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哥沙班巴的挽歌: 玻利维亚博客的回应

原文:Cochabamba in Mourning – Bolivian Bloggers React
作者:Eduardo Avila
翻译:yourpapa
校对:Portnoy

paz.jpg
照片:PAZ(和平)经过Flickr使用者Miskifotitos同意后转贴

“人民vs.人民” (Pueblo vs. Pueblo) 这段发表在Voz Boliviana博客里的文章,描述了发生在哥沙班巴,这座在玻利维亚境内第四大城里人民团体间的冲突。 事件过后所留下的是两具冰冷的遗体,将近两百多位伤者,以及无尽的仇恨与哀伤。悲剧起因于发生在哥沙班巴市中心广场(14 de septiembre)的抗议活动,抗议群众要求反抗中央政府的该邦(高于省级)首长:Manfred Reyes Villa下台。这位首长曾经要求在自治议题上举办全邦性的公民投票,因为他认为邦政府应该在政治与经济上有更高的自主权。在2006年年中,多数该邦选 民在此次全国性公投里,在自治议题上投下了否决票,而全国九个邦当中,则有四个邦投下了赞成票。在政府许多社会运动派人士以及古柯农联盟将这次公投结果视 为对中央政府的挑衅。

大部分古柯农民来自于Chapare省的乡村地区,他们南下进入该邦首府:哥沙班巴。而在那里的大部份选民正巧在上次大选支持地方政府自治。古柯叶 农民开始在广场聚集,并且与警方发生冲突。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是激起这次暴动的元凶,最后演变到市政府遭焚的地步。此时,城市中几个重要的节点被封锁,所有 的车辆与货物禁止进入市区。正当情势逐渐加温之际,一个自称 “民主青年” (Juventud por la Democracia)的团体宣称将举办和平游行,然而这项活动马上变质为群众间的对立。民主青年团表示如果聚集在市中心广场的群众(古柯农联盟)不自行 撤离,他们将以武力方式驱散这些民众。到了星期四傍晚,两方人马在El Prado大道上相遇,冲突于焉展开。事后,现场遗留下两具死尸,一个遭枪杀,另一个身上有多处砍伤并遭勒息至死。

这件事在玻利维亚博客圈里激起许多回响,许多博客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试图解释该冲突。人们开始问:是谁挑起了这场冲突、以及谁该为这项悲剧负责。Alvaro Ruiz Navajas 在他的博客Off-Topic里以自己的观点写下了 “常被问到的问题” 这篇文章.

而在博客Voz Boliviana里,该博客则坚称这是一次:中产阶级与贫民之间的对立。

无疑的,昨天发生在哥沙班巴的惨剧源自于两个不同政治倾向的团体。中上阶层的人们与穷人间展开对立,到最后,事情演变到封街、暴力冲突、示威成为理所当然…由于他们(穷人)悲惨的经济处境,使他们甘冒失去一切的风险与对方拚命:他们已没有什么好输的了。

而对于那些中上阶层的人们,他们思考的处境其实也相去不远;他们发觉从该政府取得权力以来,其实自己就一直在玩选边加码的游戏。在分析这件事情时, 如果只看到这些中高阶层民众支持反对势力,便将他们视为右翼份子,显然没有掌握到事件的核心。这些民众表现在外的是一副左翼份子的模样,然而他们所支持的 对象却是代表稳定与和谐的势力,而这正好是机伶的右翼份子会有的作为。

一股希望情势能尽快稳定下来的浪潮,在玻立维亚博客圈里四处翻腾。许多博客在第一时间纪录下此时人们对这件事的反应。 Gabriel Iriarte 藉由一通他当天下午所接到的电话,概述了人们当时沸腾的情绪。

今天下午四点四十五分,我的手机接到一通来电,到现在我都还留着那通电话号码-70741740。那个男子告诉了我他的 名子,他姓Coronel,他说:”Gabo! 我们去参加民主青年团举办的游行,顺便教训教训那些乡巴佬!”我不知道这家伙是怎样拿到我的手机号码以及他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在惊讶之余,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他话,于是我开始跟他胡诌说我从来就没听说过有Gabo这个人,接着,我挂断了电话。我想他大概觉得莫名其妙吧,反正那不是重点。配备了 麦克风的车阵开始向北一路召唤群众,事发后,伤者约百名,死者二人。总归一句话:这个城市的首长真是个无耻之徒! 他竟然放任民众动手驱离那些在广场上的农民!(这些农民不也是居住在同一个邦的公民?难道他们就没有权利在城里表达他们的诉求?)

