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五月, 2007

報導 來自 五月, 2007

20 五月 2007

韩国: 教师节,最重的负担?

原文:Korea: Teachers’ Day, the heaviest burden? 作者:Hyejin Kim 译者:twmax 校对:Leonard “哪一个节日对你是最沈重的负担?”这是韩国一个入口网站讨论区在双亲节的票选活动的标题。猜猜看是哪个节日?教师节得到最高票数。 五月15号是教师节,以感谢韩国的老师们。但是,这天在韩国社会长期备受争议。教师节的传统是学生表达对老师的感激,但有时候这真实的意义 已被礼物给弱化了。父母们深感需负责为孩子送个好礼给老师。不管老师们是否乐意拿这些东西,外界都批判教师收贿。现提出的替代方案包括将教师节移到长假之 中,或把它定为学校放假日。45%的首尔主要学校决定今年的教师节放假一天。 教师节后,一些部落客如‘Small Mind’ 精心拟定如何好好过教师节的对策 从今年开始,别给孩子的老师们任何礼物,礼券或现金。在五月14号的晚上,关起灯。在你睡着前,想想所有你经历过国小六年、中学 三年、和高中三年的那些老师。隔天,带着一盒的维他命饮料去拜访你想感恩的那位老师,并表达你对他或她的感激,带你的孩子同行将会更好。看着这个场景,你 的孩子将会拥有尊敬师长们的心,且他们的校园生活也将同时改变。老师将会给予尊敬他们的孩子更多的爱。给老师贿赂后,别在你的孩子面前责怪师长,你的孩子 将会学到。教师节是你拜访恩师的一天。你的孩子应该会以他们的方式对待他们自己的老师,如写封信来表达他们的感激或作个康乃馨。 但教师节的坏评价使的认真工作的教师们气馁。Youngjinjjang 分享了他妹妹的故事. 我的妹妹在国小担任教职三年,她对于工作感到满足且享受和学生在一起的生活,她常常谈到这个决定有多好,但是今天她看起来完全丧 失精力且心情也不好,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教师节使她失望,原因是…这位老师寄了两封信给学生要他们别带教师节礼物,最后收到了两封来自学生的信。她感...

19 五月 2007

智利:国家发展与原住民权的冲突

原文:Chilean Ethnic Groups: Development Against Native Rights? 作者:Rosario Lizana 译者:Leonard 校对:scchiang 早在西班牙前来殖民之前,原住民族群便已居住于智利,他们长期在国内各地捍卫自身权力,今日他们则为已居住数百年的土地而奋斗,因为国家发展计划可能危及他们既有的生活模式。 公共政策与原住民权中心的Victor Toledo[ES] 描述目前整个情况发展,有17个马普切(Mapuche)原住民家庭居住于Lleu-Lleu地区,政府若决定在当地开辟矿场,将会影响他们的生活,现在 计划正进行环境评估,他认为政府并未尊重原住民权,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都无法安稳过活,对他们的保护亦不足。Toledo也记得法律规定要保护原住民族 群,但关键在于政府的角色为何: 智利南部Lleu-Lleu湖地区的马普切族群抱怨政府打算开辟矿场,突显出公共议题本身的冲突:政府一方面有责任保护原住民的地地,另一方面关于矿业立法与规范又不够完善,所以追根究底,整起事件的原因就是智利政府未善尽责任。 另一个案例则为西班牙公司Endesa修筑Ralco水坝,过程中共381个马普切原住民家庭被迫搬迁,家园全都没入水中,无论是墓地或传统仪式地点全都消失不见,一位西班牙制片拍摄一部关于此事的记录片,描述政府与企业如何一步一步进行整项计划,西班牙部落格Teruel[ES]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从记录片看Endesa如何屠杀马普切人”,文中回顾当地情况。 环境与社会正义行动网络[ES]的主要工作,即为教育与散播有关环境权与原住民权的讯息,许多全国性组织都参与其中,但多数未成立网站或部落格,也不曾出现于当地报纸中。 各位在Mapuexpress[ES]这个网页中,可以找到所有关于智利原住民族群(尤其是马普切人)的消息与议题。

