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2 一月 2007

罗马尼亚:唱颂歌

原文:Romania: Singing Carol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对:Portnoy 对罗马尼亚的记忆:我在ONESTI的最后一天,一大群学生到教员办公室向老师们献唱圣诞节颂歌。此前我对他们的精心准备毫无所知,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愉快的美好记忆。:)- L-plate big cheese这么说。 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在2007年元月1日成为欧盟的最新成员。 这是Flickr用户L-plate big cheese在他的罗马尼亚相簿中替罗马尼亚写的介绍: 在这片土地上似乎什么都有,但上世纪和本世纪的发展情况似乎让其中大多数显得黯然失色。这并不意味着罗马尼亚已经毁坏;事实恰恰相反。她的历史地景结合了古老与近代,朝着地平线不断扩散开来。

牙买加: 在贫民区赚点外快

翻译:rungheng 校稿:Portnoy 图片是Ria Bacon在2006年12月于牙买加首都金斯顿Barbican路所拍摄到的年轻女子们。在她的部落格里这么说着: 在耶诞节前的一个星期,首都金斯顿贫民区正在快速的改造中,上百位本地居民砍除人行道上长得过于茂盛的野草,替街边的石头上涂上白色的油漆。他们这样的举动并不是因为受公民自尊所激发,而是由当地政客所承诺给付薪水的一日工。对某些人来说,这天将会是一年中少数几天工作有薪资可领的日子。值得注意,但不需要太吃惊的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大多为女性。这样的活动无法破除当地的雇佣制度文化,更不能替个人或社区提供长期的获利…虽然一天1,000牙买加元的收入在一年的岁末时节是相当热门的。 就如同一句牙买加的中国俗谚所说的: 给她一把刷子,她会一整天都在漆墙,给她教育和小额贷款,她会清洁整个环境。 阿门!给她一把该死的刷子吧!

索马利亚: 战争后的内战警讯

校对: Portnoy 衣索比亚与索马利亚政府军已击退伊斯兰民兵,将他们赶出最后一个重要据点,整场行动至此为时不过八天。 此次明显轻松得胜,但却无法安抚当地部落客,很多人打从一开始便反对这场冲突,Ewenet Means Truth in Ethiopia的Zenobia张贴文章名为“前进索马利亚的衣索比亚军 ”,她很忧心地写道: 为何衣索比亚总理泽纳维(Meles Zenawi)如此不负责任,让政府军就这样攻入索马利亚?有些索马利亚专家认为该国可能爆发如伊拉克的内战,衣国军队准备好了吗? The Head Heeb在名为“启示录开始”的文章中显得很害怕,他在撰文之时,衣索比亚支持的索马利亚临时政府军尚未大举进攻,迫使效忠伊斯兰法庭联盟的民兵退回首都摩加迪休: 要攻入索马利亚很容易,要有效占领却很难,衣索比亚介入肯定很快就会激起反叛乱行动,他们将无法轻易抽身,人们也不可能轻 易接受衣索比亚协助成立的临时政府,若衣索比亚真的企图击溃伊斯兰法庭联盟,恐怕得面临长期且残酷的不对称战争,如此区域性冲突可能造成的人员成本无法估 算,衣国空袭已让数千民众成为难民,战争若持续下去将会影响区域粮食供应,使更多民众逃往邻国面对未知的情况。 其他部落客则表示,这场战役胜得如此轻易,使衣索比亚最初开战的理由说服力受损,衣国总理当初宣称,该国受到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威胁,所以才不得不出兵,Urael在文章“衣索比亚证明战争没有必要”中指出: 衣索比亚既然能在两天内攻克两座重要城市,证明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根本不可能对衣国造成严重威胁,因为这场没有必要的战 役,让数千索马利亚居民失去援助,因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成员必须撤离战场,而且这些民众之所以得完全仰赖外援,就是这些所谓合法的索马利亚临时联邦政府 军阀所致。 Enset在文章“选择失当无端导致战火”中批评: 此次衣索比亚总理泽纳维向民众表示,“国军是为了捍卫国家主权、削弱伊斯兰法庭联盟恐怖份子与打击反衣索比亚人士,才不得不选择动武”,真是满口废话! 实情是衣索比亚并非被迫参战,而是因为泽纳维政府对索马利亚政策选择失当,再加上疯狂的厄立垂亚政权参战,和衣索比亚形成代理人战争,才使这场战役一定得开打。 (外界咸认厄立垂亚与衣索比亚为敌多年,厄国故意火上添油,暗中运送部队与武器力助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

新加坡: 2006年新加坡的新媒体政治

黎巴嫩: 侯賽因与黎巴嫩政治

校稿:Portnoy 2006年的最后一周并不只是欢庆假日而已,还有反政府的抗争、伊拉克前领导人侯賽因的绞刑,以及中东的政治局势。我们先从非政治的事件开始吧。 Dove's Eyes View 关注环境问题,她认为,布希政府最明显的疏失,就是无视于全球暖化的危险,尽管布希政府计划保护北极熊,她指出,这代表着布希政府从无视气候变迁的后果,到承认这个现象的转折。 Layal也表达了一个拒绝离开黎巴嫩的黎国年轻人心声,尽管现今黎巴嫩政治动荡、而她的高中与大学同学都旅居海外。 侯賽因的绞刑也让许多还在度假的部落客回到部落圈,接下来的言论只是评论这个议题意见的样本,Pierre Tristam以非常强烈的批判语气评论侯賽因的绞刑,他批评了美军入侵伊拉克的“伊拉克自由计划”(Operation Iraqi Freedom)与布希政权在中东的政策: 在周六晨曦暗杀侯賽因这整起事件是毫无正义的,它甚至无法使这位独裁者感受到正义:在光天化日、毫无畏惧、不被质疑的环境 下,执行 一项广为人知的处决。因为处决者已经很难从被处决者身上,分辨出他们自己到底和被处决者有什么不同,不只是因为他们的脸孔被面罩掩盖住,更是因为他们处决 的动机和未来的计划。同时,这项处决也只不过是近两年前美国剧本中一个场景的实现,成为布希政权为了战略、在伊拉克能顺利施行政策,而培植出另一个替代品 的代表作。 Sophia也以相同的态度评论侯賽因的绞刑: 侯賽因被处决会被世人牢记,但不是因为海珊所犯过的罪行与他对伊拉克人民施行过的暴政,而是因为这是美国在中东地区实行的肮脏政治手段… 侯賽因被审判不代表尊严与正义回到伊拉克,而是代表只要任何一个中东国家领袖不服从美国,就可能会有这种下场的例子… Dr. Victorino以此理解侯賽因遭处决的含意,也就是必须听从以色列官员的指示,Marxist from Lebanon也加入批评处决侯賽因的时机与方式。而一如中东政治局势,黎巴嫩当地政治领域的议题也成为一些部落格讨论的对象。 [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