnoy校对: 教宗并没有说先知穆罕默德(pbuh)是“邪恶且残忍的”,或是说他传教的内容以及方式是“邪恶且残忍的”,他只是说曼纽尔二世 Paleologos这么说过。但是你可以说这是别人说过的所以就全身而退吗?Nassem对此感到质疑。 延伸阅读:BBC NEWS | Europe | Pope's speech stirs Muslim angerBBC 中文网 | 国际新闻 | 教宗就其言论向穆斯林致歉

最新消息,南韩,人权,抗议

原文链接:Breaking News, South Korea, Human Rights, Protest作者:Oiwan 翻译:Kattie校稿:Portnoy 在Daechuri的日子报导指出,22,000名镇暴警察以及450名受雇的建筑工人和暴徒们,于9月13日清晨入侵并占据了Daechuri及Doduri两村,摧毁68间农舍。这个行动的目的是为了铲平土地以供美军基地扩建之使用。 在Ohmynews中也有详细的市民报导(kr)以及照片,纪录一群和平行动者及艺术家如何捍卫这些村庄。

中国:政府的影片审查遭受挫败

原文:China: Government's video-censorship foiled 作者:Sameer Padania 翻译:twmax 校对:Portnoy 一位年轻老师被发现陈尸在瑞安的自家公寓大楼外,警方当时报告断定是自杀,但他的家人跟学生怀疑是隐瞒事实。超过千名民众上街抗议且遭到警方暴力以对。抗议者用他们的行动电话录下冲突并将之上传至中国的影片分享网站,但这段影像随即被撤下。如一个受人敬重的英语中国部落格Danwei在星期二的报导,这影片只有再次出现在其他的网站。 戴海静的故事 被另一个EastSouthWestNorth部落格的Roland Soong所拼凑起来上线,尽管中国当局尽最大的力量,这故事还是在网路上汇集。 自从GVO自家的Jhon Kennedy 同样在星期二发表了关于消失的抗议影片,就已经至少有三段的影片出现在YouTube和 Photobucket,包括以下的这段: 显然的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不想让这些影像被看见。这影片清楚地显现警察对抗议者施暴,虽然影像行动电话的解析度不高。ESWN引用了一名在bingfang.com的回响者,他说道:“把那些影片片段和照片发送到国际网站,让全世界看看所谓在中国的民主。”此举的下场仍不清楚。这位上传施暴影片至YouTube的人所拥有的部落格,http://dhj2006.blogspot.com/,现在只传回“抱歉!部落格暂时关闭”的讯息。一位美国的法律教授部落格暗示当局感到很敏感,因为它显露了人们对于公众机构缺乏信任感 这比较可能是时机掌握的问题。温家宝星期二在英国和布莱尔谈论气候变迁。对于一则像这样的故事被泄漏出来,时间点不佳。中国当局对于全国那些抗争农地没收、贪污、污染的有组织的抗议与日俱增感到不安。中国政府说在西元2005年就有87,000起冲突,也就是每天约有240起。中国公安部一个 月前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2006上半年有些微地降低,有39,000起,但在戴海静事件前还是一天超过200起。 维权网在星期一发表一则声明提出,中国当局在两个中国共产党的大典和2008奥运之前加强打压。这则声明要求释放那群上个月被捕监禁的记者、作家、律师和活动参与者且强烈地声明: “中国统治当局看来好像并没意识到他们的惯用技俩如使用强力镇压来加紧对重大政治或是社会事件的控制已经变得过时。在中国,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正在增加的权利意识和乡村运动已经快速蔓延。压制已经促成人权维护者的数量逐渐成长而且日益主动。” ESWN一连串的报导阐明了部落客所面临到的挑战就是如何将像这样的故事送出去给更多的观众。但此举并没有影响中国的部落客们。所以不论你在哪,我们想要听听你们的故事,那些有关于你如何确认像这样的影片依然留在线上,当中国当局似忽极度渴望确认这些影片都被删除。 全球之声的这区是WITNESS和Global Voices Online所共同合作,且再接下来一周我们将要聚焦在一个大范围由市民或者人权伤害的加害者他们自己所拍摄的影片片段。如同这些影片和我上星期所写道的。...

台灣:九月倒扁

作者:Ching Chiao 这几天台北上演倒扁运动. 我在Technorati, 用”陈水扁”搜寻到几个有记载相关活动感想的blog. (注: 无名的搜寻功能似乎有些问题. 乐多和Google Blog Search都没有即时的更新. 在Technorati找到的绝大部份来自MSN Space.) DING会参加活动是因为”老爸尤其严格要求自己如果这次不参与, 以后就没资格骂阿扁, 所以为了以后还可以没事用嘴巴海扁陈水扁, 全家人就这样从新竹杀到台北了”. 国豪则是”在吃饭的时候,父亲又义正严词的痛批我们“小孩子”只知道坐享其成,什么台湾的事情都不去关心,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跟母亲就是要我也去参加这个活动“. IORI的”爸爸妈妈从台中上来参与活动…第一次走上凯达格兰 是送父母上街头…若非承受过份的苦难, 谁想周末不去风景区玩玩, 而来甘冒风雨参与街头运动?” 100%绝对无聊则是决定陪老施一次. 认真做自己“站在景福门下,看了看四周…这些人自动自发, 或坐或站, 有狗游行队伍…有老伯伯在红衣背后自行提字,...

以色列:改变中的以色列道德指针

原文:Israel: Altering Israel's Moral Rudder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译:Portnoy 校对: Liza担忧以色列正渐渐迷失该往何处去。她说:“我听到越多以色列在黎巴嫩冲突中的举措,我就越感到害怕与恶心。这世界会怎么看我们?我们的政客和军队怎么会如此傲慢?我们的领袖宣称希冀和平,但是我不时怀疑。行动远比话语来得有力,当我们说我们不是与黎巴嫩的人民打仗,但是后来却发现我们的军队可能已经投下超过一千八百枚炸弹(威力相当于一百二十万个微型炸弹),这不禁使我质疑政府的用意。我无法想像任何可能的场景能让这种行为获得正当性,同时也抹煞了任何以色列想要消灭真主党基地的合法性。”

马来西亚:双重标准

原文:Malaysia: Double Standards作者:Preetam Rai翻译:Portnoy校对: 马来西亚的Nik Nazmi替该国总理喝采,因为他敦促美国让两名拘留在关塔那模湾的马来西亚籍人民获得公正公开的审判,但是这位部落客也质疑马来西亚能不能用同样的标准来对待自己国内被内部安全法拘禁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