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叙利亚:自由与人权的黑暗一周:回到审查制

  • 作者:Yazan Badran
  • 译者:nausicaa
  • 校对:Portnoy

对叙利亚的自由和人权来说,上星期绝对是黑暗的一周。先是活跃的律师兼人权份子Anwar al-Bunni 因“散布怀有敌意的讯息与参加非法政治团体”的罪名被判处五年徒刑,接着当权政府对异议份子的打压更形加剧,Dr Kamal Labwani以“破坏国家安全”遭判无期徒刑,附加十二年的劳动。极为讽刺的是,正当所有的政治犯遭受审判的同时,离国家安全法庭(State Security Court )十五分钟车程的不远处,总统Bashar al-Assad正向新选出的国会议员发表演说,在这场会议上,新科议员们第一次正式行使职权来提名总统进行连任,最后的结果将在这个月不久后的公投决 定。

当我正在写这篇报导的同时,从大马士革(Damascus)传来Michel Kilo 和Mahmoud Issa被判处三年徒刑的消息。这两位经验丰富的社运份子遭判处“散布错误讯息、鼓动宗派冲突、削弱国家情感”的罪名。

这是自2001年的“大马士革之春”(Damascus Spring)以来,当权政府对公民自由和社运份子最严重的一次打压。

上星期稍早,在Anwar al-Bunni的判决下来后,大马士革中央监狱(Damascus Central Prison)Adra Prison的犯人向世界发表了公开声明和一封信,叙利亚部落圈里许多人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转载这封信来替这些诉讼案寻求声援。

节录自Fares的 Free Syria里,信的内文如下:

律师先生Anwar Al Bunni、作家Michel Kilo、医师Kamal Labwani、社运人士Mahmoud Issa以及 Faek Al Mir、还有已被独自监禁六年且无法和外界接触的教授 Aref Dalila,我们是大马士革中央监狱里一群有良知的囚犯。在2007年4/27 Anwar Al Bunni的判刑确定后,我们要向你们以及我们的家人朋友和所有的人、团体、委员会、组织、联盟、政党和在叙利亚及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人、库德人、亚述人 的政治团体表达谢意。对所有为了我们所遭受的逮捕和审判,以实际抗议行动支持我们,以及拒斥对我们的同伴Anwar Al Bunni的指控的官方代表、国家、媒体、网站等,我们要向你们道谢并致敬。

Labwani判处十二年徒刑一案尤其使人震惊,不仅是由于过于严厉的刑罚,也因为Labwani医生所遭受到的不人道待遇。

Dreamhouse的Abu Kareem 表示

叙利亚人什么时候才会到达忍耐的极限?要怎样的事情才能让他们火烧屁股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等到他们觉醒时刻来临前,Labwani、Kilos和其他勇于向权力说出事实的人仍将是这个多疑且暴虐政权的攻击标靶。

Allaf写出文明的沉重代价,跟许多人所说的相反,也就是叙利亚政权在国内静默而压力来自国际间时才进行对异议份子的打压;相反地,当政府在没有内、外部的压力时反而会更轻而易举地把枪口对准自己的人民。

的确,认为当局在面对压力时会实施更严厉的镇压是个错误的结论;相反的,当它有时间来“好好照顾”自己的人民时,反而是压迫最严重的时候。

在大马士革之春及其后接踵而至的大马士革之冬,在911以及美国和阿富汗、伊拉克的战事发生之前,当新政权被视为充满希望、今日的意见 领袖们赞赏统治阶级的开明、布莱尔以及席哈克和其他欧盟领导人等不及要好好支持和保护Bashar Assad时,当布希把大部分时间专注在自己地盘的那时,正是叙利亚的公民社运份子被骚扰及逮捕的时候,包括两个重要的国会成员因国会豁免权被撤销而遭逮 捕。叙利亚当时气氛祥和,并未有任何社会压力刺激政府采取强硬手段,但这并无法解救Riad Seif、Mamoun Homsi 和Aref Dalila。

