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叙利亚:为了全体的线上自由: 一些值得支持的议题

在我上一篇“释放 Kareem 运动所学到的一课” 文章中,我谈到关于参与运动以及为什么一些被捕入狱和被迫害的部落客们和线上作家能够赢得同情,然而其他的人却很难吸引公众的注意。我也讨论了这运动成功或失败背后的逻辑,并与突尼西亚的网路运动议题做了个比较。

在这篇文章中,我希望可以在引起大家对于以下清单的注意,这份清单并不佯装完整,列出的是那些理由值得支持的部落客、线上作家、和运动分子们,以及他们暗中进行的倡导运动和论点。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在牢中好几年了,有些则是因为他们在网路上所写 的东西,而被控告或骚扰。他们不是全部都是部落客,而且我个人不相信部落格社群应该保留对于被骚扰的部落客的支持和运动,而放弃其他遭到骚扰和折磨的线上作家。他们都应该得到我们对于保障他们基本人权的支持。为了传播这些文字和引起部落格圈间的注意,我希望我们可以从其他人的经验中学到一课。部落格圈的支持是终结沉默且并使其不再发生的决定性重点。

发表关于要求一个更团结的部落格圈,且对这个由Mistral所制作的影片发表评论的突尼西亚部落客,同时也是名行动者的Astrubal如此说道:

我们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作,来帮助释放那些仍然被监禁的人,而且一定需要有更多的措施来避免这样的危害。不管怎么作,Mistral 说得非常对,怎样都不如一个非常团结的部落格圈所做的来得要有效率。

kareem-amer.png

为了对于以下议题的报导,和 Kareem 议题比较之下的等级差异能有更清楚的描述,我发表了些Technorati 的图表,来显示去年每一天包含研究议题的部落格文章发表数(请点开图片看结果)。这些图表说明了必须有人去做的苦差事,用意是为了揭露某些不正义,并确保 对全部被迫害的线上作家们有着公平的支持,不管他们是否为部落客。

ABD AL-MONEM MAHMOUD (埃及)

abd-al-monem-mahmoud.png

27岁的埃及人 Abd al-Monem Mahmoud,身为穆斯林兄弟组织(Egyptian Muslim Brotherhood)部落客记者及开罗的英属 Alhiwar 频道通讯记者,4月15号星期日在开罗国际机场被逮捕。

据了解 Abd al-Monem 是在报导关于刑求 的新闻之后被逮捕。 Abd al-Monem 在Alexandria 大学就读时已经因为他的行动而被拘留过好多次。上周他透过一则在Youtube播放的影片(阿拉伯文文字版) 来诉说他四年前在被国安局拘留期间所经历过的虐待。

我最后一次看到 Abd al-Monem,是2007年三月底在卡达杜哈举行的第三届 Al Jazeera 年度论坛上。在一个全球之声所作的专访之中,Abd al-Monem Mahmoud谈了些关于他的部落客经验和藉由穆斯林兄弟组织使用网路的历史。这个专访将会在翻译成英文之后发表。他也表达了对于 Kareem Amer 这位被捕入狱的部落客夥伴的支持,并解释为什么年轻的这一代穆斯林兄弟组织,会选择部落格来作为他们军火库工具之一。

ROUKANA HAMOUR (叙利亚)

roukana-hamour.png

以(拉丁文)“Roukana Hamour” 在Technorati搜寻并没有得到太多结果。在 Google 上搜寻的唯一的结果指向一则 Amira Al Hussaini发表在全球之声的文章,这篇翻译自在上个月我和 Hamour小姐在杜拜的会面后,以阿拉伯文所写的一篇文章

Roukana Hamour是一个叙利亚部落客。去年国家犯罪安全部队成员在没有任何逮捕状的情况下,在孩子们面前以枪口威胁她,并把她从家中带走。在她被拖到街上时,她还穿着睡袍。这个发生于2006年十月十五号事件,是因为 Roukana 写部落格而导致的。

由于她和她兄弟间的争吵,身为一位叙利亚名商人的女儿,Roukana被拒绝继承她父亲所遗留的2千万元的 遗产。她被法官拒绝,因为在这个案子上有如同叙利亚司法部长这类高层司法人物的介入。在从司法途径维护她的权利失败后,她开始以部落格发表关于她跟叙利亚 司法系统交手的经验,以及揭发一部分的人在这个国家相关当局、银行、司法部门的贪污,这些人阻扰着她对于她父亲遗产的所有权。结果因为她的写作,使 Roukana 蒙受更大的骚扰。

