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台湾:疯妈祖

 

就像月巴说的:这礼拜中台湾都在疯一件事,那就是–大甲妈祖遶境。

根据林美容教授的研究,妈祖是台湾人最普遍信仰的神明。妈祖生日为农历三月二十三日,所有的祭祀活动都环绕在其生日前后举行。「迎妈祖」的巡境活动 是很热门的活动,最近这几年,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参加。

参加妈祖绕境的人都在做什么?根据月巴的说法:扣除跟着一起走的和发愿无偿供应凉水饮料的人,重点就是传统习俗:钻轿底。相传钻过妈祖轿底的信徒们,来年就能好愿。

2006年,青辅会举办一个妈祖绕境研习营,讲解妈祖信仰,并带有兴趣的年轻人参加中部大甲妈祖绕境的活动。信众会跟着妈祖绕境走八天(约三百公里),全程素食。

Nycfour在大甲妈祖绕境青年探索队体验日志说妈祖绕境对信众的重要性:其实很多人心里藏了很多心事、很多苦楚平常找不到人宣泄,也无法说出口、找人讨论,每年就是等待妈祖来,可以持香助祷,把心中所有的委屈与苦楚,趁每年一 次妈祖过境时,把所有心事说给妈祖听,所以她们每年一定会在街头巷口等待妈祖路过,妈祖对于长者来说,比心理医生还要有用。

因为妈祖在台湾有很强的社会影响力,有许多仪式表现出地方势力的竞赛。举例来说,在妈祖绕境之前,地方势力会竞争头香,赢得头香的可能就是该地区最有势力的团体。又比如说在彰化,有所谓的抢轿,因为人们相信妈祖会保佑所在地的人。

秀岑在大甲妈祖绕境青年探索队体验日志谈到抢轿的现况:在信徒心中,只要妈祖所到之处,将会得到庇佑,因此会发生所谓「抢轿」的状况,尤其在彰化,抢轿的情形最为严重。在妈祖驻驾彰化南瑶宫前,抬轿的轿夫会换成刑警CID,当地人士会想尽各种方法来阻止神轿前进,例如:烟火瀑布、炮阵等,并安排壮士去抢凉伞,不过今年南瑶宫信徒并没有成功,CID真的太多了,让我觉得像是重大刑案才会出现的人力。

大甲妈祖绕境的活动吸引无数人参加,然而,这么壮大的绕境活动(指专门绕境,没有其它目的地)是最近这二十年才有的。根据亦君的文章:今天我们拜访320年历史的北港朝天宫,虽然北港朝天宫不在大甲妈祖绕境的路上。事实上,在1988年之前,大甲妈祖之所以出巡是因为要来朝天宫参拜父母,因为朝天宫有奉祀妈祖的双亲,所以每年妈祖生日都会来拜见双亲。然而,1988年之后大甲镇澜宫决定不再去朝天宫,因为他们不想表现自己妈祖的等级比朝天宫妈祖低。

是什么让大甲镇澜宫感觉比其它妈祖庙等级来的高?根据黄国洲的文章,1987年,大甲镇澜宫带着他们的妈祖到中国去一趟回来之后,因为妈祖信仰源自中国,他们自己觉得比台湾其它的妈祖庙要来的正统。

有些人认为,即使不考虑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对妈祖信仰的影响,台湾与中国的妈祖还是有些不同。

根据林美容教授的研究:妈祖原是海神,台湾先民携之渡海来台,保佑平安,在台拓垦以来,迭获庇佑,妈祖已然台湾化,由海神而成雨水之神,「大道公风,妈祖婆雨」的传说更助长迎妈祖常带来雨水的事迹传播。

当一些人质疑妈祖背后的政治势力,许多人只是把妈祖当作是一个宗教信仰。

Miki说:宗教,是有光的所在。像孩子一样,在一片模糊黑暗中,只被光吸引。我喜欢正信宗教带来的光明力量,在这群默默行进的信徒身上,信仰的力量,变得很正向。

电影「练习曲」有自己的部落格,部落格的作者提到他们电影中的妈祖:「拍摄这部片后,我对『信仰』重新有不同的认识。」对宗教,陈怀恩自有一套看法,他认为「宗教不是用来怀疑,而是用来相信的」

我们会看到我们想看到的,也许这句话用在宗教上是再合适也不过了。虽然我不在台湾,而且我也说不上是妈祖的信徒,不过我还是很快乐地看着网络上妈祖绕境的影片过过干瘾。我相信妈祖,因为我相信祂的子民。

假如对大甲妈祖绕境有兴趣,可以参考大甲妈祖绕境新手指南,也许就像Arkun说的:深深感到妈祖进香是极佳的健行/深度旅游行程,更兼有食宿招待,打着灯笼都找不出这么好的行程啊!

1 则留言

  • […] 五一长假,“劳动节”概念差不多进了历史,“黄金周”虽然很无聊,仍然四处人满为患。有些人却能够抓紧时间补习股票知识 ,或者去参加迷笛音乐节这样有点意思的民间活动。游玩中如果需要开酒瓶,别用嘴,可以用纸。还有千万要注意安全问题,梅里雪山的雪崩真可怕。大概同一个时间段,台湾的妈祖巡境似乎更加热闹和生动。热爱留影会友的不妨参加于各时区的5月5日进行的flickr 24小时摄影会 。 而从5月4日开始的一个月里,恐怕是中国人需要思考的一个月 。 […]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