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 悲哀的北高加索新闻业

Timur Aliev – LJ用户名为timur_aliev ,是平面/线上周刊《车臣社会》 (Chechenskoye Obshchestvo)的总编辑及战争与和平研究报告机构(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的车臣编辑,他参与一个新闻学教育计划,于高加索各地和当地新闻专业人员举办讨论会。在上次造访卡拉恰伊-切尔克斯共和国的首府后,他做出的结论是:“在北高加索,新闻工作实际上不存在”,原因是:

我们刚举办完讨论会从Cherkessk回来。在离开时差一点遇上麻烦–因为市中心完全被封锁,幸好我们住 在市郊,费了不少工夫从人家后院开车到公车站。然而一行人还是在公车站被警察拦下,带到警局,并被要求写下他们在Cherkessk做了什么。我的记者证 让我免于成为那些警察的帮手,他们只是假装为了某些原因而提高警戒,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寻找犯罪者。不管如何,我们安然离开,顺利到家。

讨论会最后实在使人精疲力尽。只有我们二个人主持,那是一个很吃力的任务。

在讨论会之前的圆桌论坛,我提议大家一起来讨论在北高加索最普遍的新闻型式是什么-互动的公民新闻、传统资讯式的新闻、后苏维埃新闻,或其它的型式。我接着提议讨论这种型式的新闻是否符合当地的需求,如果不符合,该是怎么样才对。

但到了后来,每个人都提到了他们的“难处”-缺乏对资讯的接近权、新闻检查…等 等。讨论并没有用。我们做出的结论仅仅是:因为对资讯接近权的问题,资讯式的新闻产制有其困难,而因为社会的被动,也几乎没有收到来自读者的回馈。那也就 是为什么我们最后认为,除了少数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闻在形式上都属于苏维埃新闻学。当我们讨论到未来的展望时,其中一名与会者提出,我们应开始 在字里行间隐藏意义(如同他们在苏维埃时代经常做的事)。棒呆了。

总括而言,我们发现北高加索新闻业并不存在。

[…]

morozov_ilya_s:“除了少数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闻在形式上都属于苏维埃新闻学”。很抱歉,Timur,但是哪些人或事算是“例外”?

timur_aliev: 那里的记者是他们的刊物的喉舌。从实际故事来看比较清楚,举例来说,Daghestani的〈自由共和报〉便是植基于读者的回馈。它们一开始就重视这些回 馈–在报纸的不同版面,编辑会列出自己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信箱,以便读者能传达某些新闻线索,或是对新闻的抱怨。

我暂停训练员的角色一会儿,告诉他们我起初认为⟪车臣社会⟫是份报纸,有着和英国报纸一样的文类,像是新闻分析,深度报导,评论,就这些。

在两个案例中,都有些许成果。

其它的媒体工作者说他们的编辑要求在报导中有些记者的想法或意见是重要的,即使是一般新闻报导。

这里有关于北高加索言论自由和新闻业的另一个想法:

民族性语言(非官方语言)的报纸的拥有较多的自由度

在另一个Cherkessk圆桌论坛,与会者得到的结论是: 以民族语言发行的报纸拥有较高的自由。

首先,没有太多人为的控制,因为读者也不多,管制者也多半不知其内容。有时候很可笑的是,这些管制者要求民族性语言的报纸自己提供内容的概述。

其次,总是有些人准备好提供或泄露某些议题的资讯,为的就是要帮助以自己的母语发行的报纸,如此才能与以国内其它民族语言发行的报纸对抗。

这两个理由的说明,请参考Karachay-Cherkess RepublicKabardino-Balkar Republic

***

sorex:网路报章杂志更自由。

timur_aliev: 这是实话…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