马达加斯加:部落客冷漠面对危机

原文:Madagascar: Lack of Activity in Local Blogs in Times of Crisis Sparks Debate 作者:Lova Rakotomalala 校对:Justin 很多人写到马达加斯加最近遭逢连串天灾,Tomavana则提及当地西北地区爆发饥荒: 由于马达加斯加接连遭遇气候恶劣与气旋袭击,世界粮食计划呼吁各界协助19万灾民,该组织已决定,未来四周内,将自Antsohihy镇的中心派送100吨食品与援救物质。 这篇回应也引起另一名读者Lamako的想法,他很失望类似文章太少: 马达加斯加媒体对于这些事件着墨太少,甚至只字未提,很遗憾海外马国民众对数千受灾户缺乏团结之心,马达加斯加各个网站也未提到 任何饥荒的风险,影片与相片只专注于“人”的问题,外界若要得知相关消息,只能前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好似否认气旋曾发生一样,但当法国电视台FR3 播出稍微批评马国的报导时,许多海外马国民众却大表不满,这种差异真是难以置信! Tomavana同意应该采取更多行动,但都是由其他组织行动;Tattum认为人民对慈善团体的信任下滑,因为人道援助计划已多次出现贪污弊案,她宁愿自己来,才能自己控制计划方向;Lamako回应马达加斯加部落格应更努力宣扬团结,就像南亚海啸或美国卡翠娜飓风时期一样;Vola指出,部落格的基本概念即是部落客本人自己决定讨论主题与想法,部落格不该背负任何道德或经济责任,人们也不该对部落客的主题选择进行道德审判,除非自愿,部落格并无拯救世界的责任,外界有必要评价我们写或不写吗? 其他相关新闻方面,上周马达加斯加据称发生企图暗杀总统事件,但没有部落客对此提出任何评论。

17 五月 2007

(短信)约旦:媒体监督团体将出现

作者:Amira Al Hussaini 约旦博客Lina连结到一则新闻,其中指出来自五个阿拉伯国家的记者准备组织媒体监督团体,以反抗区域内政府对媒体记者限制愈来愈多。根据报导,20位来自埃及、沙特阿拉伯、叙利亚、摩洛哥与利比亚的记者将于六月份,于开罗发起「自由媒体工作者联盟」,埃及裔美籍的社会学家与人权份子Saad Eddin Ibrahim亦表达支持。

