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萨达姆侯赛因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废争议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
作者:Sameer Padania
翻译:abstract
校对:Portnoy

过去四个月,我们试图介绍和脉络化一些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广泛的阅听人看见及辩论的影片。今天以特别介绍的是一个全新的人权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万人一样,在网路上找到这影片-或是你决定不看。某个人-你的朋友、同事、或亲朋好友-也许转寄这影片给你,或打电话给你提及这影片。 你也可 能已在电视新闻看过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样,你很可能对这影片有意见,因为它使得2007年的一开始就让人难以忘记。如同政治漫画家 blackandblack's画的:

2007 - a cartoon by blackandblack - http://black-blackandblack.blogspot.com
点这里在新视窗进入blackandblackblog

如果有任何人还对“看管(sousveillance)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么疑虑,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应该能打消所有怀疑。萨达姆 侯赛因,这位前任伊拉克独裁者,他被处决的过程被手机全程拍摄,而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过的网路影片之外,特别之处也在于它重新燃起了人权议题上的一个长期的、全球的争议:死刑

伊拉克的博客Raed Jarrar在他的博客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个人觉得,这是我所看过最使人心神不宁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请注意….

从伊拉克政府对非官方版影片的愤怒,和许多主要媒体报导中的矛盾反应(详见阿尔巴尼亚籍英国记者/摄影师Onnik Krikorian说法)来判断,他们是唯一对摄影手机能通过安全检查夹带进入死刑执行室真正感到惊讶的。如果拍摄影片的人在绞刑执行前交出摄影手机,世人絶对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静、谨慎剪接、细致淡出的背后。

真正从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所浮现的故事,是政府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执行过程的说法,与实际上更为混乱的事实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这激发了人们-以及许多博客-去思考我们生长的这个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质和适当性,至于萨达姆 侯赛因此生的功过,则较少受到讨论。

联合国和非政府组织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处决的批评…

不能忘记的是,国际社群仍旧对死刑持反对意见,联合国国际人权宣言[各国语言版本的语音档在此]中将生命权奉为上纲,尽管新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他上任的第一天需要重提此一宣言。的确,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Louise Arbou直接向伊拉克政府呼吁,延后二位共同被告-萨达姆 侯赛因同父异母的哥哥以及情报顾问Barzan Ibrahim al-Tikriti,和前革命法庭庭长Awad Hamed al-Bandar的死刑执行,并指出对审判公平性的质疑。

联合国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特别报告的起草人Philip Alston认为,基于三个理由,萨达姆 侯赛因的死刑处决明显的违反人权法律: 缺乏公平的审判、伊拉克政府驳回萨达姆 侯赛因的上诉、使受刑人蒙羞的死刑执行方式。换句话说,除了联合国及人权法律基于生命的权利反对死刑之外,这次死刑的执行以 及之前的准备阶段也都违反了人权法律。而现在义大利总理Romano Prodi敦促联合国进一步的批准全面性延迟死刑的法案。

在国际上发起反对死刑运动的人权组织,像是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组织强烈地批评萨达姆 侯赛因的审判和处决Malcolm Smart是国际特赦组织中东及北非部的主任,他说:

审判萨达姆 侯赛因的主要贡献应该是确保正义,以及确认在他当权时所犯下的大规模反人权案件的真相和责任。但是,他的审判却是充满严重瑕疵。它只将被视为“胜利者的正义”。而且,对于阻止冷酷无情的政治屠杀一点帮助也没有。

所以伊拉克政府归咎这些指责

萨达姆 侯赛因的审判和死刑处决方式让伊拉克政府面临国际谴责的风暴,伊拉克政府已着手调查那则未经官方认可的行刑影片。呼应着虐囚门事件(译注: 2003年英美联军虐待伊拉克战俘事件)的政治余波,调查已指出,非官方的影片来自于两名法警, 虽然萨达姆 侯赛因受审时的检察官,也是十四位目击萨达姆 侯赛因行刑之一的Munkith al-Faroun宣称,是两位资深官员公开的在死刑执行室内以摄影手机拍摄行刑的过程。纽约时报曾指出,这二位官员中一位是曾任伊拉克国家安全顾问的 Mowaffak al-Rubaie,但稍后更正,表示他们错误地引用了Mr Faroun的说法。

世界各地博客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影片的回应

不论是谁拍下了这段行刑的手机影片,影片所揭露的产生了巨大冲击。看看伊拉克博客圈黎巴嫩伊朗北非以及其它地方,已有不少区域政治上的讨论谈到了萨达姆 侯赛因的死刑处决。决定在伊斯兰宰牲节(Eid al-Adha)的早上处决萨达姆 侯赛因的愤怒也已被充分阐述。Raed Jarrar觉得震惊,而Abu Aardvark质疑在此时间点行刑的动机Leilouta则直接把处决形容成记忆中小时候献祭的羊只。但这手机拍摄下的影片亦引发另一番讨论-而因为处决一个因种族屠杀而被判处死刑的人,却让关于死刑的辩论重新被激起,这般讽刺也没有被讨论者放过。

