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 2006年新加坡的新媒体政治

Gerald Giam(透过theory.isthereason.com)观察了新加坡2006年的新媒体与市民新闻发展的重点,他指出,“政府对网路管制的‘轻轻碰触’,可能是使许多新加坡民众敢于在部落格、播客及影音播送等媒体中,讨论、并推进政治边界的原因之一。”

Gerald Giam指出2006年是新加坡新媒体与市民新闻发展的标竿年,“政府对网路管制的‘轻轻碰触’,可能是使许多新加坡民众敢于在部落格、播客(podcast)及影音播送(vodcast)等媒体中,讨论、并推进政治边界的原因之一。”

其实随便一篇文章都能发现,新加坡过去有太多新媒体在发展,然而这篇文章将点出新加坡几个较具代表性的事件,当然这些事件是由充斥新媒体发展的现象所驱动。

选举播客与影音播送

在五月大选的那个礼拜,资讯、传播与艺术部长(Senior Minister of State for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and the Arts)Balaji Sadasivan宣布禁止具明显政治目的的播客与影音播送,这项改变很 明显是要回应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SDP)的计划,新加坡民主党企图在其网站放置更多的声音与影像档,以触及更多选民,突破主流媒体遭政府控制的困境。在资讯、传播与艺术部(MICA) 完成这项宣布后,新加坡民主党除了服从别无选择,他们很勉强地从网站移除播客,但他们也发动了抗议

不过政府的这个举动并不能阻止某些网路公民将许多政治游行影像上 传到他们的部落格上,这些民众用手机录下、发表到部落格上的影像,几乎全都是反对党的游行,尤其是工人党(Workers’ Party, WP)的游行,这些部落客也在征求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译按:新加坡执政党)的影片,但拍摄者不够多,使得影片也不足。

有些人好奇为什么政府没有扫除这些网站,可能的理由就是,由于政府认为一般大众缺乏这些网站的知识,因而毫无威胁性,他们也不会因此少掉太多票,让政府相当安心,政策研究机构(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 ,IPS)的选后调查结果更加强了政府的这种安定感。政策研究机构的研究结果指出,只有33%的新加坡民众-特别是年轻人-认为网路是型塑他们投票意愿的重要因素。

mrbrown的崛起

在选举期间,新加坡最有名的部落客mrbrown因为他放纵、有趣的“Tur kwa” 播客一炮而红,这是一系列“非政治播客”(也就是政府所说的“具明显政治意图”)的其中一部分,内容为一名食物摊贩老板与顾客对修补秩序的争论,暗讽人民 行动党对工人党候选人James Gomez的妖魔化(demonising),人民行动党宣称James Gomez并未正确缴交他的竞选文件,还将过错推给选举机构。

mrbrown关于新加坡考试与成绩的next podcast也 一样好笑,里面两个小孩在比较彼此的分数,辩论一个学生的成绩如果拿到满分的66.6%,是不是真的“考得很好”,因为他们的老师这么说。主流媒体大力宣 传人民行动党拿下66.6%票数的胜利,就好像接到必须彻底执行的命令一样。他同时透过剪辑声音来讽刺人民行动党与其反对党的其他政客。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PM Lee)在建国纪念日演说中,错误地形容了mrbrown“Tur kwa”播客的特征,他以“mee siam mai hum”一词形容mrbrown的节目是“辛辣的言论”,但许多新加坡民众马上就抓出他这个形容的语病,因为这种大众马来食物“mee siam”(译按:马来人煮面的一种口味)后面从来不会加“hum”(杂草)这个字,李显龙的媒体祕书稍后澄清表示,李显龙本来是要说“laksa mai hum”(译按:马来西亚华人常用的闽南语,“咖哩粉”之意),不过这反倒成了mrbrown另一个挖苦的范例,他称另一个播客节目为“A hum-less podcast”(没有“hum”的节目),将李显龙的出丑事迹配上容易记住的曲调,这支曲调被广为下载流传,有些人甚至还用它来当手机铃声,而政府为了 保持“不插手”网路的承诺,并未作出任何回应,即使有传闻指出某些官员将对这些不敬的嘲笑采取行动。

