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25 三月 2007

報導 來自 25 三月 2007

(短信)伊朗:美国精神领袖来访

伊朗:女权团体/总统赴联合国报告

校对: Leonard 本月4日,女权人士在德黑兰参与和平示威活动被捕,32名遭逮捕者中,Shadi Sadr(感谢Kosoof提供图片)和Mahboobeh Abassgholizadeh迄今仍在牢中,其余人士已予以饬回。 律师出身的Sadr成立了Rahi非政府组织,协助女性解决法律纠纷,根据Women's Field网站指出,相关单位已在3月15日(周四)查封该组织,此外,该网站并指出,Abassgholizadeh经营的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协助民间激进人士之机构)也在当日遭当局查封。 狱中其中一名女性透露审讯人员与她的对话。 审讯人员与囚犯 Mahbobeh Hossein Zadeh在博客Parndeh Kharzar [Fa]上,发表她在牢里的情形及审讯人员和她之间的对话。 审讯人员:若能重获自由,妳想写哪些主题? 部落客:威吓、审讯、精神折磨、羞辱、审讯人员不当对待以及监牢的恶劣环境。 审讯人员:妳我曾谈及当局是如何搜集妳的日常生活情报,当时妳目瞪口呆,你也会写下这段吗? 部落客:监听电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审讯人员:还好今天不是由情治单位人员来审问妳,妳应该感谢老天。 为狱中的母亲落泪 Omid Memarian的身分是记者,她将一名入狱妇女的女儿与她之间的谈话记录在博客上。她说Mahboubeh Abbasgholizadeh的女儿(Maryam Ommi)似乎很害怕,也很担心母亲被捕后,即将遭受一连串的审讯及后续行动。Omid的完整访谈内容收录在Roozonline,Omid问: 『他们是否审问其它人有关妳母亲的事情?」Ommi回答:「是,审讯人员试图将另外两名女囚犯与其它人隔离,他们要其它人不要再跟随那两名囚犯,并经常质问其它囚犯:妳跟那两名囚犯有什么关系?你替她们俩做什么事?为何要去她们的办公室?」他们还试图使用心理战术,告诉其它人那两名囚犯已招供,但他们是好人。』...

智利:总统上任一年回顾

校对: mountaineer 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是智利首位女性民选总统,最近刚任满一周年,舆论认为这一年过得并不轻松,包括教育改革罢课与新运输系统延后通车等,在社会引起两极化反应。 EquinoXio[ES]的El Chere提出整体数据: 当一位总统的民意支持度这么低(不到38%),在智利历任总统之中也表现平平(以1至7分评量,只有3.8分),还得面临各种政治(包括党内)、结构与社会危机,究竟代表着什么涵意呢? Andrés Sanfuentes提醒我们[ES],巴切莱特在当选前便承诺人民五件事情: 巴切莱特的竞选政见提出五项主要计划: 一,新社会网保障。 二,促进发展条件。 三,提升人民生活质量计划。 四,对抗歧视与排斥。 五,以各项新公共政策对待人民。 Andrea Henríquez[ES]的想法与许多人相同,都与巴切莱特所提出的五项政见有关: 2006年智利经济成长率为4.2%,虽然创下三年来新低,不过因为全球铜价创历史新高,使出口额持续成长。 相较于前几任政府,巴切莱特这一年让失业率下降,而医疗、屋宅与教育投资则增加,政府也推动立法确保性别平等,也建议国会改革退休制度。 自上任之后,巴切莱特在民调中获得众多支持,不过最近几个月有消减的趋势,根据Adimark所执行的民调,总统在二月间的民意支持率为49.3%。 巴切莱特在这一年间,就必须处理诸多深层问题,教育制度危机演变为全国学生罢课风波、新运输系统、误认被拘留者(译注:皮诺切特时代被拘留者的尸体指认错误)引发人权争议、去年12月前独裁者皮诺切特过世,但社会大众尚未讨论皮诺切特受争议的历史遗产,再加上数项贪污丑闻不仅造成左派执政联盟危机,也使她失去人民支持。当初巴切莱特宣誓就职时背负着极大期望,人们希望她能为智利带来廉洁政治新时代,现在社会还在观察,看看巴切莱特能否克服过去这一年的阻碍,完成她在竞选期间不断反复重申的五项承诺。