全球之声的Salam Adil萨达姆 侯赛因的幽灵一文说的的很中肯:

每个人他们的任一个亲人,似乎都已汇集了伊拉克博客对于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的反应。

但是,现在更需要的是分析。所以我诚心试着理解伊拉克博客圈发出的连串意见。

在全球之声上,Jose Murilo Junior(是他的阿姨)提供了一篇很棒的概述,谈及了葡萄牙语系的博客反应-从指责死刑的处决到”唤起第五权的恐惧-去中心化,影响深远的,无政府的”(假如你还没发觉到的话,那就是我们博客以及我们的摄影手机)

哈萨克的博客Adam Kesher请他的读者们投票,表达他们对哈萨克死刑的意见,三年前哈萨克总统已通过中止死刑。死刑是罪犯应得的处罚或是对政治神像的野蛮献祭?。27个投票者之中,有18人反对死刑。

其它国家中止死刑的国家之中,Sean的俄罗斯博客归纳了包括了俄罗斯新闻和极右派导领人对死刑处决的报导和意见。

Vladimir Zhirinovsky LDRP在莫斯科的伊拉克大使馆外举行反对萨达姆 侯赛因处决的一场小型抗议活动。54个人参加这场抗议活动,这项活动并未取得警方的许可,但没有人被逮捕。

Two Weeks Notice这个博客,Greg Weeks的文章让我们看见对其它政府来说这件事有多困难。他认为仍保有死刑的古巴政府在讉责这次萨达姆 侯赛因的处决有着双重标准

Raed Jarrar对处决过程的叙述让大家知道为何这影片激起了如此相互冲突的情绪

行刑的场景跟官方死刑完全不同;看起来更像是一群在行刑前30分钟才由美军手上接收萨达姆 侯赛因的民兵,一边叫嚣,一边执行宗派的复仇行为。

Read表示他反对死刑,并讽刺伊拉克政府对泄露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影片一事的回应,他把这个事件称为“处决门”。

好像问题变成了是谁拍下这不道德的影片,而非是谁计划和参与了这个行动。

在马来西亚,Ktemoc认为被指控掌镜行刑过程的警卫只是最下层的一个代罪羔羊,他认为这死刑跟马来西亚的Squatgate丑闻(我在九月时谈过这个丑闻)有呼应之处。

在埃及,Sandmonkey这影片使他反胃Adele of TrinidadThe Bookmann进一步的提到:

摄影手机带给世人更私密的现场景像,也讓墮落的空氣瀰漫在存在的變態之上。

抗议者现在到那去了呢?

Astrubal,一个突尼西亚的流亡者写的更直接:

整个世界都是这野蛮行为的见证者,实在让人感到恶心,这个野蛮的行为不是血腥的变态狂干的,而是由一个虚伪正义的国家进行的。

他接着感叹,依旧没有阿拉伯人出面抗议死刑继续存在。

我曾希望,经由萨达姆 侯赛因惨不忍赌的死刑画面在媒体上散布,能发挥一些作用。我曾希望,这是一个朝基进/草根的方向转变的开始,在我们的土地上,可以避免专制暴君(也包括美国人)再对未来犯任何罪行的公民处以死刑。

我曾希望,看到以“废止死刑!”、“莫让政治异议者在法律的藉口下被处以死刑”、“让我们终止杀人许可证、终止无人能确保的公正!”、“禁止侵犯人性尊严的死刑”…等为诉求的示威活动

然而,我却听到“打倒美国人,歌颂烈士萨达姆 侯赛因”之类的呼叫。 

星期五祈祷之后,在渣姆跟喀什米尔的数个城镇出现了反对处决的暴力抗议活动,当地穆斯林抗议者以焚烧美国总统希及美国国旗表示强烈抗议。同一天,三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约旦的首都安曼,抗议美国及伊朗影响中东局势。纽约时报则报导在贝鲁特(黎巴嫩的首都),“烈士萨达姆 侯赛因”的呼喊声响彻云霄

Baghdad ConnectAL Tarrar援用哲学人类学家Rene Girard来理解萨达姆 侯赛因的死刑处决,他说,萨达姆 侯赛因实际上成功实践了宗教仪式上的自杀:

萨达姆 侯赛因处以绞刑的当天是伊斯兰宗教节庆的第一个仪礼日-当神话、恐惧等处在最高的位阶,会让那些视萨达姆 侯赛因成为烈士的人认为他是 仪式上“被牺牲”的人祭;而那些视萨达姆 侯赛因为理当受罚的杀人者则会认为他是仪式上“可犠牲”的祭品 […] 变得如同神一般,他拒絶承认新的社会秩序而变成虚无主义,而如同“天堂门”的成员,当被处决进行时,他口里念着经文而自杀了。

