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墨西哥:瓦哈卡城内的冲突与误解

原文:Violence and Misinformation Abound in Oaxac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译:Fool Fitz
校对:benorken

位于墨西哥南部,平静的旅游小镇瓦哈卡,从五月下旬的教师罢工行动开始,在过去几个月,此地成了政治的压力锅。而将这锅盖掀起的,是包围整个城市的墨西哥联邦警察,他们镇压了在Juarez大学和城市各地设置路障的抗议者与学生。

blockade

路障” by Mediocre

 Mark in Mexico,一位瓦哈卡英语学校的主任,以他惯有的反左派刻薄语气,嘲讽地报导日渐扩大的暴动。他写道:“罢工的教师表决通过他们将在下周一,也就是10/30返回课堂。那将会是个很短的工作周,因为周四和周五是亡灵节。”

同一天中,中立派的新闻主播Ana Maria Salazar,在她的Blog上写道,总统当选人Felipe Calderón“天杀地让激进团体接管了瓦哈卡的广播电台;他提供一个平稳的姿态,让州内回归平静。总统Vicente Fox呼吁瓦哈卡的人民冷静,共同寻求解决当地冲突的良方。因为‘时间到了’”。Salazar也提醒读者,APPO,也就是瓦哈卡人民议会,威胁如果不叫瓦哈卡州长Ulises Ruiz下台,便要破坏Felipe Calderón在12/1的就职典礼。

很少Blogger认为Fox总统“时间到了”的发言,是联邦警察在一两天后就会被派至此地的主因。促成联邦武装部队的到达的原因,可能与情势于星期五有三项重大进展相关。首先,凭藉着教师联盟决定返回课堂,州长Ulises Ruiz Ortiz在Código 2006节目的采访[西语] 中表示,联邦警察会确实地介入这长达数月的抗争,并在不流血的情况下回覆秩序。Ruiz Ortiz表示,那时联邦警官将卸下武装,并由人权观察员和新闻工作者陪同。他也对政府雇用军队的说法做出回应,就如以下在Mark in Mexico中的回响:

当被问到某些反抗者指控政府以军队威胁他们,州长回应道,他的政府并不需要军队,因为“我的政府已经有警察了”。嗯嗯嗯…这可以解释成两种意义,他指的可能是,“我的政府不需要军队维持法治,因为警察会做”;他也可能是说,“我的政府不需要军队开着车四处杀人,因为警察会做。”

两项更糟的进展紧接在Ruiz的访问后发生。先是公民议会的市民电台报导一位名叫Emilio Alonso Fabián教师的死讯,她的遗体在城外1.5哩处被发现。同时,由Sameer Padania以证件证明美国独立记者Brad Will遭到镇压瓦哈卡公民议会的军队射杀。(Bradley Will的生平,可以在NYC IndymediaThe Narco News BuelletinNew Market Machines上找到。)

知名的左翼blog,El Sendero del Peje,从El Proceso那儿转载了一些片段,叙述星期五氛围:

当美国驻墨西哥大使Antonio O. Garza对Bradley Will遭暗杀一事表示遗憾--他的死是“无意义的,Garza说,并强调在此事件中对于法制的需求”--的同时,瓦哈卡公民议会报导了那教师Emilio Alonso Fabián的死讯。Bradley,也就是独立媒体中心Indymedia New York的记者,其死讯占据全世界网路新闻、广播及电视报导头条,因为这关系到一名美国记者;而报导指出,抗争运动的成员中有16人受伤、一人失踪,有三人遭到绑架。而州政府确认了三名死者。

隔天早晨,Vicente Fox总统指示联邦警察和瓦哈卡公民议会要对遍及整个城市的路障负责。星期天早上,当武装联盟光明正大地走向关闭的机场前往市内时,Mark in Mexico也走了一小段路进行观察:

回到了Juarez大学。我大约在早上8:15时走了一小段路到学校,我看到更多激进的学生挟持一台ADO巴士(一种豪华的游览车),并让它横停放在大马路中。他们不会待在哪里太久。瓦哈卡公民议会“要求瓦哈卡的市民走上街头抗议联邦的压迫”,而其回应少之又少。瓦哈卡公民议会也需要“大军”在今日下午的4:00,对“打压我们的人权”进行抗议。看来,如果有五十个人参加,他们就该谢天谢地了。