撇开 Roukana 没有得到任何媒体或任何NGO的关注的这个事实,她自己正准备着另一场战役。在一次EMAIL往来中,她这样告诉我:

فقد تقدمت بطلب ترشح الى مجلس الشعب السوري عن مدينة دمشق و تم قبلو ترشحي منذ اربعة أيام و اليوم قدمت بياني الانتخابي و سأباشر حملتي الانتخابية التي تعتمد على لحمتي بالناس ليكون المقعد في المجلس مقعدهم ( صحيح ستكون فرصتي بالنجاح ضئيلة جدا لأن……….. ) و لكن يكفيني شرف المحاولة محاولة ان يكون لنا صوت يطالب و يسعى و يعبر عن الانسان.

我已经申请提名,代表大马士革参加叙利亚议会选举。四天前,他们已经接受我的候选人资格文件。今天,我公开了我的竞选计划,并且将很快地开始竞选活 动,我的竞选活动将以和民众建立更贴近的关系为主,如此一来议会中的那个席次才真的是民众所拥有的。(虽然从现实上来说,我现在胜选的机会是非常小的)但 我很荣幸能够尝试着替民众的需求发声,并且尽力去达成(他们的需求)。

力虹(中国)

li-hong.png

在2007年三月20号,中国网路异议人士“张建红”(或称力虹),一位独立中文笔会(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ICPC) 的成员判刑六年。张去年被捕,被控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张曾在线上发表要求政治改革的文章。

ABDULSALAM BAROUDI (阿尔及利亚)

abdulsalam-baroudi.png

Abdulsalam Baroudi 是首位阿尔及利亚被 Tlemcen (译注:阿尔及利亚的某一省) 的宗教部部长指控的部落客。他被指控二月20号在个人部落格上发表了一篇标题为Sistani Appears in Tlemcen” 的破坏名誉文章。在稍早一篇由全球之声阿拉伯语编者Amira Al Hussaini在全球之声发表的翻译文章中,Abdulsalam 写到:

在 Tlemcen 宗教部为了那则二月20号标题为 Al Sistani Appears in Tlemcen 的文章,对我提起诽谤官司之后,我接到来自Tlemcen 省的安全局的传票,指示我要在周六出庭。 官方已经事先得到了部长可以告我(指示“就去作吧”)的允许。这个部长现在也开启了以法律诉讼来对抗部落客的大门。 这种事发生在一个被言论自由观察组织在2006年报告里归类为“网路使用者享有宽广的言论自由”的国家里头。这名单列出了四个限制网路言论自由的阿拉伯国家:埃及、突尼西亚、沙乌地阿拉伯和叙利亚。

Jeff Ooi (马来西亚)

jeff-ooi.png

Jeff Ooi,这位直言不讳的马来西亚部落客,和另一位部落客,同时也是资深记者的 Ahirudin Attan (或称 Rocky’s bru)一起被亲政府的地方英文日报 New Straits Times Press (NSTP)控告。


在2007年1月11号
马来西亚法院命令 Jeff 必须在1月17号前将全部据称是诽谤的文章从他的部落格Screenshots移除。这是第一次在大马有部落客因为他发表在部落格内的文章而被报社控告

马来西亚的部落客发起“和我们走在一起(Walk With Us)”和“部落客团结起来”运动,以支持在这个媒体被政府所控制的国家中的言论自由。

MOHAMED FOURATI (突尼西亚)

mohamed-fourati.png

在2007年3月9号,记者兼部落客 Mohamed Fourati 在不到庭的状况下被突尼西亚政府判处 14 个月的监禁。理由是他 2002年在突尼西亚的异议网路杂志Aqlma online所写的两篇文章无国界记者组织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在一篇声明中表示:“突尼西亚政府不允许任何反对的声音,不管是传统的报纸或在网路上。”

现在,突尼西亚当局拒绝让 Fourati 的妻子离开突尼西亚,前往卡达与在Al-Sharq报社工作的丈夫会合。

MOHAMMED ABBOU (突尼西亚)

mohammed-abbou.png

freeabbou.jpg

2007年3月1号是Mohammed Abbou入监两周年,他是律师,网路作家和人权斗士, 因为在网路上撰文批判突尼西亚监狱系统并拿他的国家的政治犯和关在伊拉克Abu Ghraib 监狱的政治犯作比较,而被判处服监。Abbou的文章2004年八月被刊登在 the Tunisnews网站上。在服监期间,他绝食抗议过数次,他述说:“为了引起大家对我的国家所正在发生的镇压异议者事件的关注。”

另外一次,他把他的双唇用钉书针钉在一起四天。在…Or Does It Explode?这篇后面,一位部落客对于 Abbou 的事件是这么说的:

读者们也许记得,Abbou去年以一个非常有胆识的象征 — 将自己的嘴巴缝起来 — 企图凸显突尼西亚镇压言论自由的行为。但是我们的嘴巴没有被缝起来,所以为什么要对他的案子这么沉默?

