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东:回响在沉寂世界里的加沙的尖啼

原文链接:The Screams of Gaza Echo in a Silent World
作者:Naseem Tarawnah
翻译:Sweet and PipperL

四个月内,247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包括155位公务员和57名儿童;996人受伤,包括337名儿童。Naseem Tarawnah怀疑,从此世界将完全听不到加沙的哭喊声。

Al Falasteenyia呼唤阿拉伯世界进行反抗,而也门同时也表达了同样的忧虑,尤其是考虑到阿拉伯世界对此无动于衷:

“……我们必须号召所有遭受伤害的族人——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穆斯林,每一个希望看见这件事得到终结的人——一直悲伤地关注新闻的你们,为了自己,请离开睡床,用任何东西,在每一个地方,组织警戒和反抗!”

如Haitham Sabbah所言,在这小小的狭长土地上所发生的其实是一场海啸般的灾难

午夜,一场屠杀在拜特汉诺镇发生:一整个家族在他们的睡梦中被屠杀……

Desert Peace觉得最近的拜特汉诺镇屠杀与Krystalnacht惊人地相似,难道历史在重演?

加沙的博客圈只有少数人发出声音,但Mona El-Farra每日发表的帖子让我们得以了解加沙的即时情况,包括贴出令人震惊的受伤的拜特汉诺镇儿童的照片。

同样,加沙的Adam Khalil有一夜间消失于世上的AA家十一位成员的名单,和受害者们令人心潮难平的罹难照

Naj说:“在对拜特汉诺镇的大规模袭击之后,我感到恐惧,但真想去看看这座不幸的城镇还剩下什么。”

有人要求对如此多的无辜平民丧生进行调查。Laila El-Haddad对听到的后悔、道歉和对调查的空口诺言感到恶心:

“STOP YOUR WAR不仅没道歉,还攻击我们。有这么多力量和热情献身给死亡、破坏、衰弱、窒息和侵占——却几乎没有谁致力于让它们停止。”

Laila向她的读者展示了一首Mahmoud Darwish的诗,这位诗人的作品常常清晰流畅地表达巴勒斯坦人的心声,抒发他们的感情。Um Khalil也对这些精确描述了拜特汉诺镇屠杀场景的照片用诗歌形式发表了评论。莎士比亚的《麦克白》似乎正适用于这场悲剧:

“麦克白谋杀了睡眠.那无辜的睡眠,忧虑的乱丝交织在一起的睡眠,是寻常日子里的死亡,是劳累已极者的沐浴,是治愈受伤心灵的药膏,是大自然的第二道菜肴,是生命筵席上的主要营养。”(第二幕,第二场)

与此同时,在Balata,从二次起义(译注:可参阅《关于巴以冲突,你不可不知的几件事》)到现在已经有约350名受难者死去的难民营,Katie Miranada试着完成一幅纪念这些牺牲者的壁画。然而这个计划的最终结果取决于以色列占领军(Israeli Occupational Forces, IOF)和他们遍布整营的恐怖统治。这艺术进行到一位名为亚伯拉罕的16岁少年,一位试图保护他的兄弟,而被以色列狙击手射杀的手无寸铁的少年。

“当我完成这幅壁画时,我拍到某些年轻孩子正张贴新殉难者亚伯拉罕的海报。我意识到照片里的他就是某一个之前看着我的壁画的孩子。他问我是否看到某人,我回答说没有,他就离开了。现在他已经过世。”


Photo: Courtesy of Katie Miranda

看来年龄对以色列而言无关紧要。占领区里一个2岁大,出生于以色列监狱的 Aiysha (阿拉伯语意为“生命”)被释放到他父亲的管护之下,此时他母亲仍然处于“管理拘留”的状态,意味着技术上来说没有指控也没有审判,只有更多微不足道的考虑。

在其它领域中,当Ibrahim Oweis搜寻着 flickr 里 “巴勒斯坦”的图片时,出现了名为AnomalousNYC的人和他的小小专案。这计划主要是用其它人的巴勒斯坦照片和海报去修改变造产生新的图和海报。这里是一些值得去看看的收藏。Ibrahim 近期内也会开始他自己的项目。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