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06

報導 來自 十月, 2006

阿根廷:不安全的高速公路

  17 十月 2006

原文链接:Argentina: Unsafe Highways作者:Eduardo Avila翻译:scchiang校稿:TRUST Good Airs对阿根廷高速公路的意外事故数量感到震惊。最近的一次事故夺走了12条人命,其中包含了10位儿童,而肇事驾驶与他的乘客们显然都喝醉了。每年7000人死亡,高速公路已失去控制是显而易见的。

孟加拉:恐同审判

  17 十月 2006

原文:Bangladesh: homophobic persecution作者:Neha Viswanathan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Imperfect world 2006 论及孟加拉的恐同审判。“胡欣说明他在大学时期第一次碰到反同志态度。他宣称如Jamaat、Chatra Shibir、以及自由党,让他很难留在孟加拉。” [译按:Jamaat 是巴基斯坦跟孟加拉的偏向基本教义派的伊斯兰教政党;Chhatra-Shbir 则是孟加拉的伊斯兰教学生团体]

哥伦比亚:饮用Coka Sek

  16 十月 2006

原文:Columbia: Drinking Coka Sek作者: Eduardo Avila译者: TRUST校者: Portnoy 国际政策中心的Adam Isaacson最近采样到一种叫作Coka Sek的来自古柯叶的机能饮料 ,由哥伦比亚当地公司所制造。虽然这个合法饮料可以提供很晚才吃饭的人所需的精力,Isaacson说:“但是若要作药检的话,我现在一定会得到很明显的”+”号(阳性)。”

塞内加尔:电力公司领导辞职

原文:Senegal: Head of senelec resigned作者:Alice Backer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Le Blog Politique du Senegal相信,国营电力公司Senelec的领导是被总统瓦德要求辞职,以作为总统无法达成其不可能的承诺的替罪羊。同时,同一篇文章中也怀疑,私人资本在该国所做的电力分配会比政府做得更好。

多哥:法国禁菸

原文:France, Togo: No Smoking记者:Alice Backer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在法国的多哥籍部落客Kangni Alem写道(法文):“法国正全面积极地禁止在公共场合抽菸。谢天谢地。若要我说不在乎别人在公共场合抽菸,是骗人的。”对此blog留言的Tony说(法文):“在非洲,抽菸者至少还会有一个世纪可以继续过瘾的日子。”

留尼旺:仍在抽菸

原文:Reunion: Still Smoking记者:Alice Backer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Pierrot Dupuy感叹即使策略性地将菸价提高三毛钱,(法属)留尼旺岛上的香菸消耗量仍未减低(法文)。他下结论说:“由于菸价提高的目的是降低香菸消耗量,我们必须承认这个努力是失败了。” (译案:Reunion -法属留尼旺岛,地处东非外海)

哥伦比亚:发现新鸟类

  15 十月 2006

原文链接:Colombia: New Bird Species Found 作者:Eduardo Avila 翻译:scchiang 校稿:TRUST Proyacto Colombia庆祝在圣坦德(Santander)省的云雾林中一种新鸟类物种的发现;这种鸟类很骄傲地展示它那与哥伦比亚国旗相同的颜色。

印度:小型金融与诺贝尔奖

  14 十月 2006

原文:India: Microfinance and the Nobel prize 记者:Neha Viswanathan 译者:TRUST 校者:Portnoy Dina讨论Yunus博士所获得的诺贝尔奖项,为什么会是和平奖(译按:而不是经济学奖),以及这个奖项对印度妇女的重要性(译案:Yunus创的葛拉敏银行是在孟加拉)。“他的模型在印度也被跟进…而自助团体(Self-Help-Groups,SHG's,是被授予小型信贷[microcredit]用以作小生意的妇女的团体)的扩增也让妇女有更多权力,让她们能在经济上作决定,并且增加家庭收入。”

巴勒斯坦:以色列在加萨走廊使用新武器原型

  12 十月 2006

原文:Palestine: Israel used new weapon prototype in Gaza Strip作者:Haitham Sabbah翻译:Portnoy 被杀害的巴勒斯坦人数量每天都在增加,已到达警告程度,所以凭着以色列政府这些穴居人的智慧,他们开始改而使用实验性的新武器,这些武器将会让人下半辈子都成为残废,而不取他们的性命。我猜在他们的想法中,在海牙,让人残废会比直接把人杀掉来得没那么罪孽深重,DesertPeace这么说。

