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尔干地区部落客讨论国际法庭裁决

校对:abstract

 

在历经近十个月的审议后,国际法庭(ICJ)于星期一声明认定尼察屠杀(全称: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中文)/(英文)是一种族灭绝行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战争(南斯拉夫内战,发生于1992-1995,估计有超过十万人因而丧生)(中文)/(英文) 却因为”太广泛”而无法被认定种族屠杀。国际法庭亦裁决没有足够的证据可将此归咎于塞尔维亚。

以下则是由巴尔干半岛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国际法庭的裁决所做的回应

在这次裁决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对国际法庭的期待和该次裁决对地方政治所会产生的影响写了详细的分析

…这样形态的事务时常在不同的政见中遭受牵连,塞尔维亚激进党希望国家能基于对这项违法无理的裁决退出联合国以示抗议。而阿富汗的国会已通过了对那些令人厌恶且憎恨的战犯的特赦条款。维吉尼亚州议会则是通过了一份对奴隶补偿的决议。坚决否认或放宽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但,时间是不会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应Gordy的文章中写到:

一些我所看过的分析指出这是一个「妥协折衷的裁决」;但我自己是觉得这样妥协折衷的裁决结果最后只会使双方都不满意

当这个裁决出炉时,Bg anon 写了以下的评论,以总结在贝尔格勒的心情

好吧! 现在的我们有了这样的裁决,我敢大胆的说,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结果。直到现在我都还没在贝尔格勒的街上看到开心的感觉,真的! 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我想,现在应是该花些时间来想想在这场无意义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时间花在对这次无罪判决的感觉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他回顾了在波斯尼亚及塞尔维亚政治圈中一开始的反应,并且提出他自己的评论。

在这次事件中,你会发觉到一个犯罪发生了,但犯罪的人却因为一些令人无解的理由而没有被定罪。你更会在此事件中看到,塞尔维亚因为一个严格限缩的证据法则无需就此事件负任何责任,如此一来,摧毁或是隐瞒证据就可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间接证据在此也无法被视为具有影响力的证据。这样似乎鼓励、引诱犯人隐藏他们行迹,而这样的判例将会引起许争议。

他也同时提到了其它部落客的观点:

当然,并非每个人都会同意我看法。到现在为止我在Blogland所看到的: 当Neretva River冷静的思考着,担心这样的裁决是给米洛舍维奇一个间接的无罪宣判,而在同时,米洛舍维奇却是在寻求一个中间路线并且也幸运的找到了。Yakima Gulag 最后以有罪的「跛脚驴子」之争议做结。 (当然,我觉得她绝对不是在讲受伤的驴子)

Seesaw (aka Quod/Zdenka Pregelj)是个64岁的塞拉耶佛居民,写了另一个回文,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贴了许多城市的美景照片–「都是你平时看不到的美景」

在这样的结果出炉之前的几天,我就知道裁决不会有什么不同。(我从以前到现在都住在塞拉耶佛) 我是可以同意塞尔维亚没有犯下种族屠杀罪行,这部份的裁决结果,(在波斯尼亚所发生的是根本没法跟第二次世界大战相比较),但是免除塞尔维亚在此事件的责任,不禁让我疑惑为何佐兰金吉奇要因为这件事情而被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要攻击贝尔格勒…真的有太多没有答案问题。

Richard (H.) 似乎真的且实际上承诺过Radovan (K.),他不会被指示—最好被逮捕!! 但是,现今的世界已经远离了正义了,我只希望其它在波斯尼亚的居民能够找到足够的信念住在一起,相互原谅,但不遗忘这一切。

在Gordy 就该事件最后的文章中,他把自己的部落格开放给「东方种族的朋友 (原告的证词)」的Andras Riedlmayer— 而Andras Riedlmayer的文章也同时被Bosnia Vault』s Shaina 节录,以下为其内容:

某部分在政治外围的人们试着表示,一个对塞尔维亚不合法的裁决意味着塞尔维亚是个「种族灭绝的国家」,而一般的塞尔维亚人则因此必须背负着「种族灭绝的凶手」这样罪恶的十字架。

…Andras Riedlmayer 解释着,国际法庭就此事件的裁决观念并没与其它,如: 民众对某城市或市政府起诉这样案件有什么不同。可以确定的是,当一个城镇发生种族歧视事件时,这并不代表着再该城镇中的每一个人都因此有罪,但是,犯下这样行为的个人或是政府单位,对该事件本应负起责任。

Gordy 在Waiting for the Verdict 所写的,也被收录在 责怪/ 有罪中:

…一个有罪判决并不会使叫唆、协助和执行犯罪的人有所改变,也不会改变没有犯罪的无辜大众。但是这样的判决将可以适切的让人们认清应负的责任。

My Verdict Belgrade 2.0 的 Viktor Marković 写到:

「你也许听过大部分关于这件事的新闻,但当这裁决被做宣判时,我想到,或许你还没听足对该事件的个人观点,至少,没有塞尔维亚人的观点。」随后,他详细的写出自己个人对国际法庭裁决的观点。

我并不觉得内疚,但是种族灭绝确实是发生了,我应该替那些做出这样行为的人和认为是替国家做了件好事的人感到羞耻。但是我没法代替别人承受内疚的感觉。最多我也只能说我对整件事件感到十分抱歉、遗憾。

这就是国际法庭最终的决定: 塞尔维亚无罪,但是确实发生了种族屠杀。

就如同我所说过的,这是对该次裁决的负面评论—但是永远都会有人将这样的裁决解释为: 既然塞尔维亚在大多的判决中获无罪之判决,那么,很明显的种族屠杀并没有发生。

「东南欧洲在线」的作者—bytycci,一个正准备要拯救世界的研究生—指出反对科索沃举行独立集会是在美国以外被举行的。贝尔格勒的大使馆在星期二,在Bg anon对国际法庭裁决的文章上回文写到: 认为这两件事情之间没有相关联;而bytycci则是就此响应并且澄清他自己在该裁决后的政治立场。

我知道这个集会与国际法庭所做的裁决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它让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者而言却是一次幸灾乐祸的事件

我并不是说国际法庭是有政治上的目的,我是说这样的裁决是有着政治上的目的。这个裁决意味着,降低塞尔维亚的紧张情势,并且跟塞尔维亚说:「并不是全世界都仇恨着你的」。而这个裁决也给了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者一个合理的理由反驳:「看!我们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大多对媒体报导的分析、评论及连结都可以在以下这些部落格找到:

- Srebrenica Genocide Blog:这里这里

-YakimaGulagLiteraryGazett:这里这里

-1948,一个于莱顿大学(University of Leiden)的国际部落格,来自海牙和平宫(Peace Palace,联合国国际法庭所在地)的照片和报导,由Otto Spijkers所提供

-Publius Pundit:由Robert Mayer张贴的一篇文章及后续讨论

-Gray Falcon:这里

-Byzantine Sacred Art Blog:这里


最后Neretva River写到有关在星期五于塞拉耶佛大学抗议游行的时间表:

同时,在星期五那天,所有系所的学生因要参加对国际法庭裁决的抗议活动,当天所有的课程将会停课。而塞拉耶佛大学的校长则是怀疑国际法庭法官们的心理健康是否健全。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