韩国:父母亲的爱、权力及金钱

校对:nausicaa 韩国的财阀(企业龙头)似乎是看太多香港和韩国的警匪片。韩国前十大公司之一–Hanwha的执行长最近被警方怀疑为了要帮在美念书近期返国却受伤的儿子报仇而采取报复攻击。就像任何的父母一样,当执行长Kim Seung-youn看到自己的儿子因为受伤要缝11针时难过不已,然而,为了要惩罚那些打伤他儿子的人,Kim Seung-youn也许做的太过火了,他雇用了一些流氓来报仇。Kim Seung-youn也同时被怀疑有直接参与这次的报复攻击事件,虽然他否认此事。身为一个有钱有权的人,同时又是一个溺爱自己儿子的父亲以及在极度竞争的媒体环境的一角,这件事对韩国民众已经引起许多的争议。 博客 Baram8批评媒体,并以Kim Seung-youn为人父的角色来试着了解他的行为: 在我的观点里,我觉得Kim Seung-youn会被强烈的批评只因为他是财阀,那些殴打他儿子的酒保不正是该丑闻的原因吗?他们不只是侍者而是流氓。八个人打一个人,他们甚至把自己的名片给他儿子,并告诉他如果他不服气的话,可以回去找他们。想想看,如果这发生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非但饱受惊吓而且还不能去报警。但Kim Seung-youn有权势,所以他替他的儿子报仇(当然,我知道他的行为是不适当的) ,他应该先向警方报警的,但是,我能理解为何他要寻求报仇。有趣的是,媒体居然对这八个打人的酒保没有做丝毫的报导,媒体只谈论Kim Seung-youn在这次的复仇攻击中是否有直接殴打那些酒保,媒体只是想要炒作另一个可以引起注意的丑闻罢了! 你觉得呢? Coolcat等其它博客则讨论单纯的打架事件是如何随着时间越演越烈成为一个大议题: 当我听到「财阀的暴力丑闻」时,我才在好奇是谁。隔天我从网络上得知是Hanwha,这很容易了解是谁做的。我觉得替儿子报仇是很随处可见的,我只当它是件有趣的故事。我知道Buk-chang-dong这个Kim Seung-youn儿子被打的地方,因为我以前曾在那工作过,但我对员工会坐在酒吧与财阀的第二代喝酒感到意外。突然间,一个简单的事件变的严肃了,开始有谣言说,那些员工是流氓,现在整件故事的全貌已经完整且易于理解,其实,就是掌管酒吧的流氓们打自大的富家子弟。 突然间,我同情Kim Seung-youn的处境,要是我的话,我也会想帮我的儿子报仇,只不过我无法这么做,因为我没有权力。Kim Seung-youn有权力,他使用权力并教训了扰民的流氓,我宁可去赞赏Kim Seung-youn。 还有,Kim Seung-youn的儿子不是个无赖,而是个耶鲁的学生。 如同大家猜想,Kim抓住那些打他儿子的流氓上山,而他所雇用的流氓用铁管打他们。据说Kim当时穿着一件皮衣外套。情节比电影还电影,也许他是真的看太多的警匪片了。而结果让一般的民众感到十分满意,有人替Kim Seung-youn喝采,因为他报复了流氓,也有人替那些流氓喝采,因为他们把全能的财阀送进监牢。...

危地马拉:老校将拆与教师罢工

校对:mountaineer 危地马拉公立学校教师「再度」上街抗议,要求政府「特赦」,别将他们的「罢工行动」列为违法,此次复活节前抗争已是当地教师这一年第二度罢工,他们的诉求并非改善制度或学校,而是争取薪水上调12%,以下是两项情况的对比: 1. 在San Pedro La Laguna地区,面对当地市长有意拆除城镇内一所小学,一群教师于是自愿无薪工作。 博客兼记者Claudia Navas则提到市政当局决定: San Pedro La Laguna市长Guillermo Magdalena Batz González滥用职权,企图拆除Humberto Corzo Guzmán城镇男女合校,打算利用原址兴建市场,这将限制许多孩童的受教权,也危及全体居民的人权。 博客depuis d´Europe[ES]的Pablo Emilio也支持上述言论,他描述整个故事后,再与教师抗争事件两相比较。 危地马拉已有太多问题待解决,(我认为)政府有意拆学校建市场根本是麻木。 2. 虽然教师罢工,教育部仍将发给他们配有微软软件的百元计算机,许多博客都在讨论此事: Javier...