这则文章也引起一场丰富且激烈的讨论。

我们会持续关注政治,但同时也关心另一个所有叙利亚人心中的严肃议题---遭占领的戈兰高地。1967年叙利亚与以色列间的六日战争后,戈兰高地被占领并纳入以色列版图,自此之后戈兰高地就成为影响叙利亚政局的主要因素,没有政府当局能动摇叙利亚人重返戈兰高地的决心。

但自从反恐战争开始之后,和平进程就被搁置在一旁,叙利亚人也就无法一圆在黑门山(Hermon)滑雪之梦。

在任何有关叙利亚未来的文章里总会提到戈兰高地,Philip I在他的部落格Recta里就把戈兰高地的问题再度置于焦点下,使它成为每个人的共同目标

以色列仗恃着胜战而占领戈兰高地至今已四十年了,经济面上,戈兰高地的农业生产、观光收入和干净的水资源带来庞大的利益。只要不破坏双方 现存公共设施、不危及彼此的补偿利益,一个横跨二十年、逐步但完整得归还戈兰高地给叙利亚的和平协定是有可能实现的;两方的人都必须正视推展和平共处与区 域经济合作的机会,但如果双方都无法在和平议题上有长足进展的话,持续且严重的武装冲突和两败俱伤也有可能到来。

Allaf 对于所谓的和平进程则有非常不同的态度

有些分析家认为叙利亚当局只对如何维系自己的政权有兴趣(这个论点的确有其参考价值),当局和以色列的谈判以及各种和其他人的协定只不过 是他们用来确保政权能长治久安的工具;照这个逻辑来看,只要持续谈判,叙利亚政权就能逃避来自Hariri 刺杀案的调查与法庭审判的压力。(译注:Hariri 是前黎巴嫩总理,2005年遭自杀炸弹攻击身亡,此案件外界广泛猜测与叙利亚当局有关联。)

这个论点有些瑕疵,认为叙利亚政权喜欢维持现状胜过与以色列和平共处是个过于简化的想像;相反的,若是取回戈兰高地,这个政绩反而替当 局增添统治的合法性,让他们利用因此赢得的民心再统治个好几年。而后者的论点也有其可信之处,因为当局似乎愿意做出让步来重燃和平进程的希望。

在结束之前,让我们再回到Fares的文章以及他对检查制发出的怒吼

我先前曾对一些部落格的政治立场感到不满;然而,封锁他们是不对的,因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这么做。早在Blogspot被列入黑名单前我就拒绝 看该网站,但那是我自己做的决定,这其中的道理与我对A片和那些道德上有问题的东西的态度是一样的。我不会特地上网找A片网站,然而,我支持它们存在的权 利以及任何成年人都有权浏览这些网站。在像杜拜(Dubai)这样召妓如同用电话订披萨一样容易的城市,有道德争议的网站却被封锁,这不是件很奇怪的事 吗? 那么其他的阿拉伯国家呢?即使内容已经移除,某些国家的人每天还是持续阴错阳差地连结到我的部落格里那篇有关Fairuz的文章,(译 注:1. Abu Fares曾写过一篇关于阿拉伯世界的歌手Fairuz的文章,但他发现那篇文章的超高点击率并非源自Fairuz的名气,而是因为他曾在该文里写到 “smooth ass”一字。也就是说,许多在网路上找A片的人透过关键字搜寻而误打误撞地连到这篇其实与他们的目的毫无关系的文章。2. 这边Abu Fares应该是指人们这些morally unacceptable的需要是有权存在且不该被拒绝的)透过搜寻引擎以及防火墙,这些不服于网路检查的使用者正在寻找“光滑的屁股”,谁有权拒绝这些 可怜灵魂想看屁股的权利?我先前曾对这些上网寻求乐子的人开了一个玩笑,但现在我后悔了。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