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29 三月 2007

報導 來自 29 三月 2007

菲律宾:博客谈论在家自学教育

校对:Leonard 在菲律宾某些博客上出现了有趣的讨论:让孩子在家学习或是送到学校去? A Passerby’s Trail博客写道: 身为教育者,我累积了许多在各级学校的教学经验,然而作为一名母亲,我倒希望孩子能够在家学习。我知道这样做会很麻烦,尤其是要从无到有拟定学习课表,但我愿意投入所有时间、精力、创造力及专业,这是为了自己孩子好,所以值得。 另一名菲律宾教育家博客Tito Rolly与A Passerby’s Trail想法一致,并表示科技可为在家学习提供良好平台。 现在科技日新月异,我觉得在家学习已非遥不可及,举例来说,从前我们可能需要买一些百科全书,才能对特定主题有所了解,但如今网络便能满足相同需求。 Tito继续谈论在家学习的好处: 在家学习可让孩子免于上学所带来的危险,例如穿越马路时被车辆辗过、通勤舟车劳顿、绑架、街头霸凌、逃学等,另外,还可减少学杂费支出及不必再面对爱抱怨的老师。(不过就没有台风假可放了)在家学习的孩子只需登入某网站,就能开始学习,这意味着学习将没有国界限制,我们的孩子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学校上课,哈,这真是充满无限可能。 博客Noypetes响应Tito的文章表示,在家学习可能使得同学会成为过去式,若孩子不到学校和其它人混在一起,他们可能无法培养社交技巧。 在家学习固然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我担心这种方式缺乏社交互动,同侪互动对于训练孩子独立自主以及融入社会十分重要,我认为应保留部分基本的教学方法,虽然信息科技及网络足以为师,但仍无法提供同侪之间的密切互动及取代老师的角色。 A Passerby’s Trail有带过大型班级的经验,她早就知道「社交技巧」的重要。她写道: 身为教育者,我相信学校不是唯一培养社交技巧的场域,孩子不需要身边一堆人才能够发展社交能力,有时在团体当中,孩子的社交反应反而不佳,因为我带过大型班级,所以我深谙个中道理。 假如不需待在教室学习,孩子就不会有没安全感、自我意识及紧张等情绪反应。学校是一个让人深感威胁的场所,对部分孩子而言,可能会造成心灵创伤,真令人难过……不过这是事实。 Tito心目中的未来学校期望是: 我对未来学校的愿景是:传统学校在不久的未来将有重大改变,从前我们所认知的学校将从此绝迹,未来的学校虽仍由建筑物构成,不过教室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多间计算机教室,而在教室计算机前面的是老师,学生只需待在家里。教学内容将分为许多单元,因材施教,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由于同侪不需面对面相处,而且学生可自行决定课程进度,所以学习速度较慢的学生不会再因为课业落后而遭同侪讪笑。

伊朗:对民众而言,《斯巴达300勇士》不只是电影

译者:Nausicaa 校对:twmax 由Project 300的Afshin Sabouki 所作的一张卡通图片,响应《斯巴达300勇士》这部电影 根据Frank Miller的漫画改编而成的电影《斯巴达300勇士》不但票房成绩亮眼,还成为伊朗媒体间的热门话题。在Zack Snyder执导的片里,三百位斯巴达武士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以抵抗波斯王Xerxes 和他的百万大军。 许多伊朗人对这部电影感到非常愤怒。日报Ayande No指出,这部片「要告诉人们,现在成了邪恶轴心的伊朗,一直都是罪恶的根源,而且现代伊朗人的祖先,就像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是既丑陋、愚笨且野蛮的谋杀者。」制片商华纳兄弟(Warner Brothers)旋即澄清,强调这是部「以历史事件做为蓝本的虚构作品」。 伊朗的博客们对于这部电影则有不同的反应。 愤怒与希望 Lego Fish制作了一个名为「Project 300」(300指电影名称)的googel炸弹(Google bomb),导引在在线搜寻这部电影信息的人们到一个有各种以「古代波斯」作为主题之艺术品的网站。他说可以「藉这波电影风潮,把真正的讯息传达出去,也就是,伊朗人并非片中所描述的那样。」 Lego Fish表示,Project 300并不像有些人所猜想的,是拿来报复和做为对抗的。它是通力合作下的成果,目的在于展现波斯人不为人知、且在现今媒体上缺乏能见度的艺术面。 博客The Spirit of...

