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四月 2007

報導 來自 15 四月 2007

台湾:博客抢救乐生疗养院的后续行动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译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里所提到的,在台湾部落圈中,正兴起一股抢救乐生的讨论与行动。如今,整个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包括主流媒体、大众、与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动: 除了在部落格上讨论与串连之外,几位部落客决定在真实生活中采取行动。

(短信)巴林:还在家国一体时代吗?

部落客Chanad Bahraini嘲笑媒体赞扬巴林的「单一家族精神」,并张贴有关警民冲突的照片,他指出:「所谓的『单一家族精神』,似乎即巴林所有土地与资源皆为单一家族的资产,如果人们拒绝做这个家族的忠仆,就得准备面对『麻烦』」,而麻烦就是指某张照片里,镇暴警察站在镇暴车上,背后还有催泪瓦斯烟雾弥漫。

海地:妇女谈女权运动

校稿:FoolFitz 过去这段时间,我们报导了哈萨克及当地妇女、中东及南美、俄罗斯及南亚如何以部落格纪录国际妇女节,而此刻两位海地的部落客,也写了国际妇女节以及女性解放运动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海地女权运动 Roody Edme在部落格Ailleurs vu d’ici上思考1970年代及80年代的海地女权运动,当时我们来到打造女性的倒数四分之一世纪,而且有许多事物都在改变中(Fr)。 Edme回顾Marie Laurette Destin曾被一些人赞许为海地女权运动之母: Laurette穿着如同明星宝狄瑞克…像个幽魂般游走在太子港的街道里,她那海上女妖般的歌声,使周围的人意乱情迷。 有些人非常不认同她的海地妇女解放运动(MLH),认为其方法过度建立于法国妇女解放运动(MLF)的基础上,Marie Laurette在某些人眼中是个异端人物,她冒着带来西方奢靡风气的风险,大大地开启我们社会抗争的一扇窗。 然而在她更久之前,可追朔到如卡门波森(Carmen Boisson)、Gourdet St-Come女士、Paulette Poujol Oriol等名女人的轨迹,只有Laurette提出更多当代的需求,诸如身体自主及性自主的权力… 当国民仍然活在军事独裁政权及低度开发的地狱之中时,谈论妇女解放这种中产阶级的概念,似乎是不正确的意识形态;但上述的女性们,不但极力争取工农女性的解放,也同样为男性争取权力。 并非全部的女性主义创建平等 同时另一位在Notedor.com书写的海地部落客Nancy,对于某些认为女性不需要男性的女性主义学派做出评论: 今早有些女性在街上抗议当地企业的剥削,她们的观点重新带给我许多回忆与省思。 我看见自己手持抗议标语,与我所属的已婚妇女(Femmes Engagées)团体一同要求正义,那天在抗议的途中,一群在我身旁的妇女们大喊:「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需要男人。」我问她们,那么我的丈夫与三个孩子会如何呢?她们没有回答,且未曾想过她们的儿子。我们有着不同的目标,我们的行动里缺乏凝聚性,我回了家,并悲伤的看待这次没什么意义的抗议活动。 Edme也认为某些女权运动太过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