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衣索比亚的部落客又消失了

原文:Ethiopia's bloggers disappear again
作者:Andrew Heavens
翻译:Portnoy

一大群衣索比亚的部落客又一次消失在衣索比亚人的电脑萤幕上,这是七个月来的第二次。

当网路使用者透过衣索比亚电信公司的拨接服务,试着想要登入所有设在热门Blogspot平台上的部落格时,发现统统都连不上。

有一小部份的反政府部落格架在Nazret.com的平台上–包括UraelEthioBlog两个–也依然没办法连上(这几个部落格从五月起在衣索比亚境内就无法登入)。

一些部落客很快就找到批判的目标:

政府试图全面审查进出衣索比亚的资讯,是为了尽可能让人民保持无知与不觉。

衣索比亚政治衣索比亚政府又封锁部落格!!该篇文章中说。

像是Seminawork这类部落格在衣索比亚再次被封锁一点也不稀奇。令人沮丧的是,政府当局会以谎言带过记者的发问,而记者将会对封锁部落格这件事轻描淡写。小备忘录:他们被封锁了。就这样,这一点都不“奇妙”

Addis Calling衣索比亚网站被封锁一文中这么说。

显然地,对Seminawork来说这件事一点都不令人惊讶。他只是简单地在他谈上周末的衣索比亚大路跑文章后加上了一段附注,上头写着:

附注: 衣索比亚所有支持民主的网站现在都被封锁了。三个月前才解封的部落格现在又被封锁了,包括这个部落格。

Markmedia在他的文章 衣索比亚政府封锁部落客 中注意到部落格的消失:

…有非常多的衣索比亚部落格被封锁。我在Addis这里没有办法连上任何一个设在国际性部落格服务上的部落格。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打压,同时也是企图阻挡衣索比亚资讯流通,阻碍公民知情权利的手段。这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Don't Eat My Buchela!上有个有意思的观点,这个新部落格的作者是“衣索比亚裔美国人,住在中国大连的家乡”。

她在 资讯高速公路…请临时改道!一文中描述了她对中国无所不在的网路审查感到沮丧。她还提到另一个对比:

我当时正在google上搜寻Injera的食谱,而有好几个我想看的网页都出不来。最有趣的是,所有在衣索比亚被封锁的政治网页在这里也都看不到。自从我到这来以后我一直试着想跟上那些讨论。我不知道有些关于衣索比亚的内容也被封锁。我知道衣索比亚电信请中国专家来帮忙,封锁那些不希望被公众看见的政治网站…或许中国负责这些业务的专家把他们的服务延伸到了衣索比亚政府,在中国跟在衣索比亚同时封锁了这些网站?

衣索比亚的blogspot部落格第一次消失在衣索比亚人的电脑萤幕前是五月的时候(请见GV的报导,这里这里)。三个月之后重新出现,但是这周又消失了。

衣索比亚政府跟垄断的衣索比亚电讯公司否认与此有任何关联。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