在一段对突尼西亚活动份子的访问中,Abbou的妻子Samia谈到了突尼西亚政府对他家庭的野蛮行径。

以下大略摘译自之前在全球之声所刊登的文章

我问自己如果他们对待我都这样了,那么(他们会怎么对待)我先生呢? 一个人告诉我:你是Mohamed的妻子吧?他发狂似地把我摔到地上,让我的身体扫过地板,我的鞋子掉了,我的包包脱落,我一直尖叫直到无声。他并没考虑 到我是女人,而我没对他作任何事,我只是来找我先生。 他没有任何的尊重,法庭、法官、律师均如此。这些人似乎不知控制,他们就像是被饿了3天然后放出来的猛兽一样。

RAMZI BETTIBI (突尼西亚)

2007年3月15号也是Ramzi Bettibi在他工作的网咖里被逮捕的周年。Ramzi 被判四年监禁,罪名是复制一篇某组织的线上声明到他管理的论坛,那个组织威胁如果前以色列总理Ariel Sharon参加在突尼西亚的世界资讯社会高峰会议(WSIS),他们将会发动恐怖攻击。 根据The Initiative For an Open Arab Internet的第二篇报告,“Bettibi被暴力地对待,他的书和CD均自家中没收,纵使法院没有命令拿走这些物品。”

根据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upport of Political Prisoners (AISPP),Ramzi Bettibi从2007年1月15号开始公开绝食以抗议狱中的粗暴和虐待。在2007年3月12号在网路发表的声明中,National Council for Freedoms in Tunisia (CNLT)描述了他被折磨的方式:

在2007年2月23号,Ramzi Bettibi,这位突尼西亚的“网路犯”,在Bizerte 监狱里遭受到三位自称是国安队成员的便衣警察施予的极端暴力。他们将他的手臂和脚铐在椅子上,试着强灌他牛奶,以中断他为了抗议先前对他的暴力事件的绝食抗争。在这过程中他的其中一颗牙断了。 这是几个月来,为了使他和国安部合作,Ramzi Bettibi在狱中所遭受的第十五次虐待。

NEILA CHARCOUR HACHICHA (突尼西亚)

在她公开于 Al Jazeera 和由华盛顿DC的美国企业研究所(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组织所举办的“Dissent and Reform in the Arab World”会议中,发言反对Ben Ali政权后,突尼西亚当局威胁她的家庭。因此Neila Charchour Hachicha这位突尼西亚部落客,也是运动份子,被迫停止写部落格。 这是由the Lebanese Daily Star所刊登出,她所写的最后一篇文章“From Tunisia, a Tale of Cruelty and Silence

在这个月里,政府已经对我丈夫的房地产交易,制造许多不实的指控,这指控导致10个月的监禁。目击者看到警方没收我的车,虽然他 们一直否认涉入。便衣警察包围我家且登记所有访客的车牌号码。一些友人告诉我,他们指示,禁止拜访我或与我联络。其他人提醒我说,他们收到一张寄来的无礼 变造照片,摄于我女儿的订婚宴上。政府封锁了我的网际网路连线。最后警方传唤我,讯问了好几个小时,并要求我签署一份永不再谴责警方虐待的声明。

1 则留言

  • […] GFW 终于面临诉讼,当然目标只能暂时是中国电信。无论结局如何,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步(看来GFW已经发现了情况,他的网站已经可以访问了,这正说明其中的玄机:叫做“按错葫芦浮起瓢”。)。在世界的彼端,叙利亚的blogger们也在努力的争取全体的线上自由 ,不知道谁会先从互联网敌人名单 中被删除。 或许我们应该让GFW制度化 ?人民网首次“报道”GFW,是一个不可抵挡的“进步”,另一个“进步”是GFW人工团队进一步扩大中。 而中搜的敏感关键词列表 也被人破解释放了出来,这么长的列表,难怪人们会仇恨和骂娘,GFW无处不在,已经影响到自由思维,所以豆瓣也难怪会令人失望。 […]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