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闻自由监督组织严词批判马尔地夫

原文: Press freedom watchdogs slam Maldives
作者: Nihan Zafar
译者: 2007年度报告中,批评马尔地夫政府 违反新闻自由。

该国资讯部长纳席德(Mohamed Nasheed)去年五月曾与国际代表团会面,“无疆界记者”组织亦在其中,当时他便表示马尔地夫媒体产业很快便会开放自由化,最慢在2006年底就会修 法保障新闻自由。然而至今自由化政策已经延宕,政府更透过行政命令实施严格的诽谤法,至今社会已向政府递出38件请愿案,要求政府允许成立民营广播与电视 台,但仍无下文。

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自1978年执政以来,政权不动如山,虽然曾宣布民主改革“路径图”,其中亦包括新闻自由,但都未曾实践诺言,警方也不断骚扰甚至囚禁支持反对势力的记者。

English PEN便很关注记者受审情况,例如为《小卡车日报》《小卡车新闻报》工作的记者。

《小卡车日报》记者沙伊德(Fahala Saeed)因走私毒品罪名,于去年四月遭判处无期徒刑,不过外界都认为这是政府罗织入罪;该报编辑纳吉布(Aminath Najeeb)与副编辑沙塔(Nazim Sattar)的官司则还在进行,漫画家阿巴斯(Ahmed Abbas)也因在《小卡车日报》发表评论而入狱。

自由之家”在2007世界自由报告中,将马尔地夫列为“不自由地区”,也列出记者在当地所面临的部分问题。

刑法禁止任何可能“挑动人民反政府”的行为与言论,1968年所制定的法律中,也禁止诽谤伊斯兰教或与之为敌的言论,也不得口出威胁国家安全之语。该法亦赋予政府关闭报社之权,亦可惩罚记者无根据地批评政府,编辑亦必须为刊出内容负责。

南亚媒体协会在2006年度报告里,同样批判马尔地夫限缩新闻自由,还形容该国是“记者监狱”

《小卡车新闻报》美籍记者韦曼(Phillip Wellman)也于今年一月被迫离开马尔地夫,未来两年都将列名黑名单

该报另一名记者乔登(Will Jordan)在其部落格中,讨论媒体在马尔地夫受压迫的情况

例如政府曾窃取电话、简讯、电子邮件等通讯内容,我们很难不相信他们没这么做,所以只好小心翼翼防备,在咖啡馆、餐馆或其 他公共 场所内尽量不要谈到机密内容,因为日常生活中实在有太多不怀好意的告密者,例如我的同事韦曼遭遣送出境前两天,他的一举一动都遭他人记录下来,英国《卫 报》外籍记者昆祖(Hari Kunzru)便认为,纵然是匿名也不安全。

与记者交谈的人也常心怀恐惧,记者也不会去询问一般民众看法如何,马尔地夫人一向认为个人意见并不重要,避免沾惹麻烦才重要。

在马尔地夫,个人意见强烈就可能带来问题,很少人敢与记者说话,更少人敢连名带姓发表看法,出名就等于麻烦。

面对国际强大压力,马国政府已放宽部分限制,四年前还处于高压时,便曾有四名网路异议份子因发送网路电子报遭逮捕,其中三人最终判处无期徒刑,后来在国际批判声浪中,政府才将三人释放,另一人则在拘留时逃跑至海外寻求庇护,他们当时甚至不准聘请律师

批评者认为,政府称言改革不过是金玉其外的公关活动,其实上马尔地夫仍是记者监狱。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