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哈萨克与当地妇女

原文链接:Kazakhstan and its Women
作者:Leila Tanayeva
翻译:Joyce
校稿:scchiang

国际妇女节在哈萨克是国定假日,当喜悦的上班族部落客暂离他们的办公室及部落格休息并为他们的母亲、妻子与女儿庆祝之际,我们将呈现最新由女性所写及关于女性的部落格文章汇集。
有关美丽
图片1
一位来自巴甫洛达尔的部落客籍摄影师Slavoyara,在由部落客megakhuimyak所组织的比赛中,赢得Livejournal网站里最美丽女人的称号,恭喜!

她写到 (RUS):

当谈起去评价一名女子的美丽时,我很严格:不错,有身体上吸引人与不吸引人的女人,然而这并非是评定人格的标准…如同某人说过的:美丽是幸福的许诺。

有关工作
图片2
图片由kamneed拍摄,引用自工作中的人们系列

在捷克共和国有2247名哈萨克的合法移民,neweurasia的Leila遇到一个女孩,其家人都不在此项(合法移民的)统计之中。由哈萨克南部Taraz城来的移民,相较于待在家乡,他们更愿意在海外从事非法工作,以求安身于一个拥有高度经济展的国家(指捷克)。

有关洋人丈夫
在西哈萨克一个坐拥油田之上的城市Aksai,在那里充满着来自西方国家的工作者,根据Aiman的说法,许多当地的女孩们因为憧憬有更好的生活而希望嫁给他们其中之一:

一个在小巴士坐我隔壁的女孩,晴天霹雳般开始以微细的声音喋喋不休:“西方男士比哈萨克人及俄罗斯人好,他们既礼貌又有教养,他 们不知道如何口出秽言也不偷窃!”,说到这我惊讶地几乎无法掩饰,带着震惊的心情我检视起她的脸孔并开始猜想她来自何方,我想回话,但她继续说到:“他们 比起苏联人,甚至对女人更好呢,我希望嫁给外国人。”

自己本身就嫁给外国人的Aiman提列了一些萦绕着外国人的普遍迷思,她并试着破除它们。
她写到:

因为某些缘故,我的亲戚们断定我将嫁给百万富翁,并为了爷爷要求他以一架直升机付聘礼,因为祖父年老并还是二战退伍老兵,而且对 他而言搭巴士显然困难。或许对你而言这样很可笑,但我的亲戚们并不是开玩笑,特别是我祖父真的希望为了台直升机而“卖”了他孙女,然后我明白我必须从亲戚 们的魔爪拯救我未来的老公,否则某些糟糕的事会发生;当我祖父了解得不到直升机并且亲戚们能指望的最多是台脚踏车时,他们相当沮丧并甚至不设法隐藏。

当我姑妈知道一个外国人要来访时,她开始惊慌,她第一个问的问题是:“他喜欢吃什么?”,我告诉她别担心这件事,只要提供“普通 的”食物就好,当我们到达时,所有人彷佛他是某种珍禽盯着他看,人人试着去触摸他,而你能指望什么?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外国人啊!他们并好奇地看 着他吃餐桌上的食物,我姑妈问我的第一件事是:“你饿坏他了吗?”

Aiman并写到哈萨克人的殷勤款待是如何对一位从未体验过的外国人而言是种挑战:

我的丈夫并未怀疑怎么可能如此大量且频繁地吃、喝又不睡觉,一开始他真的喜欢用手吃饭、敬酒和干杯、并就笑坐在那及运用他所知有 限的俄语,但只要想像一下当凌晨两点我母亲再摆上餐桌且再一次地他们开始敬酒、干杯及歌唱时,他惊讶的表情,在那之后一星期他因消化不良及大量的伏特加生 病。

当哈萨克人和外国人真的都喝醉时,他们能不藉由翻译了解彼此,我就见它发生过许多次,但最有趣的一次是当我堂兄弟用伏特加配啤酒 真的灌醉他们的姐夫时,当我丈夫回到家时,他勉勉强强地站着但他能清楚地说话并问我“kal kalai?”(哈萨克语的“你好吗?”),而且不待我回答就自己回答:“zhaksy!”(“我很好!”),他并学了句俄罗斯谚语:“没加伏特加的啤酒 是浪费钱!”

给其他想像和外国人生活是天堂的女孩一句智慧之语,她写到:

有许多关于外国人及其生活型态的迷思,可悲的是因为没有看世界的能力,我们的民众将外国人当作无敌的人物;有很多的刻板印象从很 久以前苏联时代就开始,而且你对它们无能为力。想起那小巴士上的女孩,我在想有多少女孩来到Aksay希望寻找与外国人的幸福,有些人找到了,有些则感到 失望,而一部分则像我了解到最终还是快乐最重要。

有关政治
KUB写了在哈萨克最有影响力的女人:总统的女儿达丽嘉.娜札巴耶娃(Dariga Nazarbayeva):

尽管具有明显的东方思维,在哈萨克的政治圈还是有许多女性。目前内阁有三名女性部长,116名议员中有10名女性…最光鲜且知名的政治家是来自Mazhilis(下议会)的议员达丽嘉.娜札巴耶娃。

娜札巴耶娃没有错过强调她平凡一面的机会并试着去忽略她总统女儿的身分;虽然有谣言,但她明白 她在父亲总统任内的角色。因此,熟知阿斯坦纳(Astana为哈萨克首府)“内幕”的人声称达丽嘉策划了她父亲2005年的竞选活动。政治上,她代表她的 Asar党提议所有支持当局的政党创建共同联盟去提名一位候选人--纳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

过去一年,人们开始谈起达丽嘉最有可能在2012年(根据宪法纳札巴耶夫的最后一任任期届满 后)成为纳札巴耶夫的继任者,虽然达丽嘉再三声明她没有政治野心,有分析师或甚至游说人士却越来越频繁地称她是最可能的接班人;最后想想,统治制度很有可 能会改革为全部权力机关都掌握在参议会首长的形式,而这职位可能会是达丽嘉.娜札巴耶娃。

有关女性主义
LiveJournal的使用者tropical_rat在哈萨克的阿斯塔纳开始教导英语测验,他张贴他对于女性主义的想法以及在哈萨克女权运动如何施行:

我正与一名学生说起女性主义,然后我突然察觉一个很普遍被使用的陈述“女性主义是‘女人也是人’的信念”并不精确,我为此感到煎熬,假如这是事实,那又何必做些什么?问题出在哪?我提出女性主义事实上包含三项主张:

  1. 女人也是人,因而被赋予所有权利、地位以及社会中每个人所享有的基本权力包括政治权利、社会权利、法定权利及经济权利。
  2. 历史上,女性被体制及某些人拒绝给予他们权利或近用权利的机会。
  3. 这些所构成不公正的因素应该被伸张。

而最后两点是许多哈萨克人有待加强的问题,特别是第三项主张,因为那些我们称之为不公正的事,他们称之为事物的自然秩序。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