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土库曼:总统之死 部落客观感

原文:Turkmenbashi's Death: Bloggers’ Reactions
作者:Nathan Hamm
翻译:Leonard
校对:Portnoy

turkmenbashi.jpg

Flickr用户blogjam照的总统

土库曼独裁且古怪的总统尼亚佐夫(Sapurmurad Niyazov)于12月21日清晨因心脏病骤逝,他自称为“土库曼之父”,著有《灵魂之书》(Ruhnama),后来不仅要求人民必读,还宣称每日大声朗诵三遍即能上天堂;他将每个月份的名称改为家人姓名,还制定一长串奇怪的规定;尼亚佐夫曾推动许多怪异的营建业,使土库曼不时成为国际媒体的笑柄,许多通讯社发布死讯的同时,也将他过往的诡异命令再次集结成一则笑话新闻。副总理贝迪穆哈梅多夫(K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暂代总统职务,原本依据宪法的法定代理人则因官司缠身而丧失资格,也有传言指出,副总理其实是尼亚佐夫的非婚生子女。

中亚部落客很快也对此事有所评论。

Bertrand回顾尼亚佐夫的政绩,并认为虽然土库曼未来难以预测,但很多国家势必会介入影响该国政治。

由于土库曼地理位置及能源蕴藏优势,西方国家、俄罗斯与中东地区必然会密切观察,甚而试图左右土库曼未来动向,其他中亚国家也会留心该国发展,尼亚佐夫过去与中亚邻国关系冷热不一。

Neweurasia网站下设土库曼部落格,是部落圈内少有详细评论该国事务的部落格,其中撰有长文并引用各种资料指出,尼亚佐夫的死亡日期肯定为假,也探讨他的地上及地下家族对未来国内动荡会有何影响,该部落格也持续报导当地事件,Peter即报导两项新的重大事件发展,其中一件可能让土库曼更加贫困。

土库曼专家兼Vremya Novostei记者杜诺夫(Arkady Dubnov)在RIA-Novosti通讯社召开记者会,他声称据其消息来源,与尼亚佐夫往来密切的财政部长札丹(Alexander Zhadan)在他死前一日即失踪。

杜诺夫宣称札丹掌握尼亚佐夫所有财政往来,可能有数十亿元存在西方国家银行帐户内,代表土库曼可能实际上比今日更穷困。

Peter还报导流亡在外的在野势力准备重回土库曼,以影响后尼亚佐夫时代的政治,过去他们想回国却不得其门而入,Peter也提到就算他们成功回国,恐怕也不成气候。

民众普遍不知谁能接替尼亚佐夫,而且人民可能也不清楚国家如何能够走出当下困境,西方媒体只偶尔写到土库曼,就像长期在外的反对势力一样,恐怕无法为人民福祉有太多帮助。

这篇文章也论及各国如何竞相影响土库曼新领导阶层,西方世界希望说服土库曼出口天然气时,能够采用不经过俄罗斯的方式,未来事态肯定会愈演愈烈。

随着尼亚佐夫之死,人们又会开始考虑能否兴建跨越里海的能源运输管线,这种计划对西方国家的吸引力更大,因为他们想尽办法要企图压制俄罗斯的影响力,若这条管线能够成真,不仅符合西方的商业利益,更会成为地缘政治利器,平衡俄国与中国在中亚的势力,这种降低能源价格的方式实在太具诱惑,西方不可能忽略。

Sean Roberts也讨论到国际政治,建议美国对此应有何反应,不过他对于美国可能的作为不感乐观。

若除去社会上的尼亚佐夫影响力及推动民主改革对美国有利,美国就应有更多动作,对于土库曼现况发展,美国应有更明确强烈的立场,否则只会让俄罗斯对土库曼新领导人影响力更大,既然土库曼蕴藏能源,俄罗斯一定会将手伸进该国内部接班斗争之中。

其他部落客对于尼亚佐夫逝世有些感伤,Foreign Dispatches称尼亚佐夫死亡“是即兴喜剧的重大损失”;Carpetblogger认为其他国家人民将比土库曼人更怀念尼亚佐夫,因为他为世人带来无限荒谬;Idiot'也有相同看法,觉得“独裁者很好笑滑稽”(RU)。

部落客为尼亚佐夫杜撰的秘密日记里,假尼亚佐夫说死亡对他真是今年不好的结尾,他后悔没能见到首都“北极世界乐园”里的企鹅,不过他很高兴自己的葬礼比皮诺契(Augusto Pinochet)盛大。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