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第二次文革?

在伊朗,各区域的大学正经历一股安全部队的镇压潮。凡是六到八人的基进团体,学生联盟的成员,或是独立自主、敢于怀着异议思想或论述的教授们,不是在这几个星期里被逮捕拘禁,就是正听候纪律委员会的判决发落--有些是被指控为对严格的伊斯兰服装戒律不敬。

以世俗、改革思想净化学术殿堂,这样的行为被巴斯基民兵(Basiji,波斯语为“民众动员军”之意)及一些保守派称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这位什叶派精神领袖、伊斯兰共和国的奠基者便宣称,需要对全国各地的大学进行文化革命。在那之后的两年之内,多所大学被迫关闭,许多学生和教授也遭开除。

以下是几位部落客分享他们对于最近这些事件的看法和忧虑:

数名Amir Kabir大学学生遭囚禁

在Amir Kabir大学,伊斯兰学生团体--独立学生联盟举行的年度选举中,数名学生因在校园刊物上登载侮辱伊斯兰共和国的文章,而遭到逮捕。被居留的学生们说,他们杂志的标志被人窜改,藉此破坏他们的自由学生联盟。

Cityboy谈到Amir Kabir大学越来越常用暴力手段对待学生:

当Arman Sadeghi和Ismail Salmanpour这两个伊斯兰学生基进团体的成员,试图进入位于德兰黑的Amir Kabir大学时,受到校园警卫的攻击。

这里是上述事件的录影:

这位部落客写到

几位该大学的学生,持续地绝食以抗议对那七名学生的逮捕,他们现在被拘禁在鼎鼎大名的Evin Prison监狱;也抗议藉由骚扰、禁止、驱逐和殴打参与行动的学生,来对他们学术行动施压。

可曾记得第一次文化革命

改革主义者、前任的国会众议员Ahmad Shirzad表示[Fa],那些被二次文革煽动的人士,应该想想当年伊斯兰革命里,发动第一次文化革命的后果为何。Shirzad写到,许多伊朗的学生和学者遭到开除,并被要求遵守严格的纪律;但几年之后,当权者回过来看检视他们的决策,发现文化革命没有是发挥功效的。

尊重或污辱?

Kadivar感到 [Fa]学术殿堂深陷危机,她谈到那些被拘捕的学生。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 的一场演讲,力促对抗世俗派的教授,因此有些教授遭到开除。他也提及还有三名学生死因可疑,有些学生被送往纪律委员会,以及暴力攻击大学的安全部队。

这位部落客说,政府将威权强加在民间体系,而这也是伊朗当局在外交政策上所作的事情。Kadivar表示,长期来讲,这种政策只会产生更多的问题和危机。她的结论是,若政府以尊重而非污辱的手段对待学生,将会是比较好的方法。

别谈政治

Retorik[Fa],在他的Modares大学里,已经有好几位学者和教授被停职了。他难以置信地发现,他们竟然不能在大学的政治学课堂上讨论时政! Sanjaghak则说[Fa],她的学生们担心明天会不会就被抓去纪律委员会,“我们可怜兮兮地召开会议,以捍卫自己的权益,并期待被痛打一顿。”

我们需要文化革命

而一位穆斯林部落客协会的成员,Mohammad Masih,则反对上述部落客的论点,他认为[Fa]第二次文革是必要的。这位部落客说,问题是从改革派总统当权、且文化革命停止时开始的。他抱怨道,那些在大学里抗议伊朗政府的人,没有为伊斯兰共和国的国家安全赋税或做出任何贡献。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