(短信)布基纳法索:无木式建筑

布什在巴西:博客看外交与乙醇协议

校对: PipperL 「我们有酒精能给能卖」-用乙醇汽油弹对准纽约佬-图片来源:CMI Brasil 上周,美国总统布什旋风式的造访巴西,为当地的博客圈带来了广泛且不同的回应。在Paulista大道上的示威及抗议活动(由David Sasaki所报导)是报导一开始最受到重视的观点,但我们在以下的文章也将看到,其它的面向也被呈现及辩论着。生物燃料公司的协议最后变成这次访问的主要议题,这也影响了网络上对话的情绪。也因此,评论者很快的找到又新又有趣,异于以往攻击布什的那些的议题串来探究。委瑞内拉总统查维兹再一次的试图成为主角,即使在远处,尽可能的让他英雄一般的表现在媒体上出现,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博客要求以较为实用主义的意识型态取向来处理对外国的事务,特别是美国,以及其它世界的一般性事务。卢拉总统似乎也听到这些声音 在这种动乱中,如同我们在报纸所读到和电视新闻上所看到,我注意到一些不连贯...。我印象深刻的看到巴西人在街上焚烧美国总统的肖像,向同胞的警卫丢掷石块和木条,以及藉由以示威和抗议关于残暴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激起愤怒的情绪(在巴西?),以及突显我们和邻居查维兹的不同...我想如果美国总统的到访是为了商业,我们应该给予他掌声,并支持他的行动...我们应该节省那些时间和精力,支持我们的国家,不要反对美国总统的到访。没有人会在美国或是欧洲看到巴西在抗议着饥荒和失业的问题。让我们关心我们自己的现况,如此,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帮助别人,而不是扮演过时的激进份子。拥抱所有人,利用外国人的来访:打开你的心胸!没有旗帜的激进份子-Carlos M. Cunha 博客 那些反对布什的人真是可怜。当他们焚烧美国国旗的时候,这些左派想烧掉的并不是资本主义的旗帜,他们想烧的,是美国式民主的大旗,但那个才是真正有用的。那也就是为什么我对于今天在Paulista大道上那些呆瓜不感到同情。今天,我对这个城市感到到羞耻,羞于这个地方向世界所表现的,羞于于看到那些笨蛋言之无物的抗议,抗争着某些他们不是真正了解的事,因为他们不知道美国实际上是什么。那些愚蠢的年青人,是被大人们以可疑的议题带领着。给巴西政治上的成熟-Notas de Maurício C. Serafim 没人怀疑布什的选举和和他的宗教同伙们在美国势力的上升,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是一件坏事。但我们应该变得实际以及思考关于我们的国家:如果布什藉由商业的协议带来任何好的政策(明显的,是个笑话),那很好。如果不是,那么和卢拉喝杯啤酒后就可以回家去照顾伊拉克了。只是很难相信,时至2007年的今日,我们还在为我们自己的无能和堕落责怪「邪恶的帝国主义者」。拉丁美洲已经变成一种讽刺,为我们带来耻辱。当我们燃烧美国国旗、抗议标语时,亚洲国家正试图进行发展而不是抱怨自己的软弱。当喧闹的左派激进份子在麦当劳前集结,而忽略了右派的政治交易,Emerald女士将一直住在希尔顿饭店旁的贫民窟。关于无休止的伪善-A nova corja (译注:布什经常表现其虔诚的基督教信仰,获得共和党内基督教保守派人士的支持,选民也认为,明确个人的宗教信仰代表人格及道德的指标。而保守派的黑白善恶价值观,使布什自视替天行道,强加其政策于人,这也是当年竞选对手凯利所批判的) 不同的是,这次美国总统的特别造访,对于巴西的历史是头一遭,我们引进了科技,变成世界上找寻替代性能源的解决方案中,具策略性的资产。当我们在这方面被视为领先于其它国家(除了美国之外),这样还是不错的。从现在开始,思考它的好处以及研究如何利用它,看来是一件重要且必须被探索的议题。 从另一个观点来看,我认为我们可以说这个和巴西的生化燃料协议,会变成美国总统在它任内对于环境议题不良纪录的政治救赎。许多布什的批评者认为,他固执于石油的政策是他在白宫任期里的最大错误之一,而突然的转向生化燃料,可能是他迈向第二个任期的主要变革。的确,查维兹也许正想着,对美国而言,和巴西建立伙伴关系是很方便的,而且好处还包括让玻利维亚改革的主要资产(委内瑞拉的石油),多了一个直接竞争的对手(透过全面性授权的乙醇燃料)。然而,要全面大规模地试验生化燃料,在经济和环境议题上仍然没有被论及。专家们知道,政治的争议会抹去技术取向的讨论(译注:在查维兹掘起后,巴西有和委内瑞拉在拉丁美洲有互别苖头的趋势,但二者也协议共同开发能源,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但查维兹也利用该国的石油优势与拉美其它国家结盟,玻利维亚即是一例) 在某次美国总统正式访问阿根廷时,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对布什的拉丁美洲之旅做出了严厉的批评。根据查维兹的观点,美国计划扩散其乙醇产品是「不合理且不道德的」。他说:「很难想象,把给人和动物的食物变成给运输工具的燃料,只是为了用来支持美国式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布什一直在找寻拥有有大量可供农作培育用土地和用水的国家,像是阿根廷、巴西、印度和中国。」查维兹也说,布什值得因他的伪善而得到奖章:「这位从北方来的先生发现了拉丁美洲的贫困。」查维兹嘲笑的说,这是布什用来合理化发展乙醇计划的理由。「我们应该颁给美国总统伪善的奖章以表彰他关于对拉丁美洲贫穷问题的担忧。」难以对付的查维兹说乙醇产品是不道德的(Chávez goes nuts and says 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