虽然mrbrown的知名度很高,但很不幸地,他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出界”(out-of-bounds)的标志。他自去年6月30日起,为今日报(TODAY)撰写专栏,虽然是以轻松诙谐的方式批评政府,不过选后批评政府的代价越来越高,S'poreans are fed, up with progress一文让资讯、传播与艺术部作出了严厉的回应,认为这篇文章“扭曲事实”。更让许多新加坡民众惊愕的是,资讯、传播与艺术部指控mrbrown是涉及政治的“政党打手”(partisan player),并宣布“新加坡记者或报纸的角色并不是拥护一个议题、政治造势或反对政府”,政府的主要论点是,比起过去在他阅听人较为受限的部落格中发表意见,-mrbrown现在的意见是在主流媒体间流通

无视于网民抗争的怒吼,今日报立刻开除mrbrown(他们有些人穿着棕色衣服聚集在市政府捷运站前,用行动声援mrbrown,并抗议今日报将他免职),谢天谢地,政府并没有对mrbrown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而他的播客每个礼拜也持续吸引越来越多的听众。

在国会大楼里的Talking Cock

“在国会大楼里的Talking Cock”事件几乎是完全透过网路上的病毒式行销将讯息发送出去,那是由8月24日在旧国会大楼的表演拼凑而成的直立式漫画,大部分的作品都被抓下来,转放到YouTube和其他网站去,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大概是Ruby Pan和Hossan Leong,Ruby Pan利用不同的新加坡重音来产生不同语调的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这可让她的听众开怀大笑。

Hossan Leong用他相当在地的口音将Billy Joel的“We Didn't Start the Fire”翻唱成“We live in Singapura”(译按:Singapura是由梵文“狮子城”衍伸而来,指的就是新加坡),叙述了从Sang Nila Utama(译按:一位苏门答腊王子Sang Nila Utama初次踏上新加坡岛)至今的新加坡历史,他的口音也让不少听众喷饭。

这些新奇、市民导向的事件不仅展现出新加坡民众惊人的艺术天赋,更重要的意义是,虽然新加坡历史很短,却用有独特而活跃的文化,这些事件成功地让新加坡人嘲笑自己,也屏除了政治的歧异,庆祝他们独有的“新加坡性”(Singaporean-ness)。

Wee Shu Min事件

Wee Shu Min这 名“菁英”少女于十月间因为新加坡让她出名了,当时她正在网路上对着她认为是个正在发牢骚的中年新加坡人,傲慢地夸夸其谈,结果没想到几天后 Technorati 搜寻排行榜中的第一名竟然就是她的名字,而且全是尖刻的批评,当海峡时报记者Ken Kwek报导这个网路上的战争后,这个事件开始出现在主流媒体上,日后还在报纸的文章与评论中出现好几次,国会议员Wee Siew Kim还得为了他女儿的过失道歉两次,第二次的道歉是因为在他第一次的声明中“没有道歉”。

新加坡民众对这种轻蔑言论的反应强度是无庸置疑的,如果一个政客盲目到无法看见新加坡日渐分化的阶级,这位“精英”父亲和女儿两人成为“最佳典范”。

部落客的自律

一篇由部落客Dharmendra Yadav撰写、关于部落客该自律的文章,十二月出现在今日报上,这篇文章造成部落圈对于部落客该如何自律的辩论,并发展出部落客间的伦理守则,许多人撰写文章回应表示赞成反对,虽然大家都承认要以理性为前提,但大多数网民必定会反对规制网路平台言论的规定或伦理守则,因为有些新加坡人将这个平台视为新加坡境内“真正自由言论的最后基石”。

政党对网路的使用

在过去的日子里,新加坡反对党尝试了许多使用网路宣传讯息的方法,新加坡境内三大反对党之一的新加坡民主党似乎是最渴望网路的,新加坡民主党定期在它的网站上出版针对不同议题的文章与意见,另一方面,工人党一面在网路空间中维持一定的知名度,一面也密集使用网路,将它的触角伸到更多选民身上。事实上,工人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在讨论如何将影响力扩及更多民众时,已经有两位成员因为网路上的评论与党内高层不合而离职