15 五月 2007

韩国:博客揭露甜甜圈秘密

校对:Justin 最近在韩国一个入口网站的博客里,有位在连锁快餐餐厅Dunkin’ Donuts工作的博客撰文表示,制作工厂环境并不卫生,该公司很快要求入口网站删除文章,指称内容涉及诽谤,但该公司的反应却让此事迅速在博客间传开,博客于是利用网络基本特性,转贴这篇文章于其它入口网站及博客,或在自己的博客中评论甜甜圈公司的态度。博客们很高兴成功揭露真相,这是「博客大战企业」第一回合,博客也纷纷表达看法。 「Goangye danjeol ui sijak」在名为「我的爱人Dunkin」的文章里表达感受: 这比两年前女友抛弃我更令人难过,我遭到背叛,就像我向全心爱慕的人道别一样。 第二回合大战内,Dunkin’ Donuts采取不同策略,他们向博客发送声明,标题为「Dunkin Donuts对网络争议的立场」,博客xenix引用其中文句: 人人都知道网络如涟漪扩散的效应多么巨大,有时能分享好消息,但有时也会散播错误讯息,本公司向入口网站提出删文要求,因为此项错误讯息已遭许多人散布,后来该网站基于客观事实决定删除内容,…原作者也已承认错误并自行删除文章。 Shiver’s place试图平衡看待两造说法: 在某些博客眼中,这已成为「企业与媒体」对抗「博客」,入口网站接受「该公司指称文章涉及诽谤」,便未事先告知博客直接删除相关文章与消息,入口网站与甜甜圈公司的态度直接挑战博客,企图「只手遮天」。目前网络上很难找到支持Dunkin’ Donuts的言论,此事至今已蔓延一周,少数人仍试图客观看待,但多数还是批判,「Dunkin,删文也是你的业务范围吗?」,但网友与博客的响应也有问题,很少人质疑,为何原作者在该公司任职五年,却突然选在此刻揭露此事? Ghestalt清楚表达对此事的立场: 此事的真相尚未揭露,我最近看博客和入口网站,却好像看到体育馆里,观众轮流站坐形成人海波浪,…当然我们不必掷出手中石头,我们应该要纠举错误,但要谨慎等待事态演变发展再动作。

13 五月 2007

爱沙尼亚:粮食与和平

校对:Leonard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的军人铜像冲突事件虽已逐渐退烧,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过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动乱,爱沙尼亚警方正全力戒备;亲俄罗斯的青年团体仍在莫斯科游行示威;政客与博客均持续议论情势发展。 先前全球之声翻译小组曾翻译过发生于4月26日的暴力事件报导,以下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户orang-m在5月3日写的一篇完整报导: 粮食方面 今天我在爱沙尼亚美食展场摄影一整天。 展场人潮移往会议室之后,我独自穿梭在摆满食物的展示桌之间。 现场有许多卖相及美味俱佳的产品:碳烤香肠佐神奇酱料、某种胶状的肉类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样的肉制品、布丁、甜点、起司面包、果汁及杏仁饼。 拍摄工作结束后,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肠。 一名身着爱沙尼亚国服的60多岁老妇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制品摊位的顾问。 我们聊了各式各样美味食谱。 然后她听到我用俄语讲电话。 她说:「我拿些东西给你吃好了,人潮会在休息时间移到这里,到时连剩菜残羹都没有。」 她开始对我说俄语,之前我们是用爱沙尼亚语交谈。 然后,她把我喂得饱饱的。 展场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为何写下这些? 所有混乱均由人心开始。 当有人将他者视为敌人──他就是有问题的人。 连医生也不会帮助他。 为何我总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则这篇文章的回应: ulixes::这阵子我一直希望能够写一些正面的事情来鼓励你,不过最终仍旧是你写了这些激励人心的文字,谢谢。 和平与世界都是奠基于人与人的关系,但突然间世界与和平均被国家政治给粉碎了,于是人们感到自己像是无助的白痴,后来我读了你的文章,这才让我安心一点,其实世界与和平仍然存在,人与人的关系也还在,各位保重。...

