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法国总统选举:非法国的外界观点

译者:chy7211

本周末,超过六千万法国人在第一回合法国总统选举里投下他们的一票,范围限缩至候选人名单上的两位:保守党右翼人民运动联盟(UMP)候选人尼可拉斯.萨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会党(Socialist Party)候选人瑟珙莲娜.贺雅尔(Ségolène Royal)。将同时面对五月六日的决胜大选。

自从五年前的总统大选后,特别是经过2005年暴动以及头巾争议(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后,移民及种族已成为政治辩论的核心议题。 这次选举并结合了法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可能在星期日获得自1965年以来,史无前例最高的投票数。

这里有个对于这次选举的界外观点,来自法国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国殖民地里关注此议题的部落客们、以及比例持续成长的半法国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语系圈 对萨克奇鲜少好感 如同许多法语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对于萨克奇是否能在处理法国种族问题以及促进法语系世界的和谐关系,抱持怀疑态度

晚上八点半听到萨克奇,我马上泪盈眼眶。他想要保护我,想要这个大法国家庭的兄弟情谊,他反对“黄金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s).”当下只要闭一只眼似乎他几乎能够成为一个社会民主党员了!萨克奇最后以反对终身监禁刑罚,并提出退休年龄保障在65-70之间等政见结束。下个要面对的是:RCJ Coassgen宣布的欧洲公投…。 …对于喜好贺雅尔有其它论点:受欢迎的陪审团、在国会里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请愿的权利、将少年犯送至军事训练管制、在地的住宿学校、弹性安全制(注)、以及可能对于其它法语系族群更为关注,因为她来自塞内加尔。

刚果-布拉萨市明日的刚果布拉萨(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里,Mouvimat很清楚他对萨克奇绝无好感,认为世事无绝对;但如果赞成萨克奇赢,不知到时法国是否会操控在萨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们度过了第一轮初选,那么再也没有什么是肯定的了,就算我们承认投票是精准地预测其结果。投票已成为一种精确的科学吗?当然不是!但我们晓得它对于心志摆荡不定的人的影响,以及那些没有意见、会说出:「多数人是正确的,所以我也会投给大多数人的支持者!」

如果萨克奇赢了,他将使法国人后悔。但这些人本身就充满矛盾,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宁愿出兵,然后沈溺在自己的矛盾中…如果他赢了,在15天内他将拥有所有力量…

Mouvimat 继续在文中称萨克奇是资产阶级的”典范(standard bearer)”,距离最高权力仅一步之遥,并声称犹太人是”全球金融之主。”


摩洛哥:压倒性支持贺雅尔

小区网站yabiladi.com设置的网络民调显示,如同其它少数族裔,法国摩洛哥人仍然怀疑萨克奇(Nicolas Sarkozy),他在总票数1057票里仅获得7%的支持率。中间派候选人贝鲁(Francois Bayrou)获得25%支持率,贺雅尔(Segolene Royal)最受欢迎,获得48%支持率。贺雅尔和贝鲁都受益,Yabiladi解释,从法国摩洛哥社群的角度来看,”除了萨克,什么都好(Anything but Sarko)”。


黎巴嫩:一个中间偏右部落客哀悼贺雅尔与萨克奇

对于选举结果,法裔黎巴嫩部落客 Frencheagle-一个偏好贝鲁而非萨克奇的右翼份子-写道:法国已选择了”平庸与自大“。贺雅尔是个平庸的候选人,仅吐出无法兑现的承诺,而萨克奇则是自大傲慢的那一位,由他处理2005年暴动可见一着。

Frencheagle,看来他偏好选择贝鲁,认为这些结果象征法国明显右倾。他自身作为一个右翼份子,Frencheagle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迹象,但他并不希望萨克出任总统。

如果你计算贝鲁、萨克奇及勒庞的总得票数,你会发现法国从未如今日一般保守。超国60%的法国人认为只有右派能够解决目前这个国家所遭遇的种种问题。这只会让我感到高兴,因为我正是个右翼份子。然而,我很遗憾萨克奇进入第二轮选战。这让我想到未来这样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可能成为这个共和国的总统。他晓得如何摧毁评论、如何煽动,但他绝对不晓得如何从全体利益角度,作为所有法国人民的媒介者。

