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加纳:独立五十年的几个观点

原文链接: Ghana: Perspectives of Ghana at 50
作者:Emmanuel.K. Bensah
翻译:子谦
校稿:mountaineer

像大多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一样,加纳人使用英语,不仅是作为通用语言,而是作为官方语言,英文比其他地方语言以及方言都还要强势,全国各处都是讲英文。因此,有些加纳的(年青)人可能在说起本土话的时候不大流利,也是意料之内。

Ghanablogs.com的Maximus从自己身上就体现到英语在自己的文化中是何等根深蒂固:

我愧对我加纳人的身份。为什么?因为我的英语比我的母语(特维语 Twi)好,我的英语读写能力都比我的母语强。很悲哀是罢。你还要知道另一个丢脸的秘密的吗?我出生并成长于大阿克拉地区(Greater Accra Region),但我却不会格语(Ga)是的,你没有看错。不要担心,我的家人和朋友们都为此而取笑我。我可以归咎于教育系统和其他人,可是第一个应该责备的该是我自己:我应该在上语文课时更专注些。

另一个沟通的挑战来自那可恶的、很差劲的、领导全国的移动通信服务供应商Areeba。对此,GhanaConscious 的Abocco写道:

有趣的是,Areeba继续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几年前的宣传和营销投资已经取得回报:Areeba就是最酷最时尚的电讯 服务。 加上网内通话比网外通话便宜,Areeba的芯片就成为所有人的必然之选,因你的朋友都用它。他们拥有最差的网络却无意改善,反而专注于为了令服务更显 “吸引”而赞助娱乐活动和加入更多的宣传。

他认为,尽管Areeba有他们的问题,另一家服务供应商Kasapa的市场份额却少得可怜。虽然拥有最好的技术(CDMA),因为手机外形“丑陋”,他们迟迟不能赶上Areeba的市场占有率!

同时,随着愈来愈接近三月六日的50周年纪念(译注:加纳于1957建国,今年是建国50周年),可以期待会有许多庆祝活动,加纳的部落客纷纷发表意见。Emmanuel Okyere就率先评论加纳总统John Kufuor在两周前发表的国情咨文。演说中,经济表现及通讯科技两大主题最能触动他:

今天通讯技术革命是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的运作模式,并降低生产的边际成本、提高各行业的生产力。政府将继续把重点放在通讯技术,以其做为国家经济转型的基础。

为确保每个地区都能连接上高速网路,在全国各地普及和推广包括远程教育和远程医疗等通讯服务,政府已经从中国政府取得3000万美元优惠贷款,以兴建一个全国性的光纤通讯骨干。

Luke在I’ll Alight at This Thing (Luke in Ghana)中则描写了离开两个月后回到加纳北部首府塔马利(Tamale)所看见的变化:

现在比较大的街道上都有路牌,写着我从前不知道的名字。然而,“Tamale”这个字以颜色字写成,“Tam”是蓝的,“ale”是红的,带点啤酒广告的味道。

市中心的大街被“反拥挤”了:所有本来设在街道旁边的,以棚子撘建的小货摊都被清理出来。显然他们是被移至镇上两个卫星市 场去 了。我不知道当中细节(似乎没有人知道),而我怀疑这些卫星市场的成效。市中心的大街是这个城市的一个主要商业枢纽,我担心把这些商家迁出会对他们的生意 带来重大的打击。

盛赞加纳人“无与伦比”的温情是唯一没有改变的同时,他半带矛盾地为塔马利的这些改变辩解道:

…一切似乎与加纳独立50周年有关:今年3月6日标志着加纳脱离英国统治,独立50周年(加纳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中第一个独立的),这当然值得庆祝,美化工程正在全国各地展开。

加纳也将主办2008年非洲国家杯:一个非洲国家的足球杯赛,所以新的球场现正在兴建。

这两个事件的确令人振奋,但我依然怀疑这些准备工作对塔马利人民做成的伤害是否比获得的利益多。

一个鲜有议论加纳事务的部落格EU Referendum(译注:该部落格主要讨论与英国相关事务),却从一个折然不同的角度评论加纳的独立。该部落格主编Szamuely Helen论及首任总统Dr.Kwame Nkrumah的下台,但却避而不谈当地某些人与美国中央情报局 (CIA)的共谋,后者一直被视为该事件的主要源由。Helen写道

毫无疑问,有两大原因令加纳五十年前在处于有利位置下没落了:其一是马克思主义,一场以“非洲之路”为名加诸其身的社会主义实验;其二是西方国家领导人为减轻自身的历史罪孽而给的金钱援助,却丝毫不在意金钱的流向。

最后,她拿韩国和加纳作比较 (虽然同样在庆祝独立五十年纪念的马来西亚更常被拿来比较):

1957年独立时,加纳是一个相对富裕的国家,对比起南韩,它的现在和将来都被所有学者一致看好。加纳是富有、民主、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而南韩则一无所有。

50年后的今天,我们知道答案了。从非洲的标准看来,加纳做得不太差。但南韩却迎头赶上,成为当今世界发展最快的经济体系,并严重威胁到僵化的西欧经济。假设,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塞格琳•罗雅尔(Segolene Royal)承诺引入控制全球化的措施的时候,(如果她当时脑海中确是有一些具体的什么的话)南韩会是她脑海中想起的国家之一。而加纳则一定不在其中。

加纳人听到这种说法势必感叹,可悲的是,这很可能在任何非洲以外的分析中继续出现!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