阿富汗:酒精、女性以及和伊朗的关联

校对:Leonard 阿富汗以及非阿富汗的博客分享许多关于阿富汗的故事,包括酒精、女性以及阿富汗移民等问题。 酒精 Onne Parl告诉我们为什么酒类去年秋天会从市场上消失。这位博客说: 根据消息灵通人士指出,酒类去年秋天从市场上消失之因有二种说法。有人说,伊斯兰政府对于酒类易得性的关注。另一种说法是关于钱的问题。从价钱低廉来看,显然过去酒类免课税。当政府开始对酒类征税,商家不愿支付。于是,酒类就从商店下架,或是被商家藏起来。 陷在痛苦中的女性 Afghan Lord诉说着关于3月8日国际妇女节以及阿富汗妇女的处境。他写道: 一些阿富汗男性无故殴打他们的妻子,只为向家人展示他的权力和愤怒。当他想殴打妻子时,就立刻动手。许多父母将女儿嫁给六、七十岁的有钱人。坎达哈有个小新娘四岁出嫁,但这惊人故事只是数千案例之一而已。许多父母将女儿当作物品一样贩卖,也不管女儿的去向以及将来是否会发生什么。大约有57%的阿富汗女孩在合法结婚年龄16岁之前就结婚,而大约60-80%是被迫结婚。 Safrang说着几乎相同的阿富汗女性故事。他说: 在国际妇女节来临前夕,阿富汗女性的命运自塔利班垮台后并未明显改善,无论是媒体报导,或是联合国、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及许多组织的报告也一致认为如此,家暴、强迫结婚、缺乏适当的医疗服务(以及立即照护和教育)依然非常令人担忧。 人道无国界 由于伊朗的IT专家及博客Jadi,我们得知有一群伊朗人正发起活动,抗议伊朗政府虐待阿富汗移民,我们可以在此看到许多抗议活动的照片,其中一张标语写着「人道无国界」,另一个标语写着「当不公不义变成法律,反抗即为责任」。

尼泊尔:对互联网断线的怒吼

校对:Justin 尼泊尔互联网服务商协会最近决定,要在上下午各断线一小时,对当地博客显然不是好消息,这些企业家以这项行动表达抗议,谴责毛派份子殴打旅馆老板事件,博客一方面抨击毛派份子,另一方面也因互联网断线而怒,虽然后来服务商在白天恢复联机,尼泊尔博客还是有许多意见不得不发表。 My Sansar得知断线原因后写道: 今日下午四点起互联网便已断线,尼泊尔互联网服务商协会表示,一小时断线行动是企业家团结抗议的表现,这是国内首度由服务商主动断线事件。 United We Blog!以尖锐文字批评断线是愚蠢决定,要求业者应补偿消费者,并应承诺未来绝不重演。 到底是谁认为断线是「必要行动」?我们不需要另一位贾南德拉(Gyanendra Shah)来剥夺人民的互联网权力,(贾南德拉为毛派领袖,去年二月发动政变接管政府时,曾断绝尼泊尔全国互联网一个星期),我们拒绝再因任何借口让信息与通讯瘫痪,绝不。 Mero Guff提到,他因为断线而无法进行重要工作,后来得知断线是服务商人为造成,他简直无法置信: 身为用户,我都定期付费,为什么他们的行动要把用户拖下水?…这种抗争行动真是可耻。 The Radiant Star同样抗议互联网断线,强调任何一方都未从断线中获益: 难道他们这样不算侵害消费者权力吗?签约时就已说过,除非出现人为无法抗拒因素,服务商都应提供24小时互联网联机… 我们一起来谴责此次事件! 直到服务商决定结束抗议之前,每日两小时断线还是会无限期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