突尼斯

全球之声作者Samsoum将突尼斯博客圈对于此次法国总统大选做了全面性的深度报导来自火星的女孩质疑为什么比起国内政治情况,突尼斯人看来似乎更热衷且更了解法国政治。

海外领地投票

瓜德洛普与马提尼克Guadeloupe and Martinique 瓜德洛普及马提尼克同样出现持平纪录,瓜德洛普多数投票者是投给萨克奇(42.6%)及贺雅尔(48.4%)。

海外领地的投票是在4月21日,比法国本土早一天,Internet Rapide的葛瑞格解释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影响他们认为自己的投票是无关痛痒的。由于提早一天投票以及时差,来自法国本土的电视及收音机新闻广播被暂时中止,以配合停止在星期五之后投票前的竞选活动。


贺雅尔是”法国之乱”

Et Si Nous Parlions 激昂的写到他对于萨克奇信心全无,以及他对于贺雅尔的支持,Trop Nul en Guadeloupe解释为什么贺雅尔是”法国之乱”。

贺雅尔,她将自己妆为法国之母,其实不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一个隐藏在美丽脸庞下的骗子(太容易蒙骗许多投票者)。自从”她”六个月前开始竞选,贺雅尔就不停地随着目前事件找到安插自己位置的机会,也满足其它人的期望。特别在她的企图里,她犯了许多所谓的大错,但这些事实上正是她空泛论点的具体成果。 如同社会党的轻蔑傲慢,她已经成为最新、忠实的成员。贺雅尔不过是一个将自己献给最高出价者的高级妓女。


Trop Nul en Guadeloupe也认为许多萨克奇的支持者也许会投给贺雅尔,这么一来在第二回合选举里萨克奇将会面对贺雅尔-而非贝鲁。


大溪地

政治如闹剧

Samson Point Com写到大溪地的选举情况。如同在法属安地列斯(French Antilles)、法属玻利尼西亚(French Polynesia)是早一天投票的。但是在这情况下如果他们不提早一天投,因时差因素大溪地人将在投票前得知法国本土的选举结果。

就像许多人,Sampson写到这次总统选举纪录里的有趣之处。但他认为这样的关注某种程度反而变成了闹剧,而无法显现真诚的市民契约自主。

Now, you are as likely to find the candidates in VOICI and GALA [i.e., tabloid magazines] as in LE MONDE our L’EXPRESS… 现在,如同在LE MONDE我们的L'EXPRESS…,你很容易在VOICIGALA(如:小报杂志)里找到那些候选人。 你有听过这次大选如何迷惑整个法国。没错!如同勒庞所说的。我们不是在里面谈我们自己吗?我们飘游在无意义的字海当中…我们问我们自己阿列特.拉吉耶(Arlette Laguiller)(她认为他自己是个”男人”?)之后的那张照片放的会是谁,我们拿出贺雅尔穿牛仔裤的照片因为她通常只穿洋装…等。


萨姆森一度穿越”愤怒的青少年时期”(法)。他充满了疑虑。尽管如此,他写道,这是个重要的投票,如果人门是涂在更高层次的政治领域有所实践,公民教育是必要的。父母应该与他们的孩子谈论政治。

一个住在法国的非洲人表达他对贺雅尔的支持,及对萨克奇的破灭

萨克奇与2005年暴动事件

Et si nous parlions,一个法语系国家非洲人,解释他就算一年前是萨克奇的支持者,为何现在转而支持贺雅尔的原因。

萨克奇处理2005年暴动事件使得Et si nous parlions的作者相信,萨克奇以及多数的法国人,并非真的对于建构一个多元社会、多元种族的法国感兴趣。

一年前,我是挺萨克奇的。我密切关注着他的想法,那些曾承诺将为化石般法国带来改变。因为我始终相信”一只鸟在手,胜过两只在林中”,所以我积极行动。总之,与其等待,也许是1000年的时间,等待法国改变它的心智及整合它的历史里不同颜色人种,当我们在期待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之时,我宁愿接受真实存在的歧视。

直到有一天,在郊区发生了暴动。我等待萨克奇以务实的态度处理这个问题,恢复平静,而且仍然试着理解并找出这个郊区排除问题的社会解决方案。我等待他利用这个机会重启肯定的行动。在某些失业率达40%的城镇里,不难理解为什么就业会是郊区暴动的首要答案。所以,当尼可拉斯先生决定开始细数在一个生活在法国、来自巴黎纽利的白人面对来自巴黎北郊Clichy-Sous-Bous的棕肤青年,必须面临自然的、历史的、心理的与社会的种种恐惧,我们完全被吓到了。