科威特:当观光景点只剩购物中心

校对:Justin 科威特博客感到相当愤怒,因为每当外国代表团来访,本地人员总是带他们去购物中心参观,难道这是科威特唯一能展现、能夸耀之处吗? kuwaitism的Q很不满,官员总是带着外国访客去购物中心: 看到这种新闻,各位会跟我一样难过吗?现在我们只有「大道购物中心」能展现给外宾看吗?购物中心很好、很新,…但那只是个很多星巴克咖啡与服饰店的购物中心而已,为何我国总理与官员会带着巴林总理与官员,藉由兴建另一栋购物中心以显示我国的伟大? Qias则提出另一个可造访之处: 我们总是抱怨科威特很空洞,没有好地方可去,不如去Tarik Rajab 博物馆吧,展示品融合伊斯兰艺术与生活,我一去再去也不觉得无聊。 Forzaq8则是逐渐对当地报纸失去信心: 这或许只是件小事,但假若报纸都不查证自己的报导内容,还有谁会做? k thekuwaiti则遗憾科威特的Virgin商店结束营业: 内政部最终还是决定对付科威特Virgin背后的老板,强制关闭商家的部分理由包括:经销与出版非法产品,租赁店址未获执照等。 Athbee在博客无心分享他在科威特的一个老故事: 有天我和一位朋友经过一间购物中心,我很意外他竟然笑容满面,因为我知道他平常并不太笑,但自从踏进购物中心后,他却好像微笑成瘾一样。 我更意外的是,后来他居然开始向咖啡馆的人们与路人打招呼,好像他要竞选公职一样!我事后得知,他经常来到这间购物中心,所以跟这里的人很熟,他们习惯相同,都会戴着手机蓝芽和头巾或牛仔裤,有时还会带着葵花籽分送给其它人。 The Stallion则领着我们到另一间购物中心,参加科威特船艇展: 昨天我开车前往Al-Kout购物中心,参加2007科威特国际船艇展,我在下午四点半抵达,现场人员却告诉我,开幕时间从三点半延到六点半!其实我很高兴听到这件事,我才能悠闲地逛完展示摊位,不必和大批民众挤! HILALIYA的Amer提到其它坏消息: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网络整备指数」,科威特跌了八个名次,从46名滑至54名。 Jibla的Ateej Al Souf则提供一段影片,内容为过去「科威特电视」乐团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的演唱会: 「科威特电视」乐团在纽约联合国日庆祝活动上,展现全国音乐发展的卓越成就。...

11 五月 2007

文莱:性教育,不可言说

校对:Justin 在充满伊斯兰意识的文莱境内,性教育是极为禁忌的话题,不过最近在Borneo Bulletin刊登出一篇头条,题为「令人忧心的小妈妈潮」(转载),引发当地博客圈的兴趣,博客认为学校应趁此机会,开始将性教育纳入课程之中。 伊斯兰教不允许人们从事婚前性行为,认为如此非常罪恶,因此许多人仍相信国内不曾或极少出现婚前性行为,社会上普遍觉得,未婚者基本上根本不会有性行为。 但实情并非如此,「老人博客」的Jack指出,如果我们相信文莱没有人从事婚前性行为,只是在自欺欺人: 我觉得很遗憾,文莱民众还在自欺,骗自己文莱没有人做这些事,只有夫妻婚后才有性生活,人们很难接受青少年的性行为相当普遍。 Jack认为社会与其漠视这项事实,不如尽早教育青少年,让他们拥有足够的性知识,才能理性地处理性生活问题,而不要依循直觉与好奇,却不明白这些决定的后果。 但要在学校提供性教育确实有其难处,政府与穆斯林民众唯恐被解读为鼓励或支持青少年尝试性行为,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又很关心非婚生子女人数遽增,很容易造成其它社会问题,例如新生儿遭弃置于垃圾桶中。 Allydee在博客里清楚提出其论点: 我们一方面是个伊斯兰国家,讨论性爱似乎是项禁忌,但与此同时,我们不能忽视婚前性行为确实是项重要议题,衍伸出青少女怀孕、堕胎或遗弃婴儿等现象,这具有因果关系,为抑制诸多后果出现,我们必须面临并处理婚前性行为问题。 博客「本地模式」的LSM明白其中存在两难: 人民既拥有道德与宗教热情,坚信性教育不该包括避孕措施,因为这只会吸引青少年有意尝试,但同时也有人积极散布与介绍避孕措施,认为这总比意外怀孕与婴儿出生要好。 不过LSM也提出其它解决之道: 我提议由文莱博客推广性教育,我知道各位有些是老师、有些即将成为老师,若要改变本地教育体系,响应舆论意见是最有效的方法,请各位发表有关性教育的文章,告诉大家各位的故事,张贴有关避孕措施的信息与谬误,什么都可以。 所以笔者率先响应LSM提议,也获得多项正面响应,有些人主张强调宗教的禁欲理念,有些人认为要让学生背上假孕胎,让他们了解责任及感染性病的风险。 博客之所以撰写性教育文章,并非意欲鼓励青少年尝试性爱,而是希望能展现婚前性行为所牵动的庞大责任,并指出人们在性爱中的潜在后果,包括性病、青少女怀孕、遭弃养的可怜无助婴儿等。 其它相关文章:Jazzmoney: Big Brunei Blog Thing

