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的线上生活

原文:Online Life in Singapore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yourpapa
校对:Portnoy

在新加坡,便捷的频宽加上对于线上科技操作的熟练使得人们得以尝试各种新开发的科技潮流。每几个月,我们就可以看到新加坡的部落客登上在Technorati(一种专门用来搜寻部落格的引擎)里的最高点击率,此外,在以新加坡人为主的社群会员人数也常常多过其他更大城市所组成的社群。因此,一款由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s)所完成的3-D网路虚拟世界(线上游戏):”第二生活”(Second Life 以下简称SL),很快的成了许多新加坡人新的居所。蕊娜兹(Rinaz), 一位来自新加坡的SL居民张贴了以下这段影片介绍她在这个虚拟世界里的新家。

凯文(Kevin)在他的部落格里(theory.isthereason)写了一篇文章:介绍第二生活(an introduction to Second Life) 回应了这篇在新加坡的部落格联播站:Tomorrow.sg 里头关于林登实验室主持人(Chief Technology Officer)访问新加坡的文章(a post about Linden Lab's CTO visiting Singapore)。

我个人将这些网路虚拟实境视作为”新网路”(New Web)的一种. 感谢所有SL玩家持续的付出,SL世界不断变化且多元的特质在我看来是目前所有多人虚拟实境(multi-user virtual environment MUVE)例子中最特出的。SL的实用性已经开始与现实生活中多种领域结合:教育、研究(如社会学 心理学)、商业等等。当然SL并不是最终极的答案,正如同马赛克(Mosaic第一个可以显示图片的游览器)刚出现时所为我们带来对于体验图像网路的意 义,SF则是为我们开启了实质网路社交空间的新页,而这个领域在未来还有许多值得挑战的空间。

在凡顿(Vantan)部落格里纪录了首次新加坡的玩家在SF世界里的聚会,同时也张贴了些活动照片

在这个月初,一个在新加坡的青少年因为占用了邻居的无线网路频宽而遭到起诉。在新加坡,由于不设防的无线网路节点相当普及,人们便理所当然的登录到电脑所搜寻到的无线网路上,珍 安洁拉在Tomorrow.sg上开始了这项讨论

因为在无线网路一开始启用的时候,共享网路节点就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你甚至可以在等公车的时候利用无线 网路上网,因此对大多数人来说使用他人的无线网路节点根本就没啥大不了的。但现在迫害开始了,什么事情构成了”侵犯”?你又要怎 么证明它?

在izreloaded上有篇文章回应了这件事情,内容中要求无线网路节点拥有者封锁自己的节点

我们现在知道了如果我们未经他人同意占用他人无线网路频宽,我们有可能被警察抓走。但因为使用他人无线网路而换来三年的牢狱?这太荒谬了!我不认为需要在这件事上立法规范,而惩罚也不符合法律的比例原则。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教育。那些拥有私人无线网路的人们应该要知道设定使用者登入权限的重要性,很多人根本不在乎这些,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们可以封锁除了自己 以外的使用者登入到自己无线网路上,或者,不知道该如何设定。因此,当他们发现自己的频宽被他人占用后便感到愤恨不平,而在这个例子里,这个人最后报了 警。

在新加坡某些特定区域的居民不需要用邻近住户的无线网路来降低自己的开销,因为新加坡政府正推动在两年的时间内,提供免费无线上网的服务。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