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blogger述说他们的监狱经验

校对:Portnoy

在伊朗有许多人因政治因素而入狱。而现在,这些曾经为阶下囚的人们透过绘画或是blog来分享他们个人的故事。一些人,包括blogger与研究员,长期以来都是以身为非囚犯的局外人观点来看待在伊朗的监狱。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部落格的内容吧!

我看到了地狱

Hesam Firouzi 医师(中译: 汉生 芙罗斯),一位人权主义份子的医师,在一月份时入监服刑了18天,而在此期间他治疗了许多的囚犯。他在他的部落格分享了部份自己的经历。Firouzi 医师批评狱内医疗人员对囚犯的行为,他还说如果囚犯有机会可以被医生探视,这位囚犯必须再等20天才能得到第二次探视。他说,常常是19到20个囚犯 挤在15到20平方公尺大的空间里。Hesam Firouzi 医师也提到狱中的毒品,尤其是快克(crack),可以十分轻易购买到。这位blogger将自己的狱中经验写成一封信,寄给政府当局。 他说,狱中的牙医唯一的工作就是把囚犯的牙齿拔掉,这位部落客补充,狱中有许多人生了重病但却没有任何的管道可以让他们获得治疗。他用“我亲眼见到了地 狱”来总结他的经历。

毒品是王

Ghomarasheghaneh因写政治文章而入狱,他说,许多囚犯其实是在狱中才染上毒瘾,这刚好与大众的认知相反。120个囚犯中有超过100个染上毒瘾。

他说在狱中快克的价钱是外面的十倍,这样的行情使得许多人想要做毒品的生意。以下为他列出的几个上瘾数激增的原因:

1. 没有心理医师
2. 有毒瘾的和没毒瘾的关在一起
3. 没有图书馆或运动中心
4. 有些职员甚至带毒品进入监狱
5. 年轻与年老的囚犯并没有分开,而那些低于25岁的囚犯为易受影响的一群。他认为在狱中负责的人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挥之不去的恶梦

Memarian与其他的blogger一样因为政治的原因而惨遭入狱的政治迫害。他说,我一直是很乐观的人。但就他在监狱的观察,他说,狱中的人们就像行尸走肉一般。他接着说: 当我出狱时,我跟我自己说:忘了这一切,别让监狱的那些人伤害我的乐观,但是那段经验仍是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仍记得狱卒的哨子声和他们开我牢房的钥匙声。

强迫告解与欢呼的幻想

Jomhour从未入狱过,不过他批评在伊朗监狱内的强迫告解。自从伊朗回教革命的第一天起,许多人被强迫在电视机前陈述他们的罪。

总结这些没有正义存在的感觉,伊朗诗人Kasra Anghai,用以下的诗与我们分享在狱中的感觉:

在混乱的森林里
我们找到了一个有着白色墙壁的小屋
但事后我们发现
那间小屋
只是乌鸦的梦境
而我们都迷失了
在由老迈的音乐家所演奏的悦耳音乐中迷失了
在那遥远的河畔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