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土耳其:土耳其将走向另一次政变?

土耳其总统大选日益升高的紧张情势,导致了更多的抗议活动。军方甚至发表声明,暗示如果总统候选人Abdullah Gul当选的话,军方可能发动会政变。国家该做些什么?如同许多土耳其部落客所说,坐在电视机旁静观其变,看着这场选战的进行,看着电视上播放着在伊斯坦 堡抗议活动的画面,看着改变到来的征兆。本周的Turkey is Typing的焦点是土耳其人民的等待,等待未来。

选战

Erkan’s Field Diary谈到土耳其总统选战的媒体报导:

不像是高收视率应该发生的时间,但这是不寻常的时刻。在昨晚的媒体大事 BJK-FB derby后,另一件媒体大事紧接着到来:人们在星期五的中午群聚于电视前,观看在土耳其国会中所进行的总统选举实况转播。 根据我所听到的,一开始是参与选举的政党间对于367或184国会议员出席才能开始选举的技术性合法见解之争。主要的反对党CHP宣称必须至少有367位 国会议员出席才能开始选举,但执政党坚持只要184位出席。他们都以宪法条文为根据,但根据我所了解,后者的说法是正确的。

在土耳其,总统并非由人民投票,而是由国会议员选举产生。而众所周知的,执政党在其政府的作风上有伊斯兰化的倾向,与较为世俗化取向的政党不甚相符。杯葛总统候选人的其中一种方法,是国会议员在第一轮的选举中缺席,让选举的合法性有所争议Mavi Boncuk告诉我们关于选举争议的法律流程所需耗费的时间资讯:

宪法法庭总长Tülay Tuğcu表示,取消总统选举的申请,只需经过几天法庭的程序,就可以宣布裁决。但在最近的一个声明中,副总长Haşim Kılıç指出,法庭需耗较长的时间以便能让宪法法庭成员能检视情势的细节。

Kılıç表示,根据法律,宪法法庭的成员有权要求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来检视国会的章程以及相关宪法的规则,以决定当时参与总统选举的国会议员人数是否足够。

Talk Turkey向我们说明总统选举的过程以及以对比的方式举了一个绝佳的例子,说明土耳其的选举像什么

想像最高法院有个职缺。再想像这是总统选举的几个月之前。想像跛脚鸭总统提名替代人选,然后再想像反对党威胁杯葛提名的程序以及要求进行总统选举。原因是,自从上次选举后,土耳其的的政治倾向有利反对党。因此,任何政府职缺应该考虑到下一次选举的结果,从而决定适当人选。 事实上,参议员的选举每六年举行一次,众议员则是每二年一次,而总统每四年选举一次。这被称为制衡。这是游戏规则,如果不是选举的结果在数字上的歧视对执政党不利,这个规则不会改变。 以上的想像情节正在土耳其上演。普选在几个月后就要举行。虽然机率很小,但执政和反对党之间也许会有大量的席次变动。上次的普选距今己有五年的时间。而现任总统的七年任期在5月16号结束 (总统由国会选举产生)。据此,现在执政党将提出替代的人选。

抗议活动

因为无法对总统选举直接发表意见,土耳其民众走上街头。许多部落客也说明此次抗议活动,从我和其他人(Me and Others)描述人民的观察,到伊斯坦堡街头风格(Istanbul Street Style)说明参与者倾向的选择。Idil在如果可以请忽略我(Ignore Me If You Can)以及都会部落格:伊斯坦堡(Metroblogging:Istanbul)完整地描述了抗议活动,并称之为“我生命中最有影响力的一天”。如果你有时间,我强力推荐阅读她在都会部落格:伊斯坦堡(Metroblogging:Istanbul)的文章。她对于抗议活动进行有详细的论述,以及少见的编辑笔记:

我发现到有些人认为,有其必要对示威活动做出负面的评论。这不是一个作出负面评论的平台。你可以在这里找到的,是对当天活动的说 明。我的一天。我试着尽我所能说明这天发生什么事,因为对土耳其而言,这是历史性的一天。这是土耳其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集会,所以这天值得纪念。请不用费 心让所有事情泛政治化,或是对我负面评论。谢谢您的关心。

政变?

在土耳其的历史上,军方曾介入以防止政府未走向它“应该走的路”。谈到土耳其(Talk Turkey)描述军方领袖是世俗主义(secularism)的捍卫者。不论你对土耳其的历史观点为何,军方介入总统选举存在着实际上的危险,如同Mavi Boncuk所说明:

军方发布一份类似备忘录的声明,指出伊斯兰保守主义正扩张其范围,并宣誓其保护国家的“合法义务”。这项声明在周五晚间国会举行 第一轮总统选举之后的几小时发布,军方人士指出这项声明是跟随对在这次总统选举中世俗政治系统辩论的“关注”而来,并在必要的时刻,“公开的表达其立场和 态度”。 这项声明张贴在网站上,军方人士指出,这项声明跟随对在这次总统选举中对土耳其世俗政治系统辩论的“关注”而来,且必要的时刻,“公开的表达其立场和态 度”。

民主意谓着什么

Athanasia’s Daily 警告,虽然在伊斯坦堡举行抗议活动是民主的作为,土耳其目前世俗政治和伊斯兰化的二极争议状态,可能带来“危险的转向”

所以,没有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但明显的是大多数人的确不希望看到持反世俗化的总统,及其妻子穿戴头巾。而执政的正义党 (AKP)却声称选举出总统是他们的民主权利。明天在伊斯坦堡的Çağlayan有另一场活动,抗议正义党在总统选举中所坚持的政治。看起来土耳其要一分 为二,成为世俗体制者和伊斯兰主义者。我需要说我不喜欢这样的分裂,且这样子的分裂是危险的吗?

Erkan’s Field Diary对于造成在伊斯坦堡的抗议活动有个有趣的诠释:

JWT新闻是这样说的:左翼军事世俗主义者聚集在伊斯坦堡。从抗议活动组织者的层次来看,我也确实同意这样的观察。从世俗的参与 者的层次看来,我倾向认为是民主化的进程。百万抗议民众中的多数人想要发生军事政变,就这点而言,就和这个国家民主权力的进程一点也没有关系。但他们之中 的大多数目前还是依赖国家制度(由国会议员选举总统),没有想过要上街头要求直接民主(总统由人民直选)。

然而,谈到土耳其(Talk Turkey )着重於军事政变缺乏民主的理念:

根据今天早上的报导指出,主要的反对领袖“Mr. Baykal”谈到,如果宪法法庭不取消此次总统选举,并解散国会迫使提前普选,国家将会走向危险的道路。我想知道的是反对总统大选会走向怎样的什么样的 道路?我纳闷的是,土耳其不是己经走向危险的道路?我也感到疑惑,如果宪法法庭和普“选”抵消了民主,会不会有数以千计的民众静坐?顺带一提, Baykal不是正以他“严厉的”声明对法庭做出建议或“影响”?我的意思是,无论如何,在某种程度上他不是应该对群众负责的吗?那么过去的四年他做了什 么?我猜,是在等待机会。

对土耳其而言,该容纳怎么样的意见呢?你的想法和我的一样好,请自由的留下你的看法关于你认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我而言...我想,我像大多数土耳其人一样静观其变。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