Flickr 使用者 jorge,也就是 miskifotos 当时在现场,在他的个人相簿里放入了许多当时的照片,同时也加进了一些描述文字。这张照片纪录了当时民主青年团在解放者玻利维亚大道上游行的状况。Youtube使用者Araoza也拍下了当时街头冲突的

march1.jpg

因为这次团体间的冲突,造成了双方各一条人命损失的遗憾: Nicomedes Gutierrez (34岁) / Urresti Ferrel(17岁 基督徒)。Andres Puccie公布了一封信件,来源不明,但作者据传曾经是那位少年罹难者的同学。这位自称是Morir Antes Esclavos Vivir的匿名作者用写作表达了他对这位年轻基督徒的崇敬

许多博客提到了大部分支持政府的是这些种植古柯叶的农民,而他们所支持的最高领导人就是这个国家的总统: Evo Morales。现任的玻利维亚总统曾经是这些团体中的最高领导人,甚至在拿下了这个国家的最高职位后,还继续被选为团体领导人。Hugo Miranda在他的博客Angel Caido写下了他的看法,他认为总统要为这场冲突负责。因为他大可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要求这些支持他的农民撤离广场,如果他作了这样的决定,事情也不会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

批评总统的声音从未止歇,但也有一些人认为他是这个国家里少数几位能够真正止息暴力纷争的人。当Morales参加完尼加拉瓜总统Daniel Ortega的就职典礼后,他参与了一场记者招待会。许多人期待他能够在那个场合上说一些正确的话,Sebastian Molina在他的博客:Plan B里总结了Morales说了些什么以及没说些什么。Molina认为该场演说遗漏了这场冲突所带来的死伤、暴民对记者的攻击、以及国家应该要回归和平的承诺。也有些人认为Morales在爆发冲突的这天,被提名为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是项莫大的讽刺。Willy Andres认为Morales在“促进和平”上做的够多了

一些博客则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以和平的方式,为团结这个国家做些努力。Estido在博客Cronicas Urbandinas 上制作了一个象征团结的标志,让其他人能够将它放在自己的博客上。Sergio Asturizaga在博客Asi como me ves me tienes里则承认总统Morales正逐渐失去民心。他说道:“这个政府认为自己还拥有百分之五十四选民的支持,但他们似乎忘记了投给他们的选票并非全部来自乡村,许多人投给他们是相信能藉由政党的转变来改善人们现在的生活。”

march2.jpg

(照片经过Flickr使用者Miskifotitos同意后转贴)

一些博客则认为他们支持Reyes Villa的理由不是因为别人是否也支持他,而是因为他是透过民主选举选出来的首长。Isabella Fuente在部落格Ergoth写道:

Reyes是透过民主选举选出的官员。无论我个人是否喜欢他,他身为一位具民意基础首长的事实都不会改变。正如Jose Gramunt所说:”不是我们要别人去同情这位首长,而是我们不能否认他的确是由公正选举选出来的官员。”认为Manfred Reye作为首长的合法性不足是项错误的认知,认为他的理念与自己不合便想尽办法赶他下台更是大错特错。认为他的胡子长的很逊,所以开始焚烧首长官邸,以 及在城市街道上做乱,则是最等而下之的。”

然而,Ciudadano在他的博客K.里则是要求Reyes Villa辞职下台,他的文章也随之引来了许多反对的评论。

不论谁应该被谴责,Santa Cruz的前任首长Carlos Hugo Molina选择了将过错担在自己身上。他在自己的博客Agora上写到:他觉得自己要对这场悲剧负责。他以作为一位基督徒而非前任首长的身份写下这篇文章:

因为我没有更加坚持成为一位热爱和平的市民。
因为我开始屈服于那些隐藏在官方说法下的愚昧。
因为在面对宣称暴力是唯一政治手段的徒众时我选择沉默。
因为当事件演变成”悲剧延长赛”时自己没有任何作为。
因为当加诸在原住民身上的修辞与偏执开始发生仇恨,却没有意识到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身为”白人”的我们身上。
因为认为自己无需对那些傲慢的修辞负责。
因为自己没有打从根本消除以下曾说过或想过的辞句:”印地安人全是狗屎”/ “死古柯农”/”原住民那些狗娘养的”。
因为自己没有严正指责那些试图用隐而不显的辞句来制造仇恨与对立的人们。
如果我能够更坚持一些,那么今天34岁的Nicomedes Gutierrez与17岁的基督徒Urresti Ferrel都还与我们活在同一个世界上。
我乞求原谅.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