And that is how I came to understand what sauce Sarkozy was counting on us to eat. That is how I decided to look elsewhere. If Sarkozy had been in power this last decade, someone like me would never have come to France. 这就是我开始了解到萨克奇希望我们所尝的滋味。这是为什么我决定寻找其它地方。如果萨克奇已经掌权十年,那么像我这样的人就不可能到法国。

种族与法国政治

在法国,无论是左翼或右翼认真努力消除种族主义,Et Si Nous Parlions都深感怀疑,但左翼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这是真的,过去在右派人民运动联盟(UMP)的黑人比起在社会党里的更多。但人民运动联盟(UMP)里的萨克奇已走向了极右派。这是一个UMP党员对于有色人种所说的:我们将不会作任何事帮助你们获得成功,但一旦你(妳)富有且具有名望,我们将会忘却你(妳)是从哪里来的。这就是只想追求最好的人民运动联盟(UMP),在他们达到巅峰的路上,一路踩在那些被排除及贫穷所苦的人们身上。我不认为左翼份子里的种族主义者会比较少,但我想在合法化种族主义以及不言明之间有个差异,这个差异是种族主义的始作俑者怀疑他的行动合法性。我对一个认为黑人居住在贫困郊区是正常的、认为只有外国人会制造问题、认为一夫多妻是暴乱来源的国家,并一无所求…。

如果萨克奇和勒庞进入了第二回合,法国将会从中受益。我再没有理由需要冷静或相信法国是期望多元的。我不再是和平主义者,我将为了共产主义利益而投票,因为我想无论如何,在多数人知道他们自己的选择的情况下,我们并无法作任何事情。因此,我将创立我的黑人公司为黑人客户服务并聘用黑人劳工。我将加入黑人协会…你可能会告诉我,我正在作他们期望我做的事,你是正确的。但至少这是以我的利益为依归。

谨慎支持贺雅尔

虽然这位部落客并不确定贺雅尔比起其它候选人,是否能成为更理想的代理人,至少贺雅尔的> 发言对于非洲移民的利益更具说服力。

知识分子告诉我们不应投票给贺雅尔,只因她是女人。我有一千个客观理由迫使我该投给她。第一,我是非洲人,而且她是唯一在电视上面对观看TF1的百万法国人民,声称法国剥削非洲的候选人。这并不意味她将会比其它候选人来得好。让我们回归现实;这是由我们决定改变我们自己的原生国家。毋庸置疑,她所说的事实已是一个好的开始。她也是提出”来回行程”的签证,让非洲人民能够更容易回到他们的原生国家的候选人,而且我想今日的流离是由法国自身所建立的,这可不是件小事。

女性总统作为希望与改变的象征

Although the fact that she is a woman is not the primary reason this blogger is voting for Royal, the symbolism of her gender is not lost on him 虽然事实上她是个女人并非这个部落客投给贺雅尔的主因,但他并未忽略她的性别所彰显的象征意义。

…头一次,一个女人被视为法国的总统。凭良心讲,我不相信她跟其它人相比能更胜任与否。但我想她所象征的远超越政治。我来解释。 虽然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妇女仍遭受到这个社会歧视。一个女性能在这个层次握有权力是这个转变的开始。我们不能再靠我们男人来改变,但我们可以靠我们的年轻男孩们,让他们了解到一个女性能够做到任何男性所作的事。是什么改变了我所属的少数族群?这是一个在人们心目中的象征。在美国,你可以看到希拉里.柯林顿(Hillary Clinton),现在你能看到芭拉克.欧芭玛(Barak Obama)。我们不在那里而在法国,但这是个起点。

照片:尼可拉斯.萨克奇与瑟珙莲娜.贺雅尔;来源:Wiki Commons

译注:弹性安全(Flexisecurity):弹性安全制是一个在未来欧洲劳动市场及社会政策发展中浮现的新关键词。它是指制造高水平的劳工弹性,并提供他们高水平的工作安全。亦即,弹性安全制意谓劳工不需在弹性(包括排班、契约、出入劳动市场…等)与安全之间二选一,但试图在工作具有社会保障的前提下,协调出更具弹性的工作机制,例如接受额外的专业训练。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