缅甸:乐于助人的博客

校对:Leonard 缅甸人以他们温和的性格、心地善良、真诚、宽宏、和乐于助人闻名,在缅甸,各类的非营利团体与非政府组织纷纷建立,以帮助国民(特别是年轻人与孩童)的身体、教育与福祉。 最近,许多这类的组织开始使用博客来宣扬其组织的行动,其中: 眼观社会(Open Eyed Society) – 一个包含志愿服务工作者与捐赠人的慈善团体,目标为改善孩童的生活。 于小学的捐助行动 图片引用自博客: 眼观社会 # 眼观社会(OES)是由年轻的志工所组成的无偿自愿性团体。 # 眼观社会(OES)宗旨为改善孩童生活,志愿服务着重关怀他们的教育及健康。 # 眼观社会(OES)的振兴教育计划主要包含:支持来自穷困家庭的孩童,尤以孤儿优先。 # 眼观社会(OES)的健康照护计划包括:给予我们所照护的孩童医学治疗与医药费。事实上,为改善孩童的生活,捐赠人获邀来给予慈善捐赠,如衣物、文具及金钱。 库特多图书馆计划(Ku Tho Daw Library Project) –...

10 五月 2007

伊朗:海军人质危机后的思索

校对:nausicaa 为了要表达伊朗人民的伊斯兰情操,伊朗总统内贾德 (Mahmoud Ahmadinejad) 于星期三(4月3号)下令释放遭到拘留的15名英国海军。在记者会中,他宣称虽然伊朗有权利审判闯越伊朗海域的英军,但将原谅并释放他们。 这些英国海军在星期四返国后指称在伊朗期间遭到不当对待。在此同时,英国天空电视新闻台(SkyNews)也播出主管这15名海军人员的舰长坦承他们在伊朗从事情报搜集的工作。 我们最后得到什么 Akbar Montakhabi [Fa]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这个事件的最后,伊朗得到了什么?伊朗要求英国政府在释放遭拘留人员前表达对此事的道歉,但被英国政府所拒绝。 当英国首相布莱尔向伊朗发出最后48小时通谍时,这些英军就被释放了。这位博客质疑内贾德政府从原本坚持的立场撤守有何含意?内贾德政府也曾如此批评过先前的哈米塔 (Mohammad Khatami)政府(1997-2005)以及拉夫桑贾尼 (Ali Akbar Hashemi Rafsanjani)政府(1989-1997)在面对西方强权时的让步。 这位博客也提到,在内贾德的记者会中,一些曾批评伊朗政府的独立记者未被允许提问,这样的情形从年初政府呼吁国家团结开始发生。 谁赢?谁输? Marayma Shabani [Fa]说,「总统先生您输了。您在英国首相布莱尔发出最后48小时通谍后释放了他们。我们得到了什么?您释放了这15名英国海军却只换回一名伊朗外交官。政治上先发制人的权力反而落在英国的手里,而不是我们」。 Pasokhgoo [Fa]写道,根据伊朗宪法,能特赦罪犯和被控告者的是伊朗共和国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Seyy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