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13 二月 2007

報導 來自 13 二月 2007

苏丹:中国人来了以及落选非洲联盟主席

校对:Portnoy 本篇巡礼的焦点所在是苏丹总统争取非洲联盟主席却败给了迦纳,以及一些对中国近来对非洲感兴趣的想法。部落客Black Kush对苏丹总统巴尔希没有选上非洲联盟的主席感到放心: 所以非洲国家的领袖说话了。用传统的方式解决冲突,非洲联盟主席的职位最后归由迦纳 你可以叹一口气,但关于下一年度的政策呢?还没有人谈起它。 苏丹思想家这个部落格也是一样。他们对中国的有共同的想法。Black Kush在部落格上贴了一篇名为“中国人来了!”的文章 这叫喊声通常引起世界性的恐惧,但现在已经太迟了。他们己经在这里了,起码苏丹现在是这样。 中国想从从非洲得到什么呢,以苏丹为例?中国在苏丹的投资已达前所未有的规模并不是个秘密。当西方国家从苏丹撒离,中国人进驻填补了这个缺口。谁将会责备苏丹?中国人在苏丹各地造桥铺路盖水坝,以及取得他们想要的油源。 也由于投资的因素,中国是唯一个可以对苏丹在达佛尔问题上施压的国家。胡锦涛说了什么?停止种族屠杀或是撤离?没人有所期望。长久以来,中国自己对于西方指责的人权问题也一直在装傻。 胡锦涛在苏丹确实受到欢迎。如果他的到来可以为达佛尔做些什么,那会更好,而不是一开始就说他访问苏丹应该要怎样怎样… 但要注意是,中国对非洲的兴趣真的都是商业导向吗?或者,在他们的袖子还有什么戏法? 苏丹思想家有这些话要说 许多苏丹人以苏丹和中国有如此密切的关系感到高兴。他们喜欢这个打破美国独大而以中国成为新的强权来填补空缺的想法。我不 这么认为。坦白来说,我感到忧心。老实讲,我宁可美国是独大的强权而不是中国。我害怕我不瞭解的,而我就是不瞭解中国的意图(也许我应该多认识些在中国的 部落客)。我瞭解美国和西方国家多一些。因此,我不是不信任中国。更何况,中国没有民主。它是一个没有实质自由,也不尊重人权的地方。它是共产主义国家, 它反对宗教自由,所以也当然是反对神的。这种作法让我不能与他站在同一阵线。 ...中国从他们在苏丹的活动中获利但对达佛尔所发生的事漠不关心。和它在其它地方做的事都是一样的。 同时,住在坦尚尼亚的Path2Hope在部落格发表了一篇关于她最近到衣索比亚的旅行见闻 不管你对衣索比亚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成见,衣索比亚自认为自己拥有世界最美丽的人民,悠久历史的土地,音乐以及令人叹为观止的古代建筑。 “Amharinye alchlem”基本上的意思是说:不要 说/瞭解 衣索比亚的官方语言,这是一句值得记住的好句子。虽然我要说,我的确在宣传它的时候遇到困难,但它简单明白的总结了我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衣索比亚人,否认自 己的根。一个朋友警告我说,如果被怀疑是索马利亚人,我会遇到麻烦。但如果说地球上有一个国家是真的敬重苏丹人民,那就是衣索比亚。...

巴林:巴林政府官员控告部落客

原文: Government Minister Suing Bahraini Blogger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译者: abstract 校对: mountaineer 当你在google搜寻页的空白处键入巴林(Bahrain)和审查(censorship),大概花费0.04秒会出现50万笔符合的查询结果。但在巴林,同样的关键字搜寻的结果却不是我们记忆中的那样。 可怕吗?倒也不尽然。因为最近政府在言论审查上所下的功夫并没有让想要自由表达意见的人完全闭嘴。随着全国的报纸实行严格的自我言论审查,人民转向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的部落格发表他们的意见。不过,为了确保“除非我们许可,否则你不能说你心里想说的话”,政府倾向连个人的部落格都要在国家资讯部注册。不过,这个规定尚未施行。 随着对个人部落格的管制如火如荼地进行,当局也开始注意到全球资讯网。目前为止,由于违反许多人认为压迫的“报业和出版法”,许多网上论坛、一个地方人权组织的网页和一个政治社群的网页已经被迫关闭。此外,有三位部落客也因为他们所经营的热门阿拉伯文网上论坛而被拘留,该论坛到目前为止在巴林还是被封锁。 在反对这个压制性法律的背景之下,一名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发生反对政府关于言论自由的管制的事件发生后决定公开的直话直说。他是少数几个勇敢地把自己的名字和长相放在部落格上的部落客之一。 但是这个名声并非没有代价。虽然享有巴林部落客教父的地位,Mahmood的部落格也遭到当局封锁。当局宣称他的部落格引导一些邪恶的言论,这些所谓“邪恶的言论”是最近要回家乡的我在此也不敢多提的。 他最近被誉为直言不讳的公民,而这也使犯罪调查部门今天早上约他“聊一聊”。原来是他所写的一篇文章引起一位高官的反感而向警方抗议。结果,Mahmood明天早上必须出现在检察官的面前。 Mahmood写道:“好吧,一个公众人物对我所写的反对他的文章忿忿不平,他不是和我连络、提出他的不满,或是把他的辩驳诉诸 公评,他直接诉诸法律程序,把我反对他的案件交由警方处理。当然,这是他的权利。不过,这无法改变一个人主观地宣称某人“笨蛋” 或是用任何的形容词形容某人,或是改变他之前在上议院的表现还有在他的生涯之中一些商业的案件发动反对他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