非洲博客愤怒的反对萨达姆 侯赛因的辩护者

在非洲的博客圈,Sudanese Thinker,在看完萨达姆 侯赛因处死过程的影片后,承受了情绪冲突,并严厉斥责那些为萨达姆 侯赛因辩护的博客。在肯亚Thinker's RoomM以一篇名为“他们不该吊死萨达姆 侯赛因”的文章,在他的全球读者间引起了辩论。在英国的Olawunmi明显不同的意见,给了奈吉利亚领导人一封死亡警告(memento mori),因为发生在萨达姆 侯赛因身上的事也可能发生在其他刚愎的领导人身上。另一位言辞锐利的奈吉利亚博客Akin,主张在萨达姆 侯赛因死后,将种族将屠杀的审判交由真像与调停委员会。但来自英国的Nkem Ifejika则发出最悲观的声明:

在萨达姆侯赛因行刑的那天晚上,我们一群人进行关于死刑的辩论。我反对死刑,不是因为我认为即使最糟糕的人类都应免于有损人性尊严的死刑,而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尊严。我们这些法官、陪审团、死刑执行者。我们需要保持人性的高贵,我们不该杀害人。这个世界从处死萨达姆 侯赛因得到了什么?大概只是 少了一个要喂养的活口,除了这个,什么也没有得到。死刑难道比国家允许的复仇拥有更高的地位吗?我不这样认为。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大部份的家长都教导孩 子不要报复。报仇只为了神。但连世界最神权政治的政府之一,美国,都支持死刑。

现在是2007,但也可能是中古世纪。我们还是有行刑队、绞刑、致命注射、电椅、断头台…有什么改变?

最后,就美国本身,2005年执行了60次死刑,2006则有53次。但死刑的辩论造成了些改变:在12月,美国总统的弟弟,佛罗里达州州长Jeb Bush,在一次致命注射处死被“糟糕地弥补”之后,停止了佛州的死刑,现在有十个州采取类似的措施。另外,12号,纽泽西州死刑研究委员会发表了该会报告[PDF],建议州长废除死刑。像是死刑资讯中心国家废除死刑联盟一直鼓励大家针对此议题进行有意义的辩论-新的草根论坛上也有许多论辩。但自从萨达姆 侯赛因被处死,似乎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是那则手机拍摄的行刑画面激起所有的辩论。

一个天主教法律理论的博客the Mirror of Justice,质疑伊拉克是否有资格被视为一个在运作的政府,也因此,死刑处决是否具有道德正当性。一家媒体的专栏作家警告读者他们不该幸灾乐祸的看待萨达姆 侯赛因的死,他说,萨达姆 侯赛因被控告犯下的罪行,都是美国支持的。不是每个人都想辩论,例如替萨达姆 侯赛因处决的抗辩就刺耳地登在抵制联合国这个博客上

就如同以往一般,请利用下面的方块,自由的提出您的评论或加入关于这个议题你所在地区的意见连结。

参考文献和延伸阅读

国际特赦总会最近更新了关于死刑的事实和数据128 个国家可以视为废除死刑(完全的废除、除某些犯罪外不再处以死刑、或是法律上仍有死刑但实际上不再执行死刑处决)。此外,虽然不知道这些国家是否继续采用 死刑,有69个国家仍保留死刑。2005年在全球22国内,至少有2148人被处以死刑,光是中国一个国家就执行了1770次死刑的处决。从2000年起 普遍采用的死刑方式有以下几种:

-斩首 (沙乌地阿拉伯,伊拉克)
-
电刑 (美国)
-
绞刑 (埃及,伊朗,日本,约旦,巴勒斯坦,新加坡和其它国家)
-
致命注射 (中国,瓜地马拉,菲律宾,泰国,美国)
-
枪击 (白俄罗斯,中国,索马利亚,台湾,乌兹别克,越南,及其它国家)
-
以石头击毙 (阿富汗,伊朗)

美国特赦协会提供了国际上废除死刑相关立法的列表,呈现全球废止死刑的进展。

纽约大学法学院Philip Alston,同时也是联合国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特别报告的起草人,创立的法外处决因应计划,发表他与世界各国政府的通讯纪录摘要和正在研拟中的人权报告。

至于博客方面,以美国为主要关注对象的废止死刑最近进行一系列对于死刑犯家属的访谈。这个网站也详列了美国及世界各地讨论死刑的博客,包括极出色的Asia Death Penalty

除了美国,Think Centre是一个新加坡的非政府组织,在新加坡从事终止死刑的游说。而Hands Off Cain是一个以义大利人为首,呼吁联合国立刻终止死刑的活动。请经由下面回响(comments)的栏位加入其它相关的资源或连结。

[这篇文章受惠于许多Global Voices同事的贡献–Salam Adil, Sami Ben Gharbia, Leila Tanayeva, Ndesanjo Macha, Veronica Khokhlova, Preetam Rai, David Sasaki, Natham Hamm – 以及WitnessSam Gregory Hakima Abbas。谢谢大家,若有任何错误以及不适当的翻译问题则归于我]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