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西非扫瞄:什么是NOSPETCO? 援助无用、多贡建筑、与观光治疗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
作者: David Ajao
译者: Leonard
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绍本周西非博客圈的动态,第一站是奈及利亚,当地博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么是NOSPETCO?根据Deolu Akinyemi的说法:

如果各位没听过NOSPETCO的话,这是一种投资商品,如果人们投入45万奈拉(奈及利亚币),每个月能够获利4万奈 拉,这种 商品采取合资企业模式,让投资者与企业所有人共享获利,这种方式非常适合虔诚的穆斯林,因为根据伊斯兰教信仰,他们不能用钱滚钱,只能投资与他人共享获 利。

他后来又写了篇文章题为“NOSPETCO还能撑多久!”:

人们得要有智慧,才懂得问对的问题、才知道何时进场、才知道何时出脱,如果问问现在45岁到60岁的民众,他们肯定记得七零和八零年代的金融公司经验,也记得有多少百万富翁一夕之间变成乞丐,若不懂得回顾历史经验,一定会让历史重演!

他的深入分析也值得一读:

NOSPETCO是高风险产品,若要投资就得张大眼睛、保持警觉,有个叫Ade的人在有个部落格(注)上留言,他就运用策略得当,但今日要再模仿他可能没这么简单,我以前也曾经捧着大把钞票在市场杀进杀出,不过最近有些现象发生,依我的浅见并不适宜投资。

另一位博客Timbaland则问:“NOSPETCO该脱手了吗?”:

我后来注意到,这项投资产品的进场门槛从30万奈拉增至45万奈拉,我和几个朋友原本打算筹措一笔私募基金加入投资,但后来因为某些因素而停摆了,门槛提高也是其中一项原因。

后来我及时在部落格上找到Deolu Akinyemi写的文章,得知这个发财梦可能很快就会结束,如果他所言属实,NOSPETCO可能很快就会消失于市场上。

在这个商业与财务的世界里,Emmanuel Oluwatosin问的是:需要商业导师吗?

各位正打算做生意吗?还是已经开业了?情况是否与各位计划相?这时就该寻找一位导师,让他为各位指点迷津、从旁指导,让各位更聪明、更有效率,如果站在导师的肩上看世界,就能避免重蹈覆辙,还可以更早成功。

这些人其实就在各位身边,但首先各位得先想清楚,到底希望从导师身上学到什么?

他之后在文中提出关于潜在商业导师的建议。

非洲援助事业与喀麦隆的平权反歧视行动

接下来的话题仍与钱有关,但地点移至喀麦隆,部落格Enanga's Pov重新整理了“非洲报告”组织所发表的报告内容:外援:这种“帮忙”根本没帮上忙

非洲援助事业总值高达数十亿美元,但大多数都以失败收场,出问题的不只是援助事业内部,许多非政府组织亦然,不过他们当然 不愿承 认失败,不愿承担成效甚微的责任,这些组织结构封闭,无论是联合国发展计划或双边机构都一样,永远都说:“只要给我们更多钱,我们就能完成工作…”

他们常说这句话,对吧?但其实真相并非如此,近年来有关于非洲的非政府组织数目快速增加,让他们掌握庞大权力,但这些组织顺应责任调整的动作却很缓慢。

Home of the mandinmories则从另个角度出发,讨论美国盖兹基金会在非洲的活动:

除了赞助研究对抗第三世界国家常见疾病外,盖兹基金会也投资在营运发电厂的企业,可能污染空气并使人们罹患呼吸道疾病,这个基金会一直以来投资许多能源企业,以赚取更多钱供疫苗制造与研究之用。

但两件事其实相互矛盾。

能源公司无益于环境,但投资后又能带来庞大利润,问题在于,为何盖兹基金会不选择其他更好的投资标的呢?如果他们投资在太阳能或燃料电池会比较好吗?

喀麦隆的Scribbles from the Den在文章“解构喀麦隆区域平衡与高等教育”中,努力思索“国立大学在招收学生时,是不是只看学生的成绩优劣?还是要将‘社会平衡’纳入考量?”:

波义大学去年十一月与十二月之所以爆发死亡冲突,导因于学校在招收学生时,该不该以“区域平衡”为原则,各方歧见甚深,一直无法达成共识,起因是波义大学副校长原先已公布医学院入学考试面试名单,但高等教育部长法墨(Fame Ndongo)后来却表示这份名单无效。

法墨表示,副校长所公布的名单完全依据笔试成绩,将前127名列入,并未“尊重国家社会平衡、融合与稳定原则”,所以名单无效。

多贡人(Dogon)建筑与维德角的观光治疗

马利的Africa Shrine写到有关多贡人建筑的文章:

多贡人来自于中非共和国,他们的家便如实反映出心理状态,虽然生活简朴,但他们的文化其实非常复杂,也与自然紧密相依,在 多贡人 眼中,“家”不只是一间屋子而已,而是由生命中不同时期所组成,所以“家”也指涉好几间不同的房子。例如多贡女性在婚后仍与父亲同住,直到她生下第三个孩 子为止,她在晚上会与丈夫同住,但白天的时候都会回到父亲的屋子,这是一种阶级体系,每个家庭散居在好几间屋子里,直到达成某个社会地位后,才有资格拥有 自己的房子,他们所谓的“家”不是由个人所有,而是随着心理发展阶段而变化,并与他人共享。

本文最后一站来到维德角,Cape Verde – Land of Morabeza提及圣尼可劳岛

前往这个岛舆的观光客可能会发现,Ribeira Brava镇上有许多广场与小巷道,这是典型的殖民时期产物,包括学校、教会与古老大教堂都是必访之地,这间学校不仅是维德角第一间中学,也是西非海岸地区第一间中学。

Tarrafal镇则以黑沙湾闻名,因为砂地富含钛和碘,许多想治疗风湿疼痛的旅客也会到此一游。

(注)Deolu Akinyemi在此提到的部落格为Dipo Tepede所有,他在去年便曾写到NOSPETCO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