继续举出在一整天中,联邦势力欲除去瓦哈卡公民议会的武装分子的证明。几个墨西哥blogger批评主流媒体上矛盾的报导。在“瓦哈卡的存亡之秋:我们该相信谁?”一文中,Rodrigo Javier 展示了两张从热门新闻撷取下来的影像,分别来自ReformaEl Universal。根据Reforma的报导,警察正将路障移除,解放各个通往文明遐迩的瓦哈卡市中心之入口。而El Universal坚决认为,高速公路已经被封锁了,而瓦哈卡公民议会的防御工事会越来越牢固。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论述激发了comments section [ES] 上的争论,媒体不是向激进团体靠拢,就是站到政府那边。

bus

瓦哈卡 – 燃烧的巴士以及在街角等候的联邦警察” by Ilanhelman

多产的左派blogger José Daniel Fierro更进一步地提出他的主张

在报导昨天发生且持续进行着的武力镇压时,所谓的“自由媒体”不仅限制自己报导联邦政府的言论,更隐瞒城中的真相,将报导“拼装”成他们想要的样子而非事实;所有被正当化的暴行,都是不合理且违法的。

一家报社,Milenio,表示“严刑峻法”有确实地被执行,而非描述未经法官指示便非法入侵民宅,随意将大量民众拘留并将其监禁于军营中的事实。

Humanidad Breve Espacio De Vida Mortal在一篇题为<媒体或谎言>的文章中,持续其对Azteca电视台节目优先顺序的批评

如众所皆知的,今天Azteca电视台在墨西哥城的Zocalo组织了一场事件,将墨西哥人民的信念卖给娱乐界,这根本是欠骂。当然,我指的是那场若望保禄二世雕像的表演,一如往常地,Azteca电视台希望我们对于那些发生在瓦哈卡的事情保持无知(除了一些短短的路障外),藉此保护观众。

今天,当Norberto Rivera先生为进驻瓦哈卡的政治势力鼓掌时,墨西哥城内的Zocalo也有数千名信徒为若望保禄二世的雕像欢呼(那据称是“由墨西哥人民的心所构成的”,前提是墨西哥人里没有新教徒、穆斯林或彻底的无神论者),一旁还有墨西哥国家行动党La Academia(译按:偶像选秀节目,一如American Idol)的马戏团与其夥伴们。

星期一早上,当国家行动党和民主革命党在众议院,起草要求州长Ulises Ruiz Ortiz下台的法案时,蓄势待发的州长迅速地向最高法院提出决议无效的请愿书。

瓦哈卡公民议会和联邦警察继续对峙于街头,David Moreno仍对Fox总统派遣联邦部队的决议抱持悲观。他写道:

(Fox)将以暴动结束他的任期,并伴随着一个国家的瓦解。他从不了解/不想了解那急需被解决的庞大社会问题。Vicente Fox和他的追随者犯了一个错误:联邦警察的入侵,并不能解决这场动乱;而区域性的动荡若更加恶化,却将成为全国性的问题,此为吊诡之处。Fox和与其党羽(包括Calderon),愚昧到无法察觉国内的紧张情势。自7/2大选之后,便曾掀起大范围的抗争,而那使他们双手沾染血污的决策,却只会让国内复杂的情势更加恶化。

瓦哈卡公民会议肯接受挫败吗?Ruiz Ortiz州长会辞职吗?会有更多无辜在双方的教火中牺牲吗?这答案太简单,以至于说不出口。而情势的进展,会在发生的同时被公布于网路,例如Mark in Mexico几乎每个小时都会更新他的blog,Rodrigo Javier [ES]也是一样。你可以将收音机转到瓦哈卡公民议会的Rodrigo Javier 电台 [ES],收听即时的广播;或随时注意瓦哈卡独立媒体网站 [ES] 的定期更新。La Hora del Pueblo [ES],一个“不合作主义的部落格”,发布着手边关于瓦哈卡的动态影像。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