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 侯賽因与黎巴嫩政治

校稿:Portnoy

2006年的最后一周并不只是欢庆假日而已,还有反政府的抗争、伊拉克前领导人侯賽因的绞刑,以及中东的政治局势。我们先从非政治的事件开始吧。

Dove's Eyes View 关注环境问题,她认为,布希政府最明显的疏失,就是无视于全球暖化的危险,尽管布希政府计划保护北极熊,她指出,这代表着布希政府从无视气候变迁的后果,到承认这个现象的转折。

Layal也表达了一个拒绝离开黎巴嫩的黎国年轻人心声,尽管现今黎巴嫩政治动荡、而她的高中与大学同学都旅居海外。

侯賽因的绞刑也让许多还在度假的部落客回到部落圈,接下来的言论只是评论这个议题意见的样本,Pierre Tristam以非常强烈的批判语气评论侯賽因的绞刑,他批评了美军入侵伊拉克的“伊拉克自由计划”(Operation Iraqi Freedom)与布希政权在中东的政策:

在周六晨曦暗杀侯賽因这整起事件是毫无正义的,它甚至无法使这位独裁者感受到正义:在光天化日、毫无畏惧、不被质疑的环境 下,执行 一项广为人知的处决。因为处决者已经很难从被处决者身上,分辨出他们自己到底和被处决者有什么不同,不只是因为他们的脸孔被面罩掩盖住,更是因为他们处决 的动机和未来的计划。同时,这项处决也只不过是近两年前美国剧本中一个场景的实现,成为布希政权为了战略、在伊拉克能顺利施行政策,而培植出另一个替代品 的代表作。

Sophia也以相同的态度评论侯賽因的绞刑:

侯賽因被处决会被世人牢记,但不是因为海珊所犯过的罪行与他对伊拉克人民施行过的暴政,而是因为这是美国在中东地区实行的肮脏政治手段…

侯賽因被审判不代表尊严与正义回到伊拉克,而是代表只要任何一个中东国家领袖不服从美国,就可能会有这种下场的例子…

Dr. Victorino以此理解侯賽因遭处决的含意,也就是必须听从以色列官员的指示,Marxist from Lebanon也加入批评处决侯賽因的时机与方式。而一如中东政治局势,黎巴嫩当地政治领域的议题也成为一些部落格讨论的对象。

[ j i m m y ]以附有照片的文章评论在贝鲁特的反政府抗争,他说:

这是个温和而会被忘记的抗争,我对抗争现场充斥着许多小型论坛的现象印象深刻,这些小型论坛都同时进行,每个党派都组织了一个论坛,或是针对这场抗争进行辩论,甚而发生许久的事件也都被拿来讨论。

在大型抗争之后,约十个独立派的黎巴嫩年轻人出现在贝鲁特展开小型抗争,呼吁当局改善黎巴嫩年轻人的困境,这些困境可在Bashir的部落格上看到。

Lazarus对黎巴嫩境内教派系统,该如何进行“去教派化运动”(deconfessionalisation)的长期策略做了一番介绍,这个运动能保证所有可能的利益,并避免具破坏性的后座力。

以下是Bech在思考中东政治情势时,所列出的一长串问题:

为什么左派總是中东地区的最大输家?我们能从这些失败中学到什么?伊斯兰党派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表达了左派份子关心与需要的事物?对过于欧洲中心的左派主义,我们该不该修正我们的整体理解?

最后,Abu Kais对暗杀叙利亚总统的呼吁,及海珊的处决做出综合评论:

这是个混乱不堪的地区,黎巴嫩也不例外,今年,新的独裁者俱乐部会试着扩展它们的政治势力,在这个地区、世界上到处留下他 们的足 迹。至于黎巴嫩,三月十四日将会发现,它被迫要与具备强大火力的武器对抗,否则就会灭亡。正如同Jumblatt所认知的,在中东地区,夺走灵魂就剥夺了 人们的自由,而在自由与灵魂的双重层面上来说,自由是值得用许多灵魂去换取的。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