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侯賽因的幽灵

原文: The Ghost of Saddam Hussain
作者: Salam Adil
译者: dreamf
校对: Portnoy

Saddam's Ghost

巴西漫画家 Latuff描绘舆论对处决海珊的反动

对于侯賽因遭处决,每个人,以及,他们的,阿姨,似乎都写了自己的加上其他人对侯賽因遭到处决的看法。

不过我们现在需要一些分析,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些粗浅的整理,希望能呈现伊拉克博客的意见,不用多说,这篇文章是有立场,但我这篇文章的读者能将自己的意见张贴在下面的回应区中,但是首先…

如果你还没看过其他文章,请先看这里。

Baghdad Connect针对这项处决与死刑,做出极精彩的分析

如果你想知道侯賽因处决过程中,没有呈现在CNN影片里的情形,请到直接将这些纪录放上博客Riverbend那儿去观赏,她将影片中侯賽因和目击者之间的屈辱言谈自己翻译了出来,并加上个人意见:

作为世界上最进步的国家之一,美国竟未协助重建伊拉克,他们没有帮忙建立一部像样的宪法,不过倒的确对私设的法庭和私刑相当友善—一项会以美国在伊拉克最大的成就而留名青史的私刑。所以,接下来轮到谁?谁来为因开战、家园遭占据而牺牲的数十万受害者负责、被处决?

Konfused Kid也将伊拉克内战的情形独特的描绘了出来,他讲述了他一位朋友的故事,他的这名朋友在宗教派系杀手的扫荡中存活下来,才得以说出这个故事,必读。

继续展示意见

如果有人回顾博客如何报导消灭Zarqawi事件(译 按:扎卡维,藏匿于伊拉克的恐怖组织领导人,在一次美军与伊拉克的联合空袭中遭炸死),并与侯賽因遭处决的方式比较,会相当惊讶。在该事件中人们彷佛只有一 种情绪,就是喜悦。这次的情绪反应显然有很大的落差,一边是政治博客,另一边则是其他人,在Iraq the Model博客Mohammed、英国博客Eye-Raki、与非政治博客少女HNK之间的对话中,可看见这深化的对立:

Mohammed:对于侯賽因的绞刑,伊拉克境外的人会有两种评论,就如同人们对他的生命,以及他的统治有不同看法,但是在伊拉克这里,我们大部分的人都只有一种感觉,就是正义获得伸张,那些在哀悼他的人只是依然活在过去的某些人,而他们在伊拉克是没有未来的。

Eye Raki则说:我想,人们对这项处决的回应会是,这是为所应为。至于为处决侯賽因感到愤怒的那些人,可能是那些支持、资助恐怖主义、或自己就是恐怖份子的人,这些认为这是未经合法审判、或海珊是合法统治者的傻子,他们对侯賽因的记忆还不够长久。

HNK则 反驳:我想我错了,从我开始经营这个部落格的第一年开始,我的想法就改变了,我当时认为每件事都会好转、都会让我们能够接受,但我的朋友,我错了,我错的 实在太离谱了。当我说侯賽因对我而言不代表任何意义的时候,我就错了;当我说我觉得侯賽因是个坏人时,我就错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不会说任何他的坏话,因为我不知道侯賽因是好是坏。但我知道在侯賽因之后、进入伊拉克的人是邪恶的,甚至比恶魔还坏,侯賽因还比他们好…

嗯,HNK并非来自伊拉克境外,不过Eye Raki是,我们不能被指控HNK活在过去或记忆不够长远,她在侯賽因统治的伊拉克度过了她的青少年时期,而且她还有好长的日子要过,而且快速扫过她博客的内容后,完全找不到她支持那些炸掉汽车、在她亲戚家附近发射迫击炮、甚至威胁她老师的恐怖份子的证据,而且确实不只她这么想,同样的想法不断重复。

Neurotic Wife引述一位什业派同事的话:

你知道,如果侯賽因回来,我觉得我会是最高兴的人…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和我们的恐惧相提并论,完全没有,海珊是唯一能逐出这些恶棍的人,他是唯一知道怎么和这些恶棍周旋的人。

Nabil也说:

老实说,我很难过,因为我想伊拉克以后不会有像侯賽因这么会和这些恶霸团体打交道的总统了吧。

Aunt Najma表示:

就像侯賽因遭逮捕、审判一样,他的死并没有带来任何好结果…一如我以前说过的,他是个独裁者,但现在对我来说,他是个让一切事物都能正常运作的领导者!

这并不是说侯賽因很受到爱戴,伊拉克社会的各领域依然痛恨侯賽因,但就像Raed所说,若将侯賽因从一个身受痛恨的独裁者形象,扭转到反抗与荣耀的象征,这也蠢到极限了,然而或许极度的愚蠢从一开始就定义了这场战争。我认为Konfused Kid做出了调解这些混杂情绪的最佳示范。

我的意见就是,在死硬派政治评论家和一般伊拉克民众之间,有相当明显的划分,或许政客也已经与伊拉克平民彻底割离,就好像他们住在另一个星球一样。

我记得我一个亲戚曾告诉过我,如果侯賽因能与现在的政府竞选,他会赢得99%的选票,这些意见同样在我阅读的博客中一再出现,甚至从那些和我说话的人的口中,也能不断听到这类意见,这绝非典型,但它确实发生了。

这也并不是说,逊尼派的反对意见已经渗透到应该关心伊拉克政府和美国的一般民众之中,而是从我在各博客阅读文章后所能做出的结论,许多伊拉克中产阶级,和更重要的年轻人,都已经很讨厌伊拉克政府和美国。

可能处决侯賽因也有些正面效应,例如处决的时机和匆忙已经让民众全都团结在一起,对抗不堪的现况,你说呢?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