北韩:核子试爆

  10 十月 2006

原文:Northeast Asia: nurclear test作者:Oiwan Lam译者:PipperL校对:ilyaSun bin 写了部落格文章,在Google map 上标示了北韩核子试爆的位置,简介了 试爆的资讯。 在南韩,部落圈中有许多的讨论(虽然我只能阅读英文部落格)。 Jodi 观察了她南韩朋友对于试爆的反应: 然而,不让人惊讶的,真正的危险并非北韩,而是会用危险的方式应对北韩的美国。不止一个人昨天用了这个字眼“受害者”来形容南韩的处境。 Oranckay事实上说了他很高兴(试爆)发生了: 首先,这不仅证明卢(武铉)和布希失败了,也/或证明了骗局已经结束,不再有更多的惊喜。我已经对这无止尽的地狱边缘感到厌倦,卢政府在促使重启六边会谈无止尽的努力,彷佛这六边会谈会有什么作为。也许我已经老了,但是我很高兴看到某些事件发生。 Timothy Savage 在 Ohmynews International 有篇分析,针对右翼意见的回应: 首先受害的,对于喜爱好战的批评,可能是南韩的阳光政策还剩下什么。虽然常常被指责为“姑息”,阳光法案实际上是一个良善意图但是执行糟糕的尝试,目的要缓慢地统一,藉着增加平壤对南韩的依赖。 在日本,Japundit 的 Alexpappas 预言试爆将会改变日本外交和军事的政策: 北韩以世界第五大军事强权而自豪,并且拥有近一百八十万的武装部队。如果有什么对战后近代的日本来说是个威胁,那就是(北韩)了….. 今天,历史的新页再一次地被写下。当日本决定要和它核子强邻相处,一定有困难的抉择要作,并且无疑地将会影响到整个世界。 日本公民记者 Lily Yulianti 报导了Ohmynews 上民众的反应: 在电车上,民众仔细地阅读着安倍晋三的解释并且看着位于北韩山底的地下通道的照片,据说试爆是在此进行的。人们抢着拿起报纸并且到最后发出类似的评语:谴责北韩的这个动作。这不仅仅是媒体上的头条,更是街上日常的话题。 对许多传统的日本民众而言,北韩议题例如绑架、飞弹、和核子计画都已经非常熟悉。撇开许多日本人并不关心政治和安全议题的老调,当提到北韩议题时,并不难在街上发现想要大谈一番的人们。 在中国大陆,许多关于试爆的讨论出现在论坛上, 中国公民记者,Wyan Hsu 在 ohmynews 整理了一些讨论: 北韩民众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这次的试爆在中国的网路世界里触发了议论,我阅读了数篇论坛上的文章。许多人说北韩的动作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而且会置中国于进退两难的处境。 他们说一方面中国应该致力于朝鲜半岛的非分裂,并且作为国际社会更负责的一份子。另一方面中国又应该珍惜与北韩之间传统友好的关系。 kdnet (BBS 论坛)的 Taison 开玩笑地说,中国政府这次真的生气了:...

刚果布拉萨:殖民者应该被视为建国者吗?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译:Portnoy(总觉得这篇文章跟这件事有异曲同工之妙…)校对: 对我来说,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诉你:“我们被打到惨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们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则坐视我们的伤口血流干。那么,咱们谢谢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读者 这周,法国-义大利探险家与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还有他的家人的遗物在阿尔及利亚被挖掘出来,并且重新安置在刚果共和国首都布拉萨一座花费数百万打造的壮丽陵墓中,就连首都的名称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国际主流媒体鲜少提及重新安灵这件事,他们的报导大多强调De Brazza的人道事迹与反奴隶伟业。然而许多刚果人,包括其他法语系非洲国家的公民,都将De Brazza视为一个殖民者,并且对于布拉萨将他当成国父的决定非常震惊。对很多人来说,这起事件引发了复杂的历史记忆、国家认同与主体建构等问题,尤其是在某些国家的根本存在还被同一批试图主宰跟摧毁他们原本文化的外国势力所掌握时。 法国刚果民主党员组织发行的杂志Mwinda Press针对De Brazza刊出了几篇文章,激发了如疾风般横扫的读者回应。以下,我会翻译Mwinda Press上对话的一部分,以及多哥人作家Kangni Alem部落格上的一些意见(法语)。 De Brazza是“慈善的”殖民者? 刚果政府跟其他支持建立陵墓计画的人强调De Brazza跟其他欧洲的殖民者不同,他是个人道主义者与和平主义者,他对抗奴隶制度、为了捍卫非洲人的利益而奋斗。许多人竭尽全力反驳这种历史诠释。 在Mwinda Press网站上,一位读者Moi引用了www.Congo-site.com 上Mbé皇室宫廷的立场,该法庭将国家主权以声名狼籍的条款让给了法国,而这条款是De Brazza跟不识字的国王协商之后的结果。: 跟某些“污蔑”llo l与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之间友谊的历史学者所说的相反,De Brazza并非为了主宰或殖民才来到我们的国家,而是为了人道理由、为了宽恕、正义、与平等。这才是皇室宫廷庆祝这起事件的原因,而也因此激励了刚果的领导人Gabon与法国开始思考将这段历史放入学校课程与文化组织中⟫,Ngailino,Mbé的皇室宫廷第一家臣这么说。 Moi 怀疑: 他们是拿了多少钱才念出这些彷佛失去记忆的胡言乱语?…还有太多刚果人依旧准备好把父母卖掉,以换得一点钱(译按:寡廉鲜耻之意)。真是可耻!Ngailino! 读者dISSIDENT 提供了一个讽刺的角度来诠释De Brazza的“利他行为”: 在他的旅途中,不管面临多少恶意,他都不伤害任何人类一毫–他只伤害黑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