外交部长George Yeo是首位定期写部落格的内阁部长,他时常写出一些令人惊艳、坦白而极具洞见的文章,他的文章素材大多是他和国外领袖互动的情形。人民行动党的P65 MPs(用以代表新加坡独立后国会议员的用语)刚开始写部落格时,撰写的题材都是多数网民不感兴趣的草根活动,还曾引来讪笑,但藉由即时发表国会演讲与人民行动党记者会讯息,他们使用网路宣传的技巧甚至比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快了一步。

政府意识到新媒体

在八月建国纪念日的演说中,总理李显龙花了25分钟在描述数位媒体将如何改变新加坡,他坦承新媒体将改变社会结构,而传统媒体已经遭到包围,无力继续维持其读者或观众,在特别提出几个市民导向的新媒体初步发展时,还点出几个以讽刺政治为主的网站,其中包括TalkingCock,甚而赞扬它“有几个笑话还不错”,这让许多人感到惊讶。TalkingCock这个网站是由漫画家与影片制作人Colin Goh设立的,在李显龙特别提起的当天,它回应的头条看似极端厌恶,“显龙!在你特别提起之后,TalkingCock流量大降”(Seow Leow! TalkingCock Suffers Shrinkage, Street Cred Loss, After Rally Mention),不过这当然是假的,因为在那场演讲之后,TalkingCock的浏览量大幅上升。

李显龙同时透露对网路毫无管制的不信任,他指出,“如果你在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或亚洲新闻网(Channel NewsAsia, CNA)读到某些东西,你必须知道那是真的”,不像TalkingCock上呈现的东西。他警告新加坡民众要对网路的东西“保持怀疑”,不要相信他们独到的所有东西,就像“在网路上流通的事物有一半是事实、另一半不是,但你无法得知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许多网民认为李显龙的比较很不公平,因为他们知道TalkingCock只是个谣言网站,TalkingCock也从来没有宣称它是个适当的新闻报导来源,且海峡时报与亚洲新闻网的立场总是偏向政府。

李显龙没有提到许多其他客观而独立的政治议题辩论部落格,不过他特别指出政府已经准备制定法律,这些法律将规范在选举期间,人们对播客与政治影片的运用,让法律能跟上数位时代的脚步。

为了因应这些趋势,政府在资讯、传播与艺术部底下的公共传播部门成立一个新单位,称为“新媒体”小组,为政府制定网路的公共传播策略,并监控网路上的声音,政府同时修订刑法,修改条文中明确地点名若在网路平台上构成毁谤行为,该如何处理。

STOMP与市民新闻

七月间,网路业者SPH发表新的入口网站“STOMP”(Straits Times Online Mobile Print,海峡时报线上版,译按:连结失效,相关介绍请看这里),由海峡时报编辑Han Fook Kwang执笔,“提供读者如何表达自己、靠自己与报纸互动的方法”。

当海峡时报大力宣传这个“市民新闻”的做法时,曾任海峡时报记者、现于学院任职的Cherian George浇了海峡时报一盆冷水,他在他的部落格中指出,“我 不认为STOMP是种市民新闻,它将公民视为‘随手可得的物品’(it puts the public on tap),却没有将公民摆在第一位(not on top),它只是引介读者更多与传统新闻学互动的技巧,但市民新闻应该是指公民的‘议题设定’(agenda-setting)能力,由市民记者自行判断 该问哪些问题、该追逐哪些议题,不该只是让公民发问后,静静等待主流媒体决定要回答哪些问题。”

展望2007年趋势

只要政府不压制,新媒体的正面发展应该能在2007年持续发酵,越来越多不同背景的新加坡民众,开始利用部落格、网路论坛、播客及影像传送这些新媒 体进行 阅读、写作或评论。网路上的多元观点将持续增加,尽管网路的言论依然不成比例地在反对建立相关规范,但2007年网民对右派的看法或许会有稍微的改变,因 为会有更多与国家机器连结的民众上网反驳右派的声音。

我们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新加坡民众能加入部落圈,让部落圈更显热络,直到拥有足以与传统媒体相抗衡的另类媒体可信度。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