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非洲:这就是非洲

翻译:dreamf
校稿:Portnoy

Joshua Wanyama是“非洲之路”(African Path)的部落客,这回他以“十个思考‘这就是非洲’的方式”为题撰文:新年开始了,不同趋势正在非洲形成,这些趋势可能受全球化、民主提升、或社会崩溃所影响,所以我整理出一张我自己对非洲思想的清单。

1.国际援助正在严重损害非洲。说到援助,已经有很多人谈过这个议题,拥护者显然认为它能帮助国家脱离贫穷的枷锁,让它们的情况好转,但我倒觉得,国际援助创造出援助者的自满,让一些努力工作的人民变得必须依赖援助才能过活。不管一个民族何时需要援助,创新往往会使这个民族重新站起来,现在援助的问题在于,虽然各国游说的技巧改善了,却也扼杀了创新。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有固定的答案,让我们拿到钱、暂时解决问题,然后继续生活,民族国家因而不断制订出能吸引援助国资金投入的政 策与规则,反而不想依靠自己。从赠送的立足点来看,当我们不断将我们的失败、依赖传承给下一代,这产生一个很大的危机,如果我们不学会自力更生、解决自己的问题,不管是心理上的、精神上的、情感上的或甚至生理上的,让年轻的非洲成长到成熟期,我们永远都会陷在贫穷的困境里。

2.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懂得如何管理,并要求更好的领导者。2006年10月,有10个非洲国家举行总统大选,大多事务都很平和,过去三年里,和平、基于宪法的多党派公投在这8个国家中都已经实践,这8个国家包括阿尔及利亚(Algeria)、蒲隆地(Burundi,译按:位于中非)、中非共和国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查德(Chad)、民主刚果(Congo-Kinshasa)、埃及(Egypt)、肯亚(Kenya)以及乌干达(Uganda)。尽管如此,只有当这些国家产生政权转移,情况才会有进展。奈及利亚宪法禁止Obasanjo竞选第三任总统,2007年的权力移转将是判断该国成熟到什么程度的重要尺标。

3.以同样的标准衡量,我们仍在犯很多我们以前就犯过的明显错误。奈及利亚十二月的输油管爆炸案只是其中一个案例,这起爆炸案在近十年都会拖累整个国家,其他的悲剧也一样,让这个问题继续存在,实在是个耻辱。

4.索马利亚上个月一直占据新闻头条,很多人担心现在的情况会让这块“非洲之角”(译按:指索马利亚)更不稳定。在衣索比亚涉入冲突后,情形变的更加复杂,就只因为衣索比亚已经拿下摩加迪休(Mogadishu索马利亚首都)与奇斯马约(Kismayo,索马利亚境内派系军阀),但这还不能保证胜利,如果衣索比亚在对抗看不见的敌人时松懈下来,我很怕我们会变成另一个伊拉克。美国在2003年迅速艘扫平伊拉克,但他们都还深陷泥淖,美军死伤总人数高达3000人,而这个不得安宁的国家到现在都还没有稳定的迹象,一场长期耗损的游击战会让情势更糟,如果情况变的跟伊拉克一样,衣索比亚也没有足够资源来维持和平。

5.许多国家正陷入动乱,内战与内部冲突浮上台面,辛巴威是唯一遇到动乱,但未引发战争的国家,不过穆加比(Robert Mugabe,译按:辛巴威总统)摧毁了国内经济,将辛巴威带向贫穷的谷底,要想回覆到之前的秩序,辛巴威得付出很大的代价。在短短的24年间,穆加比已经让所有辛巴威人民都不知何谓希望,长此以往,迟早会有事情发生,你折弯一根木棍时,不可能不弄断它,我们等着看局势会如何发展。

6.我们想要有好领导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再教育。贪污和独裁政权已经剥夺了非洲发展的机会,目前、或下一代接班人必须变得更可靠,想让这件事成真,我们需要评判领导者表现的新系统,也需要一套能限制所有领导者权力、让他们得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宪法。 大多时候,领导者透过“消音”与控制资讯流的手段,来掩饰他们管理政府不当的事实,然后人民就被以镇压的手段统治,好像民主没多少条路可走。那么该如何让领导者更可靠?能藉由教导告诉市民,他们声音的权力有多大,由下往上地改善领导者与生活水准。

7.不过是在非洲的教育还是发展层面,网路将持续扮演重要角色。如果政府提供民众更方便上网的服务、更快的连结速度,网路会更重要。根据全球网路统计资料(Internet World Statistics.),约有三千两百八十万名非洲民众使用网路,在2000年到2006年间,使用者成长率更高达626%,数据将会持续成长,成长率可能会比现在的626%还高。

8.当网路让做生意变的更容易,企业更不会在非洲登记、设厂,届时非洲国家能分食到的饼就会更小。因为非洲的严格管制与税务,在海外运作企业反而比较节省成本,除非情形改变,不然这些企业注册的国将从税收中持续获利,非洲则会消失在全球商业景观之外。确保商业运作顺畅、在注册程序上降低管制、税金及信用要求等,将是增加非洲生意机会的要点。

9.非洲的利润与投资将持续成长。随中国与印度在全球市场地位的水涨船高,非洲正以未开发市场、天然资源供应者的角色让制造业获利,美国总统布希在2005年访问非洲,对几个主要石油供应国猛献殷勤;2006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来了,他为了促进双边贸易而访问了几个非洲国家。这只是趋势的开端,之前已经将营运地点搬出祖国的许多大企业,将开始投资非洲境内较廉价的制造业市场,非洲政府能否发展各种系统来行销以及吸引这些企业进入国内市场,将益加重要。

10.随非洲受到越来越多关爱,新殖民主义将会复苏。当发展机会逐渐清晰可见,渴求市场的企业与资本纷纷进驻,到时这些国家在让步情形下签约后,才发现它们自己处于不利的困境,包括天然与经济资源在内的所有资源将被豪夺殆尽。非洲如能发展属于自己的生产与运输建设时,将会获益良多,并得以和全球各大强权相抗逢,高瞻远瞩也是必要的。不然,从一桩合约中赚得五年温饱,五年后却让一个国家片瓦不存、毫无价值,也绝不是非洲之福。我们需要更好的道路、医疗照料机构、再生能源、食物产量、和更健全的土地保护计划。我们能从这些关注中,获得最重要的资源应该是教育,目前高薪职位与科技工作等工作机会正流向亚洲、东欧、南美,我们必须开始加入人才竞争市场,这才是长远之道。为了迎接西方国家将他们的劳工生产线外包,中国建立了自己的制造业,然后才有西方国家公司将工作外包给能降低成本的中国。现在中国正在建立自己的公司品牌,加入全球市场的竞逐之列。与其以一纸低贱的合约来换取境内天然资源的大量出口,还不如让我们进口创造产品的专业知识(know how),为未来进入全球市场作准备,随后实质地建立起能完全适应于全球竞争规则的独立经济。

总而言之,非洲的情况与进展还是很乐观的,虽然大部分民众还感受不到获益,在这块大陆还是有利润、能进步的,它最终将转变为更好的经济和生活水准,但如果要让这些事情成真,我们得继续多要求我们的领导人,要他们用创新的方法,来着手进行改善生活水准的任务,而不是等着要其他人告诉我们答案。每个人都要在他们影响所及的领域中,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与决心,非洲的问题和答案不会在西方,这些答案只能在非洲的村落、程式、农田、办公室、家庭、权力的回廊中找到,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