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

每个人都清楚,对于政府预算有两条路可选择;另一方面,从预算到支出的途径有数千种,塞尔维亚与梵蒂冈差异在于,梵蒂冈花的是他国人们所赚的钱,我国政府则花掉本国人民的钱。

评论一则有关斯布里尼卡屠杀的文章(SRP):

在悲剧的绝望里,受害者都相同;幸存者也同样处于痛苦之中,为他们的至亲感到痛苦。政客全都一样,在不同人们身上贴上“同胞”或“敌人”的标签;他们使得四处都是受难者,才能够清点死亡人数,他们简单地以谁有最多受难者来责难彼此,真骇人!

Ristic试图证明不同民族的人都大致相同。他以Harry Black的别名,在克罗埃西亚部落格入口网站Lupiga上发表文章,证明人们不会根据他的文章误认他是塞尔维亚人(他的朋友称呼他Rile;对 Vecernje Novosti晚报的读者而言,他的名字是Milorad Miloradovic)。他以短诗回应一位部落客关于巴尔干半岛民族间的差异(CRO):

当塞尔维亚人被迫害时,
克罗埃西亚人遭施压;
当一方用挤的,另一方则用压的,
就如铁路火车与飞机开过他们!
[…]
任何时候,笨蛋都相同:
他们只有一个欲望:
达成种族净化,
除此以外都看不清。
[…]

关于政客们和他们的面具(CRO):

欢庆:
成功与许多美好祝福知名,面具则结交许多虚伪的朋友。
***
真实所在
当一个人造了个面具,
他会把它戴在脸上;
但往往,
他却将它放在屁股,
***
面具与脸孔

面具紧握着我们,
它供给我们安全感,
它被所有人深爱着,
没有人苛责它。

每个人戴着面具
在自己的头上,
但他是否知道
所戴的是真正的那一张?

在此有个玩笑
以及一个小意见:
谁知道脸孔是什么,
谁知道我们的面具是什么!

Harry Black

写作上的思维(CRO):

[…]转化为文字的思维是致命的,因为思考很伤脑力,但用说的则不用脑![…]这是真的!遗忘可以轻易地被书写抹去!

***
Toshiba在SerbianCafe.com张贴了Ristic的作品“三联祈祷文” 及一首名为“我的故乡”的歌(SRP):

祈祷文
我们祈求主给予阳光,
让我们在您的谅解下做活,
给予我们生命去圆梦
并在梦中与您共活!

在我们心中你永存不朽,
在每个梦境里与各各举止中,
您的慈爱我们未曾遗忘,
您确实无处与我们同在.

您给予我们信仰、希望与爱,
您的恩典是如此和善且美好,
我们都生活在您的白袍之下;
赐给我们和平与阳光吧!

假如在世上某个遥远之处的你发现一颗与你一同跳动的心,
让我们听听这首诗,因为或许你也会写出相似的.

我的故乡(选自同名诗)

你问我,我的故乡在何处?
在这世上的每一处,
在星空下的每一处,
在我无拘无束的地方及不畏惧和风之处!
我的故乡是
我朋友们的所在!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