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宗派主义与和平团体

校对: Leonard

许多部落客本周发表宗派主义的相关文章,原因可能出自对宗派冲突的恐惧。不过,一如预期,部落客对此议题的定义众说纷纭,处理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有些人认为这仅是议题炒作,另一些人则认为置之不理将招致灾祸,也有人将其视作黎巴嫩特有的情况,是一桩好事。然而在贝鲁特(Beirut),许多反对宗派主义的青年团体纷纷冒出来,试图拯救黎巴嫩免于内战,以及避免黎巴嫩如周遭国家一般陷入动乱,除以上讨论主题,黎巴嫩部落格还触及其它范畴,如建造与修复桥梁、最佳摄影奖、以及314同盟(March 14 Coalition)的笑话和异议。以下是几篇我搜集的文章:

为数众多的黎巴嫩团体及支派究竟对彼此了解多少?答案似乎是一无所知,部落客Abu Ali为文指出这就是憎恨和战争的根源:

最近一位好友告诉我:「我希望国内什叶派能扮演好黎巴嫩人应有的角色,这样我们才能过生活和建设国家。」当我问及她是否了解什叶派以及黎南,她的回答很天真,都是什叶派鞭笞赎罪节等充满偏见的刻板印象,我们的对话再度证实黎巴嫩人民的确不了解彼此。我们不容忽视一点:恐惧与不信任是激起宗派仇恨及内战的火苗,而这火苗来自无知。 黎巴嫩是为宗派政治国家,民众对他人一无所知,因此多疑。 我准备了一份关于什叶派及贾巴阿迈尔(Jabal Amel,黎南山区什叶派势力地盘)的简短文件……

根据部落客Walid Moukarzil文章指出,宗派等其它认同往往凌驾在黎巴嫩本土认同之上,黎巴嫩竟然没有黎巴嫩人,这就是问题所在,除非黎巴嫩人出现,否则问题无法解决。

另一方面,部落客Sophia认为,宗派主义的作用就像是烟雾弹,用以威吓中东温和改革份子:

今日的黎巴嫩、伊拉克甚至迦萨走廊皆非宗派主义造成,我们应该这样说,宗派主义仅是一种手段,藉由压制社会温和理性的一方来恐吓人民,如此一来,政府无能、贪腐、在位者窃国等情形便能悄悄进行,因此每当激进人士喊着激昂的口号时,背后众多温和派声音却不受注意。

部落客Bech探讨反宗派主义人士的矛盾行为(竟然支持宗派领袖),以及新兴反宗派主义团体虚伪与不足的一面:

有趣的是,黎巴嫩人在政治立场、团结及请愿运动等方面总是充满创意,「不结盟」运动是最有趣的一种,因为实际上,这类型的运动总是倾向一方(314同盟便倾向政府)。

部落格Sietske in Beirut罗列并指出几个新兴和平团体的特色:

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黎巴嫩人发起政治运动的次数,显示出他们不满当前的政治人物。目前黎巴嫩国内各项政治运动有如雨后春笋,难道黎巴嫩人终于开始参与政治?

部落客MFL对3月14日的围堵行动(政府派对抗反叙利亚派)有不同看法,其文章指出Rafi Madayan与314同盟会分道扬镳,并且指控该会政治操弄314殉难者,摧毁了黎巴嫩青年的梦想。

Lebanese部落格有一篇文章,内容有关于美国和伊朗经济援助黎巴嫩,重建去年夏天以黎冲突中约90座遭毁损的桥梁。

来个轻松一点的消息,我们来看看Ahmad写的一篇笑话,标题叫做政客、小偷及程序工程师:

话说有三个人死后到了地狱,他们分别是政客、小偷和程序工程师。政客说:「我真想念我的国家,好想打电话回去,看看大家好不好。」于是她拨了电话,讲了约五分钟。然后她问魔鬼:「打这通电话要付多少钱?」魔鬼说:「5百万。」政客开了一张支票给魔鬼,心满意足地回到椅子上。小偷十分羡慕,于是他叫喊着:「该我了,我也想打给我那些狐群狗党,看他们过的好不好。」他也拨了电话,大概讲了两分钟。接着他问魔鬼:「这通多少?」魔鬼说:「一千万。」小偷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开了一张支票给魔鬼,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座。这会儿,程序工程师更是羡慕了,他大叫着:「我也想打给我那群信息产业的朋友。」他跟信息产业的朋友讲了20小时,对象包括各项科技产业及企划经理人,电话说个不停。然后他问:「我的多少钱?」魔鬼说:「20元。」工程师一脸不可置信,他问:「真的只要20元?」魔鬼回答说:「地狱网内互打比较便宜。」

文末,finkployd在部落格上贴了一些2006年世界媒体摄影竞赛的得奖作品,里头特别包括那些以黎冲突当下及劫后的镜头。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